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悲伤逆流成海(11、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与楚昭出了exquisite的大楼,她便揪着楚昭的衣领威胁道:“过几天军训哦,咱们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别再用你那放荡不羁的品味让我辣眼睛,不然的话,我做出事情肯定比今天还要过分哦!”

    “你也别学叔叔阿姨用膘肥体壮的大汉保护你什么的,我老舅是干嘛的咱们都一清二楚,若是不小心让你秃了头还是少层皮,啧啧,那可就令人不愉快了。”

    楚昭看着乔真笑意晏晏的娇嫩脸颊,虽然她之前也会嫌弃他,但从来都是漠不关己的。“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乔真隐隐约约觉得楚昭有点抵触别人对他的强制,所以她故意放软了声音,“不是听我的,是挖掘出更好的你自己啊。别让这么帅气的一张脸,淹没在平淡无奇的人海,好吗?骚年。”

    楚昭并没有回答,乔真也不关心他的回答,她想要做的事情,即使楚昭不同意,也改变不了分毫。

    乔真让司机先去楚家,将楚昭送到家门口之后,她毫不犹豫的将楚昭踹下车,“祝你今天晚上睡个好觉哦骚年,赛哟拉拉~”

    楚昭磨磨蹭蹭的站好,目送乔真离去,然后才慢慢吞吞的摁下门铃。

    张妈听见门铃声小跑着到门口,她看着黑色花边铁门外的楚昭,只觉得他的模样与她家少爷很相像,一时间心思百转千回,这位不会是少爷在外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吧?

    “你好,请问你找谁?”

    楚昭磨磨唧唧的回道:“是我。”

    张妈惊的眼睛都睁大了,“少、少爷?”

    “嗯。”楚昭莫名有些羞耻,他的刘海太短,只能遮住他的眉毛以下眼睛以上,“开门。”

    张妈忙不迭的开门,然后迎着楚昭进去,她又立刻上楼通知太太与先生,“太太,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楚母放下手中的杂志,“他怎么了?您这么兴奋。”

    张妈自然是很兴奋的,少爷是她看着长大的,但自从叛逆期之后便没有穿过规整的衣服,“少爷他把头发染回来了!穿的还是白衬衫,可好看了!与先生年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楚母也有些惊讶,她到楚昭的房间敲门。

    屋里传来楚昭郁闷的声音,“谁啊?”

    楚母将耳朵侧向房门,“是我。”

    “妈?”楚昭开门,他极不自然的将头低下,“妈,你有事吗?”

    楚母挑了挑眉,“没,怎么?我没事便不能看看我自己的儿子吗?”她仔细打量着儿子着清秀的模样,“这不像是你啊,打赌输了?”

    楚昭一想到今天的事情就义愤填膺,他半是气愤半是委屈的说道:“妈!我以前的发型和衣服难道不好看吗?只是风格不一样而已!文真她居然……”他哼哼唧唧的不再说下去。

    楚母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对不起,她和文真保持同一审美,同一见解,同一战线。“很好,儿子,继续保持。”

    楚昭气愤的关上门,他需要独自忧伤一会儿,没有人能理解他的痛,没有人可以理解他事情放荡不羁的衣着风格之后的不安与忐忑。

    他将心情发到企鹅空间,还配上以前的照片和现在的照片,简直天差地别。

    乔真回去安置好东西之后,她便拿出平板等待着楚昭的动态,还别说,真被她逮到了,只听她噼里啪啦的点着键盘评论着。

    ——滚您的不安与忐忑,是品味档次上升n层不好意思又害羞,快恼羞成怒了吧?

    之后乔真便直接将葬爱家族解散,她小号的空间只留下一句说说。

    ——往前看。

    自从,历史首创的第一任葬爱家族就此解散,第一任葬爱家族的族长也成功退位。

    乔真起初建立葬爱家族的目的,就是要以此刺激楚昭。等到开学之后,他会发现他接触的人里杀马特已经寥寥无几,这时候他便会怀疑他企鹅里的同道之人,是不是和乔真一样,头像都用ps做出来玩玩的呢?

    而“往前看”三个字则是在提醒楚昭,不要沉迷在过去被欺骗的回忆里,企鹅会骗人,现实不是。

    转眼离军训的时间两三天,乔真直接将她在部队里用的生活用品收拾好,然后便让司机送她去t大。

    兴许不是最后一天,来学校的人很少,特别是新生报道处也十分冷清,乔真拖着她的行李箱走过去。

    “哟,来了个漂亮的小学妹。”

    接待新生的是很漂亮的学姐还有帅气的学长,而刚刚调戏乔真的则是学姐。

    乔真以同样轻挑的语气回应道:“哟,第一天就能看见漂亮的小学姐。”

    “学妹不要那么强势嘛,吃亏是福。”

    “学姐不要这么强势嘛,吃亏是福。”

    “……”学姐沉默,她没有想到新来的漂亮学妹与她一样的不要脸,不能看见漂亮的妹纸害羞的模样,她莫名心累而且失望。

    帅气的学长嘲笑着漂亮的学姐,然后便带着乔真去报道缴费领东西。

    “谢谢学长,学姐是个漂亮的妞哟~”乔真挥了挥手里的单子,然后便眉眼弯弯的离开去宿舍。

    学长:“……”虽然新来的学妹脸皮很厚,但是她的颜值可以掩盖她的所以缺点。

    这个认知,没猫饼。

    转眼两天过去,宿舍里的同学都住的差不多了,一个寝室四个人,更关键的是,安尔乐居然和乔真是同一个寝室。

    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当然,这种情况是不存在滴。乔真这个笑面虎,她还特别热心的与安尔乐套近乎,军训的前一天晚上,她特地与舍友讨论“笑里藏刀”这个成语。

    其中的寓意,当然只有乔真还有安尔乐两个人心知肚明啦。

    乔真记恨安尔乐是因为安尔乐揪掉楚楚的一撮毛。而楚楚现在应该在便宜老舅家里,享受着便宜舅妈泛滥的母爱。

    单格与乔真通话的时候,他十分酸溜的形容苏梨与楚楚的相处:苏梨亲切的称楚楚是她的小儿子,并且将楚楚养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胖了不少。

    咳……偏题了。

    安尔乐则是以为楚昭曾经将乔真的玩偶送给她,所以乔真记恨她。她觉得这些有钱人家的女孩子就是这样,心眼比针还小,只是一个玩偶而已,竟然记恨那么长时间。

    乔真只是在打心理战术而已,她要安尔乐每天提心吊胆,但她偏偏不会做出任何伤害安尔乐的事情。如果安尔乐再敢做出任何对她不利的事情,到时候,就不能怪她翻倍的反击了。

    “睡吧,老铁们,明天还要早早的起床然后抹防晒霜,不知道新来的教官帅不帅,如果不帅的话,让我这半个月怎么熬下去啊!”乔真趴在床头悲伤的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