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悲伤逆流成海(17、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不屑的“嘁”一声,只见楚昭消瘦的身板还有他腹部的肌肉块。

    楚昭也看见乔真在看着他的身体,所以他欲盖弥彰的扯了扯的肩膀上的白毛巾,想要装模作样的遮一下。

    “扭扭捏捏的,不看了不看了。”乔真将浴室的门关上,然后便拔下充满电的手机,她开机之后便想着打给便宜爸,只是打了好几次却都是没有拨通,她再仔细看手机,却见上面的信号一格都没有。

    乔真的神色有些凝重,她的右眼皮也在不断地跳着,对于左眼皮跳财右眼皮跳灾这种事情,她还是略微相信的,毕竟十次里有两三次是准的。

    而对待楚昭,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可能危害到他的人或事或物。

    而还在纠结着摸着自己腹部的楚昭,则是有些沮丧,肯定是这个弱鸡的身材不能勾起乔真的兴趣,早知道就天天锻炼了。他一边嘀咕,一边拧开莲蓬头花洒的开关。

    楚昭在浴室里悠哉悠哉。

    乔真却在屋子里收拾东西忙到脚不沾地,她必须尽快带着楚昭离开这里,顾琛就像是一枚计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便能将楚昭炸的遍体鳞伤。

    乔真便不再指望楚楚,但她也可以知道,任务的难度是掌握在任务对象的手里的。对于任务,她是不置可否的,但是对于任务对象,她真的是很害怕这个猪队友。

    若不是楚昭搞事情将身份证藏起来,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京都了,何必在异乡提心吊胆的呢?

    “重逢于枯潭井下,掌心握一道疤……”

    乔真连忙将电话接通,“喂?”

    “真真,是爸爸,你电话刚刚是没电还是?”

    “没有信号,对方是顾琛,京都顾家的小儿子,我不知道信号能维持多久。”

    “你带着楚昭赶快跑,东西都别管,懂吗?”

    “懂。”乔真下意识的看着她手中的手机,文父方才是在提醒她,她的手机上可能有定位。

    而她与顾琛在手机上的接触只有上次在半山腰的时候,那时候她的手机维持不了一局王者农药的电量,所以她便借用顾琛的,而顾琛也动用过她的手机,只是她没有在意过,如今想来,倒是让她不得不重视。

    楚昭头发滴着水便从浴室走出来,他看着鼓鼓囊囊的行李箱,眼中满是疑惑,“我们要跑路吗?”

    乔真认真的看向他,“楚昭,我们可能需要离开,你敢和我一起逃吗?”

    “敢。”楚昭仿佛是用尽所有勇气,他本就是家中独子,寻常时候都是一帆风顺,即使是他成为杀马特之后,他也是中规中矩的生活。现在乍与“逃”字接触,倒还有几分新奇。

    乔真觉得,有他这句话便足够,但队友实在是太坑,她有些莫名犯怯,“你确定,我前脚跑,你后脚不会把行踪泄露给顾琛?”

    楚昭有些愤懑,“我确定不会!”

    乔真踮起脚后跟,然后用手指轻佻的挑起楚昭精致的下颚,“‘狼来了’的故事,听过吗?骚年。”

    楚昭有些窘迫,他的眼神也有些游移,“我之前,只是没有想清楚。”他又瞬间坚定的看着乔真,眼神亮晶晶的看着乔真,“现在不会了!”

    乔真倒也不是真心为难他,只是该警告的还是要警告,毕竟事不过三。“行吧,咱们一会儿从后窗爬下去,这次只带身份证和银行卡,我先下,如果下面有人的话我也可以将他们清理干净,这里是二楼,哪怕你跳下去也不会死的,一会儿别犯怯,好吗?骚年。”

    楚昭凝重的点头,“嗯。”

    “那你先换身衣裳,我去把门锁好。”

    乔真叮嘱完便攀着窗外的水管向下滑,她小心翼翼的探听着周围的声音,明显有几道不同的呼吸,她的耳力因为武功的外挂非常灵敏。

    楚昭换好衣服便探头看向乔真,只见乔真发出的动静很小,他只以为乔真想要趁机丢掉他,一时间又慌又怒的喊道:“你个负心女!”

    没有手扶额的乔真满头挂着黑线,她龇牙咧嘴的表达着内心的握草,她索性松开手直接落在地上,而周围也有几个彪型大汉向她聚拢过来。

    乔真二话不说直接开打,毕竟先开打的人可以占先机,而且那些彪型大汉配合的也不尽完美,她总能钻到漏洞的,尽管如此,她还是费一番力气才让五六个彪型大汉趴下。

    她抬头看向楚昭,“跳!”

    楚昭也毫不迟疑的跳下来。

    乔真现在就是很庆幸当初想揍楚昭的时候,去部队将她的武功与这具身体融合,也庆幸,她当初吃了两个月的苦将身体素质锻炼好,不然凭她两只小胳膊非得被楚昭压废了不可!

    “愣着做什么?起来跑啊!”

    乔真直接将楚昭放下,然后拉着他的胳膊便踩着那些彪型大汉离开。

    二楼的顾琛站在乔真房间的窗口,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个倥偬逃离的身影,嘴角勾勒出诡异的笑容。“真是有意思的人呢,那么有意思的人,凭什么是楚昭的?”

    乔真带着楚昭便去车站买去q市的车票,然后两个人又踏上逃命的路途,她是完全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会沦落到如此狼狈的地步,所以他们两个人到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吃过。她从口袋里摸出巧克力递给楚昭,“吃点东西垫垫吧,我先睡会儿。”

    楚昭接过那巧克力,然后将乔真的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他握着巧克力的手有些紧,“对不起,都是我大惊小怪才会打草惊蛇。”

    乔真却是突然想起方才楚昭在窗口脱口而出的三个字,她瞬间瞪大眼睛问道:“什么叫负心女??”

    楚昭有些尴尬,他索性破罐子破摔,“你把我救出来你得对我负责!当、当然,你对我有恩,我以身相许也可以!”

    乔真看着面色涨红的楚昭,霎是可爱,她却是冷脸说道:“骚年,我们不合适。”

    楚昭的脸色有点白,他自己都不可否认,他现在非常紧张,“为什么?我们家是世交,若是联姻也是很好的选择。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没有顾琛好?家世没有他好,性格没有他温润,长相也没有他精致bbb…”

    乔真眼看着少年越来越深沉的眼眸,他掰着楚昭的脸,四目相对,“我怕你哪天会打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