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悲伤逆流成海(12)
    ,精彩小说免费!

    “噗嗤,你能不能有动力我不知道,但那些男生肯定是有动力的,看看你和安尔乐,我都觉得有动力。”

    一个寝室四个人,除去乔真与安尔乐,还有两个分别是贺娴与赵柔,方才笑出声的便是贺娴。

    乔真百般聊赖的趴在枕头上,在黑暗中投射一个鄙夷的眼神给贺娴,“睡不着,不如开黑吧?你们玩王者农药吗?”

    “我我我我上单特别6!”

    “还有我!我射手特别凶。”

    “安尔乐呢?”

    “我,我不会玩儿。”

    乔真也怕安尔乐在游戏里朝她放冷箭,索性她便与贺娴还有赵柔三个人三排。

    于是她们又晾成一个悲剧。

    第二天贺娴迷迷糊糊的起床,却发现闹钟已经的时针已经指向十点,她惨叫一声,“啊——”

    乔真迷迷糊糊的睁开惺忪的睡眼,她费力的提起精神,“怎么了?”

    贺娴大惊道:“十点了!”

    一瞬间乔真与赵柔的瞌睡虫都跑掉。

    乔真镇定的坐起来,“别慌,先联系家里边做医生的亲戚,开张生病的单子,食物中毒或者什么都可以。”

    贺娴觉得很绝望,她看着她对面的床,空空如也,她连忙跑进卫生间又出来,“安尔乐她不在,我刚刚在卫生间也没有看见她啊!”

    乔真哼笑一声,“丢下我们跑了呗!你等她中午回来问她,她肯定会讲,她提前醒来便没有打扰我们,或者她帮你调过闹钟,以为咱听见闹钟会醒的。”

    贺娴回想之前闹钟响的时候,“不对,我的闹钟没有响过啊。”

    赵柔坐起身,她走到自己的书桌面前,发现她的闹钟有被动过的痕迹,“我们昨天明明设过闹钟,文真还特地提醒过我们,贺娴设的是六点十五,我设的是六点半,不可能响了两次,我们三个没有一个人听见啊。”

    “……”乔真默默闭嘴,三个妹子心里大概都有个底了。

    贺娴是个火爆脾气,“这安尔乐也太阴险了吧!看着倒是清纯的很,没想到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乔真穿好衣服,她打开笔记本电脑,“先别想那么多,我昨天在笔记本上设了摄像头,不过只能看见书桌到门的内容。”

    三个人凑在一起看着,看见安尔乐路过书桌的时候不小心撞倒赵柔的闹钟,她又将闹钟扶起来。

    乔真将视频放慢,可以看见安尔乐放在闹钟后的手转动了一下,之后她便走到贺娴的床边,两分钟后便又离开,但视频里只录到她站在贺娴床边的腿。

    “没什么好说的,还是想想怎么蒙混过军训吧。”乔真将笔记本电脑合上。

    贺娴懊恼的将脑袋砸向书桌,“说实在的如果我们昨天没有打王者农药,要是没有闹钟,也爬不起来。我的命啊!安尔乐她怎么那么残忍呢!”

    乔真轻笑出声,“安尔乐想戏耍咱们,咱们偏要平安无事的将军训蒙混过去,让她羡慕嫉妒恨的看着咱们在外租房子浪起来。”

    赵柔吓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好不容易才考进来的,我妈整天和旁人吹嘘我考上t大,要是因为军训被送回去,我妈非得打死我不可!”

    乔真将手机翻出来,她努力的从原主的记忆里翻出从业医生的亲戚。倒还真有一个,不是什么别人,就是她的堂姐。原主的大伯是个普通的内科医生,但堂姐却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骨科医生。

    “我有办法!”乔真翻开手机打通便宜大伯的电话,“喂,大伯。”

    “喂,真真啊,你今天不是要军训吗?听说t大今年军训要在澜狩山呢。”

    乔真先是发出一连串懊恼的哼声,“什么澜狩山,我现在就好难受啊,我今天和舍友睡过头了,两个闹钟都没有把我们吵醒。大伯,我亲大伯,能不能帮我们开张生病的病例,食物中毒或者中暑都可以,这个脸我丢不起啊!”

    原主的大伯乔见远先是皱眉担忧,在听见乔真的话之后,完全不给面子的笑出声,“你呀,有事喊大伯,没事就假装不认识我,现在有求于我了吧?”

    乔真:……这是哪个逗比院放出来的?

    “大伯,亲大伯,您可千万不能见死不救啊。”乔真毫无节操的恳求着。

    “你们先起床,我先去楼下给你们挂号,一会儿到t大接你们,你们跟我来医院走个过场。”

    “好好好。”乔真一叠声儿的应下,然后才如释重负的挂电话,“快收拾收拾,一会儿去医院。”

    “好嘞。”贺娴像是风一般的女子奔向卫生间洗漱。

    赵柔这才破涕为笑。

    三个人起床跟着乔见远去医院开了中暑的病例,然后才安心的回学校去将病例教给辅导员。

    辅导员看着她们三个鹌鹑,头疼的揉了揉额角,“澜狩山的进出口被垄断,你们现在也去不了,去教导处开半个月的假条吧。”

    “好的,谢谢辅导员。”

    三个鹌鹑又到教导处开半个月的假条。

    辅导员说道:“也亏你们运气好,往年军训都是要在记分的,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把记分给废掉了。”

    乔真:“大概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辅导员:……不要脸。

    但是新生宿舍断电,所以三个人回去将东西都收到柜子里锁起来,然后又将电子产品打包进包袱。

    “那我们现在干嘛?”贺娴与赵柔面面相觑。

    乔真提议道:“可以去我家,就在京都。”她又眉飞色舞的说道:“还可以住五星酒店的总统套房,然后吃遍这一片!”

    贺娴激动的附和道:“我要吃遍这一片!”

    赵柔也腼腆的说道:“我,我也想吃遍这里。”

    乔真看着赵柔小媳妇似的模样,忍不住啧啧出声,平时很腼腆的妹纸,在打王者农药的时候各种火爆的爆粗口,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因为乔真与贺娴的家境很殷实,赵柔的家境也还可以,三个人便顺利的入住总统套房。赵柔觉得她没有付出金钱表示很内疚,她的手拧巴着裙摆,“对…对不起,我没能给你们分担经济。”

    乔真“邪魅娟狂”的一笑,她倾身抱住赵柔的腰身,“女人,本总裁最不缺的便是钱。”

    赵柔那最后一点内疚也消失殆尽。

    倒是贺娴忍不住摸了摸胳膊,“鸡皮疙瘩掉一地啦!”

    乔真一只胳膊搂住一个妹纸,“来,让本公子也尝尝左拥右抱的滋味,这感觉,好极了(liao)~”

    “叮。”

    电梯的门打开,里边的男人看着左拥右抱的乔真,觉得她的身影十分眼熟,片刻才想起来,那不就是他老妈说背着他弟弟爬上山的女孩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