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悲伤逆流成海(15、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抽手,假装没感觉到暗示的样子,然后等阿婆摘好菜,两个人便下山。

    阿婆住在澜狩山北边的脚下,那里是荷叶村,乔真下车之后便悄咪咪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包大玉兔奶糖放在车篓里。

    “走吧,回京都。”乔真直接打车带着楚昭去机场,毕竟双手难敌四拳,若是澜狩山的教官出动,乔真也无能为力,还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

    楚昭去买了杯奶茶,边喝边等,还故意不小心的将奶茶洒在机票上,他手忙脚乱的用面纸擦机票的时候,又不小心将机票一分为二,他沮丧的低下头。

    乔真展开手中数十张机票,“尽管撕,我买了十天的票,本姑娘什么都没有就是钱多,还有,你没有身份证,所以你只能坐火车或者大巴,你能不能安分一点?”

    言下之意便是桥归桥路归路,我坐飞机你坐火车或者大巴。

    楚昭低下他的脑袋不再说话。

    乔真还以为他安分下来了呢,她故意从钱包里掏出五张红票子,“来,这是姐们接济你的。”

    楚昭默默的抬头,只是沉默的看着乔真,莫名有些委屈,“不要。”

    乔真将红票子强制塞进他手里,她轻描淡写的说道:“不要什么?你不是可厉害了吗?你就坐火车回京都,三四天就到了。”

    楚昭这些日子的变化倒也是惊人,从一开始冒出各种奇葩想法的杀马特到主流男神,他不过是用半个月便转变过来了。

    只是那种奇葩念头是被完全摒除,或是被埋藏在心里,乔真也不得而知。

    楚昭默默的接受乔真要与他兵分两路的战略,然后便收拢右手将红票子攥在手里。

    乔真抬头看他的神色,却见他目光暗沉的看着红票子,倒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她曾在某个古代位面碰到过心理扭曲的君王,所以她对这种眼神很熟悉。

    她不能放任楚昭沉浸在他低靡的心情里。

    “走,买车票,他们没有批文,车站人山人海怎么也不可能找到我们。”

    楚昭突然抬头,他的脸上漾开笑容,看起来是心满意足,又好像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

    乔真牵着楚昭去坐出租车,等到车站的时候便看见门口有墨绿色军装的男人。“走,我们先去理发店。”

    乔真烫了个微卷的头发,顺便从行李箱里掏出化妆品,她十分擅长东方的三大邪术之一的化妆技能,所以原本冷清的小脸如今性感极了。

    原本乔真的脸上不施粉黛,像是邻家少女。而如今却是经典姨妈色的厚唇,脸上涂抹两层粉底的白腻肌肤,比先前更浓厚的眉,甚至微勾上翘的眼线将她的眸子衬的妩媚动人。

    乔真向楚昭轻眨眼睛,“这个行李箱太丑了,你给我买个别的呗。”

    楚昭乖乖的回答:“没有钱。”

    “……”骚年太耿直了,乔真翻了个白眼,“闭嘴,一会儿更紧我。”

    改头换面的乔真带着楚昭去卖包的地方买了个超大行李箱,然后她便带着楚昭躲过摄像头拐进饭店的女卫生间里。

    隔间里,乔真与楚昭大眼瞪小眼,她不自觉的压低声音,“缩行李箱里,快点。”

    楚昭磨磨蹭蹭的团进行李箱,他膝盖弯曲的缝隙里还夹着乔真的化妆包,还有一个假发和裙子。

    “好了吗?”乔真看着楚昭微乱的头发,还有他委屈不情愿的表情,又生怕触到他的某个点,于是她又放软声音哄道:“放心吧,混进车站里我就放你出来。”

    楚昭觉得自己可能病得不清,被乔真委屈在行李箱里,非但没有真正的埋怨她,反而有种莫名的窃喜,只是他并不排斥这种感觉。

    乔真关好行李箱,然后便拖着载着楚昭的行李箱出去,很顺利的,她蒙混进车站,之后便去厕所将楚昭放出来。

    “还好吧?”

    楚昭爬出来舒展筋骨,他略微点头。

    乔真也没有看懂他那是什么意思,只是将行李箱里的裙子与假发递给楚昭,她后知后觉的问道:“话说,普通大巴不需要实名制吧?”

    楚昭呆愣的看着乔真,“不需要,明年才会有实名制。”

    乔真一脸庆幸的松口气,“算你运气好,否则真是在劫难逃了。”

    楚昭这下是真的极其不情愿的说道:“这个,不要。”

    “我的祖宗,现在是咱们能挑的时候吗?乖啊,咱们趁早离开趁早脱裙子,要不是你这脸太有辨识度,我至于出次下策吗?”乔真立时强制性的去扒楚昭的衬衫还有裤子,他的裤子还是墨绿色的军裤,乔真摸到一个硬硬的有棱角的东西,她神色一凝。

    楚昭神色不变的将乔真的手推到旁边,眼神也有些闪烁。

    乔真铁了心的要将他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只见楚昭口袋里是他的钱包,身份证、银行卡、驾照、红票子是应有尽有,她伸出舌头舔了下唇,让自己缓缓体内的暴走之气,她又烦躁的薅了薅长发。

    半晌,她心累的质问道:“你怎么想的?楚昭,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要是不想走你可以一个人留在这儿,我、我没义务陪你在这里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楚昭低着头,还是那副略微委屈的模样,他还偷偷抬头窥一眼乔真的神色,“是你没问。”

    乔真瞠目结舌的看着楚昭,“还给我强词夺理。”她觉得她继续在厕所里深呼吸的话迟早被熏死,“我回京都了,你自己回去吧。”

    楚昭小心翼翼的拉住乔真的手,“我换,我换裙子嘛。”

    乔真“啪”地将厕所的门关上,到底是忍住没将楚昭丢在这里,她一脚踹上厕所的门,“快点!”

    楚昭在里边傻乐傻乐的,然后便利索的将裙子换上,还有那中长的棕色假发。

    “好了让我进去。”

    乔真是完全没有必要大费周章的,但t大的根基在京都,若是他们将人安插在京都的各个车站与机场,那他们岂不是自投罗网?所以只能委屈楚昭那张天然的小脸。

    她将各种各样的化妆品都堆积在楚昭的脸上,好在将他的五官柔和,倒是比她还漂亮。她将镜子放在楚昭面前,“这可是一张上千块的脸啊。”

    楚昭只觉得女孩子真是个神奇的物种,不过是化妆一会儿而已,原本暴走的乔真便已经平息下她的怒火。他故意露出恼羞的表情,“我要卸掉。”

    “你敢?!”乔真龇牙威胁,“你敢糟蹋我的化妆品,信不信我把你给糟蹋了?”

    楚昭的耳根一瞬间弥漫上微红,他的耳垂却是红的明显,“你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