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悲伤逆流成海(14)
    ,精彩小说免费!

    说实在的,乔真的脑子是真的不好使,她到现在还没有察觉到,如果楚昭真的被捆住,那楚昭是怎么接她电话的呢?难道是用幻肢吗?

    楚昭心满意足的依偎在乔真的身上,他现在只想让那人看见,就算是所有人在污蔑他不信任他,但还是有一个人站在他的背后。

    第二天,辅导员给楚昭送饭的时候,发现关着楚昭的小黑屋的门已经倒了,而且屋里也没有半点楚昭的身影,于是他们又派人力去寻找楚昭。

    而乔真则是觉得这个世界普遍有些崩三观,越是世家子弟越是在意自身的教养,可楚昭形容的那些世家子弟,却像是狗腿子。

    “快!把他押回去!”

    乔真自从解开暴力的束缚,能动手的事情她绝对不废口舌,她直接将那几个想要动粗的汉子打趴下,她将口袋里的录音笔偷偷摸摸的递给楚昭,“别呀,说什么押回去,私自限制公民的自由是犯法的,各位都是t大的,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啊。”

    辅导员看着虎虎生威的乔真,“既然小姐知道这是t大的事情,本校的事情便不劳外人干涉了。”

    乔真从行李箱里掏出教导处开的请假条,“看见没?”

    辅导员微微一笑,“既然是本校的学生,更要遵从老师或者教官的处理方式。”

    乔真将楚昭护在身后,她竖起食指轻摇,“不不不,现在是民主社会,如果是私自关押学生这种犯法的处理方式,我为什么要遵从呢?”她指着地上的大汉子,“哇噻!你们都是从犯耶!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t大百年名声毁于一旦。你们可别想着杀人灭口啊,我来之前告诉我朋友,也给家里打过电话,我若是军训结束没有回去,你们等着瞧吧!”

    辅导员也知道楚昭和文真是世交,若是两家动用全部关系,t大即使能洗白名声也毁于一旦,这个险他不敢冒。

    偏偏乔真还不依不饶,“我们好好的一个人过来,不过是军个训还训出精神病来了,这种情况没有及时通知家长反而私自关押,咱们法院见吧!哦,还有安尔乐,不是说被我们家楚昭睡了吗?去医院检查过吗?有证据吗?我们可以告你们诬陷诽谤的知道吗?!t大处理事情这么糊的吗?”

    乔真拉着楚昭,“走,我们下山,这个军我们不训了。”她偏头看向辅导员,“呸!垃圾!”

    辅导员眼中闪过狠戾,他向爬起来的大汉招手,“你可以走,楚昭必须留下。”

    乔真直接将行李箱扔在地上,将钱包的链子挂在楚昭的脖子上,二话不说直接开打,她看着地上痛苦呻吟的大汉只觉得他们太不经打。

    “我现在可是正当防卫,而且你们有关押楚昭的批文吗?”乔真每一句都把他们拉入犯法的范围,“没有的话,你们真的不能关押他哦。”

    辅导员胸有成竹的说道:“他对本校的某女学生犯下强-奸罪,只要军训一结束便会带他去警局。”

    乔真看着他们似乎是有备而来,她也不再客气,“证据,空口无凭是污蔑。”

    “大家眼见为实,要什么证据。”辅导员拖延着时间,只要拖到教官过来,楚昭便插翅难飞。

    乔真不可置信的说道:“大家是谁?眼见?你们看见楚昭把他的大鸟塞进安尔乐的b里吗?看见了吗?”

    辅导员脸上的表情龟裂,他完全没有料到文真会如此粗暴,说出的话简直是粗俗!“你!你一个女孩子,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百年名校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结果还看不起我爆粗口,什么都别说,咱们法院见。”乔真一脚将辅导员踹翻在地,她拉着楚昭拎起行李箱就跑。

    等到没人的地方,她看向楚昭,问道:“录音笔呢?”

    楚昭将录音笔递过去。

    乔真看着被关闭的录音笔,她仿佛遭受晴天霹雳,里边什么内容都没有,那她刚才不是瞎咧咧了?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明明开了录音功能,里边却什么都没有?”

    “真真刚才爆粗口,不好的,录音流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楚昭无辜的解释着。

    乔真抬手扶额,mdzz,事情闹大别说是名声,只怕父母都要被人肉出来,但有录音的话,他们好歹还能占个上风。而现在,他们是真的啥都没有了,只能抵死不认。

    任务对象总在拖后腿怎么办?她带不动啊,队友太坑了。

    楚昭有些忐忑,“怎么了?很严重吗?”

    乔真平息一下抵在嗓子眼的一口气,她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记得,不管人家说什么,你只管抵死不认。现在男女平等,到底是你酒后壮胆睡了她,还是她趁你睡着睡了你,谁也说不上来。她就哭哭一下,错就全在你身上,也太武断了,她要是敢哭哭,你也哭哭,比她哭得更厉害。”

    “和这种人斗,不就是比谁不要脸吗?咱要脸干嘛,只要有金钱上的共赢,谁管你有没有脸。”

    楚昭含笑的看着不停说着话的乔真,突然倾身搂住她的腰身,“承认吧,你就是喜欢我。”

    “?”乔真莫名其妙的看着楚昭,“你发抽了?”

    楚昭却是抱着乔真不肯撒手,这似曾相识的感觉,令他十分愉悦,“才没有呢,就是突然发现,好像有点喜欢真真呢。”

    乔真苦口婆心的说道:“你冷静啊,这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只是在所有人都不信任你的时候,而我,像是一个英雄站在你面前,你会产生一丁点类似于喜欢的依赖,等你真正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在心里区分开这两种感情的。”

    楚昭默默的没有说话,只是将毛茸茸、软软的脑袋搁在乔真的肩膀上。

    乔真端起他的大脑袋,然后成功拯救自己的肩膀。她看着在田地里摘菜的人阿婆,“阿婆,您有三轮车吗?可不可以载我和我弟弟下山?”

    “你嗦咩啊?”阿婆皱着眉头,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示意乔真她听不见的事情。

    乔真将左胳膊横在面前,大概有四十五度的倾斜,手肘在下,右手的食指与中指模仿人的腿,两根手指从左手指尖走到左手的手肘,“下山。”

    阿婆恍然大悟,“啊,我一会儿就要下山,有三轮车,你们等我一会儿。”

    “好。”乔真达到目的展开笑颜。

    而楚昭则是拉过乔真的右手,然后将他的中指戳进乔真右手的食指与中指的指缝里,一直顶到她的皮。

    这明晃晃的暗示,乔真看不出来都很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