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悲伤逆流成海(16)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与楚昭坐上长途大巴之后便闲着唠嗑,比如楚昭的眼睛如果再狭长一点会很妩媚,或者楚昭的脸部轮廓再柔和一点,那么他的女装大概可以用婉柔两个字来形容了。

    当然,一路上都是乔真在说,而楚昭则是脸黑成锅底似的听着。

    长途大巴不可能从k市一路坐到京都,所以乔真与袁昭还要中途转站,乔真想那些人的手应该还没有那么长,便带着楚昭在某个旅馆住下,好在乔真有身份证,不然他们得露宿街头了。

    乔真用她的身份证开两间房,都是一宿的,她回房间第一件事情便是给手机充电,她需要向家长求助,毕竟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的。

    “喂,爸爸。”

    “嗯?”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便长话短说了吧。我和楚昭在y市,我们碰上点麻烦,好吧不是一点,是很严重的麻烦。事情很严重,我希望您能通知一下楚叔还有楚姨,也让他们做点准备吧。”

    “别怕。”文父沉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他叮嘱道,“你们现在哪儿都不要去,等着爸爸去找你们。”

    乔真还没有应下,便看见已经黑屏的手机,她摁上开机键,却发现手机没有电了。无可奈何,她只能先充电。

    她随后便去找楚昭出去,带着他去百货大楼买些换洗的衣服,毕竟总不能让楚昭以女装示人。

    但不知道是哪里露馅,等他们拎着大包小包回去的时候,便看见倚在乔真门口的顾琛。顾琛好似百般聊赖的玩着手机,但乔真偏偏能感受到他笑里的玩味儿,那是将事情玩弄于鼓掌的胸有成竹。

    乔真与楚昭看见顾琛。

    顾琛自然也听见脚步声,他抬头看向乔真与楚昭,只一瞬便将他的恶劣态度尽数展露,“好久不见啊,文真。”

    乔真往前跨步,她以保护者的姿态站在楚昭的面前。“并不是很想见,如果我猜的没错,指使安尔乐与那些世家子弟的人就是你吧?”

    “聪明。”顾琛看着乔真的眼睛有些发亮,他做出一副软萌的模样,无辜的撇嘴,“楚昭他有什么好?你那么在意他干什么呢?”

    乔真也不畏惧,她向前站立在顾琛面前,她的目光在顾琛与楚昭之间打转,然后若有所思的说道:“他好像也没有什么好的,以前的冲天红发,现在又时时刻刻拖我后腿,好像是个累赘一样。你们还是同一个类型的小哥哥呢,我觉得选你好像比选他要好很多。你说呢?顾琛小哥哥。”

    顾琛咧开嘴,“当然,选我要比选他要好很多。”

    乔真却是一瞬间将笑意都收敛,她看着低着头看向脚面的楚昭,然后走到他身边拉住他的胳膊,“可是不一样啊。”

    顾琛有些诧异,他嘴角的笑意僵持一瞬,“哪里不一样?”他放软声音,蛊惑似的说道:“我比楚昭正常,还会体贴你,至少不会拖你的后腿。而且我和楚昭的脸是同一个类型的,若说不一样的话,我的家世比他好,性格比他温润,长相也比他更精致,难道不是我更好吗?”

    乔真看傻子似的看着顾琛,“个大老爷们要什么精致呢?就算你们有再多相似的地方,或者你比他优秀很多,在我心里,你也不如他,因为灵魂。”

    她这话解释的不假,楚昭是任务对象的灵魂,而顾琛不知道是哪个旮旯堆里冒出来的,两者压根没有对比性。

    楚昭却是拉着乔真的手,甚至他所用的力气越来越大,像是恨不得烙进她的皮肉里,他目光灼灼的看向乔真,丝毫没有将顾琛放在眼里。

    顾琛则是觉得很不可置信,因为他曾用这种手段逼走许多属于别人的朋友。

    乔真却是咄咄逼人,“反而是你,不知道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而记恨楚昭到今天的你,还有使出那么下作的手段的你,才更令人厌恶吧。你看,这就是灵魂的差距,在一样无害的皮囊里,楚昭的灵魂可能是恶劣的,而你的灵魂,却是腐烂散发着恶臭的,就算你做再多掩饰也没有用。”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个道理小学的时候你便懂了吧?既然懂,却还是要做出这种事情的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记住你吗?不,我觉得不是,你完全可以依靠家世有所成就,哪怕是用顾家祖上的积蓄也能堆砌出一个年轻有为的你。”

    “但是你似乎想要的是名垂青史或者是遗臭万年吧?让我猜猜,楚昭应该是你的目标之一。你这种心理,很像是垂危病人最后的迫切想法。”

    “而且你上次追着我上山的时候,体质也不比我,特别是没跑多久便苍白的脸色,实在是难以令我不去多想。”

    顾琛将手机打个转儿,然后便收进口袋,他穿的休闲的白衬衫以及黑色的背带裤,还别说,真的挺符合乔真的审美的。他轻笑着拍手,嘲讽道:“文同学的脑洞很丰富呢,我只是体质略差,便让你联想到如此复杂的剧情,真是令我佩服。”

    明明方才乔真透露的信息不止一星半点,但顾琛却是抓住他的身体的事情,到底是还是太年轻啊,哪有乔真这个活了上万年的老妖婆有心机?

    乔真将双手背在身后握住楚昭的手,然后看向顾琛,她勾唇浅笑,面上全然是满不在意。“到底是剧情,还是现实,只有顾同学心知肚明了。还有啊,我和楚昭很难得出来一趟的,所以请你不要打扰我们哦。”

    她说完便拉住楚昭,全然不顾顾琛的难看脸上,二人便进了乔真的房间。

    顾琛的眸光暗沉,看向乔真透露出满满的势在必得的信号,但到底是青雉,还不懂完全隐藏内心的心思,所以他注定无法如愿。

    乔真担心顾琛找到这儿,那澜狩山的人也差不多该找到这里,为了楚昭的安全,他们两个人只能待在同一间,而且乔真会不定时呼唤楚昭,若是楚昭没有应声,她便满屋子的找人。

    兴许乔真不知道,她找楚昭的时候,便像是敏感的妻子在严格的查着丈夫的岗,还颇有些找不着三儿不罢休的气势。

    楚昭对此倒是喜闻乐见,毕竟乔真可是唯一一个全然信任他的,而且他还有些喜欢的人,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轻易放手的。

    “楚昭。”

    “人呐?”

    “楚楚楚楚昭!!!”

    乔真拖沓着拖鞋推开浴室的门,却见楚昭光-裸着上半身,“你不回话干啥?”

    楚昭状似无辜又无奈的说道:“我刚刚只是在调水温,水声把你的声音盖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