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悲伤逆流成海(9、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嗷!!!”一声哀嚎震破别墅里的安静,只见一个粗犷的大老爷们倒在地上,他的手还背在身后扶着腰,这便是原主的老舅单桩。

    乔真的嘴角忍不住抽搐,她连忙放下手上的东西,然后弯腰想扶起他,“舅,你没事吧?”

    乔真的表哥单(shan)格一把扶起乔真,“能有什么事情,整天无病呻吟,就是欠揍!别惯着他。”

    单桩一个鲤鱼打挺便翻身坐起来,他怒母瞪着单格,“小兔崽子!敢在妹妹面前当着我的面说我的坏话,活腻歪了!”

    单格两手握在一起,扭动着手腕,“来,再打一架,让你心服口服,表妹快闪开。”

    乔真很识趣的拎着行李箱、抱着楚楚离开这个混乱的地方。

    这里有原主专属的房间,所以乔真很自觉的去将东西安放好,房间的粉色风格与原主的性格天差地别。哦,这还是单桩和单格那两个糙老爷们特意装修的。

    晚上,单桩和单格沉默的坐在饭桌上,原主的舅母苏梨冷脸看着脸上都挂彩的两个大男人,“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每次碰到一起都打!儿子没有儿子样,爹没有个爹样!”

    乔真沉默的扒着饭,她小心翼翼的伸出筷子夹一块红烧排骨。

    单格趁机给乔真使了个眼色,然后伸出手推推乔真的胳膊,他藏在桌子下面的脚也踢了踢乔真。

    苏梨一筷子打上单格的胳膊,“推什么推!面桌思过,听见没有?一顿不吃饿不死的。”

    乔真日后还有求于便宜舅和便宜表哥,所以她一脸讨好的笑着,“舅妈,这个,真的不是表哥和老舅的错。他们吧,原来是停手了的,但是我进来的时候,不小心踢到老舅一脚,就是这一脚,又让他们打起来了。”

    苏梨听着乔真漏洞百出的叙述,“是你舅舅差点伤到你了吧?”苏梨伸手就往单桩胳膊上拧,“看你干的好事!整天像是多动症似的闲不下来!”

    乔真给单桩和单格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然后便事不关己的继续啃红烧排骨,她跟个傻子似的看着面桌思过的两个大男人。

    单桩是个糙老爷们,他的身体和头脑都很糙,简称傻大憨。但单格可是个精明的不能再精明的男人,他只看一眼乔真的眼神,便感觉到乔真那深深的幸灾乐祸。

    单格自以为很隐蔽的一眼瞪向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乔真。

    苏梨气得拧起单格的耳朵,“瞪谁呢你!站起来吃饭!体罚,懂吗?”

    单格利落的站起身,腰板挺直,“是,长官。”

    乔真开门见山将她的来意说明,“舅妈,我这次来是有事情的,我在电话里和舅舅说过的。”

    苏梨劝道:“真真,部落里很累的,别看你舅舅还有表哥的脸上很光滑,脱下衣服身上全是伤疤,你一个女孩子,要是在在什么地方留下疤痕,你让舅妈舅舅怎么跟你姥姥姥爷,还有你死去的妈交代?”

    单桩和单格都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乔真迟疑的问道:“伤疤而已,又什么好交代的?”

    “那舅妈就说得直白一点,你日后总归要嫁人的,身上有个疤什么的,被丈夫嫌弃怎么办?”

    单桩和单格再次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乔真直言不讳,“打到他不敢嫌弃啊,一个因为伤疤就嫌弃我的男人我留着他过年吗?”

    单桩和单格再再次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嗯?”苏梨眼风凌厉的扫向单桩与单格,两个大男人像墙头草似的,直摇头。

    苏梨这才转头看向乔真,“真真啊,你看,又没有人要欺负你,你若是想练跆拳道或者咏春拳,实在不行太极也好啊,我们都没有意见的,但是,你表哥那儿实在是太苦了。”

    “没有人要欺负我啊,但是!”

    单桩一家三口紧紧的看向乔真,苏梨道:“但是什么?”

    “但是,我要欺负人啊。”

    单桩松一口气,“那就进去呗,也就两个月,我们单家的女儿没有犯怯的道理。再说了,你若是有个什么伤,你表哥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苏梨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应下,“那行,如果太苦太累,就让表哥送你回来啊,实在不行还有姥姥、姥爷呢。”

    “嗯嗯。”乔真点头。

    单格离开的时候,顺便带走了乔真。

    苏梨看着乔真泪眼汪汪的,她与文真的母亲单元是闺蜜,自从单元出车祸去世,她便拿文真当做是亲闺女,奈何那时候文真遭受的打击太大,连带着性子也凉薄许多。

    如今文真(大雾,现在已经是乔真)的性子活泼许多,还坚持要去吃苦,让苏梨心里怎么好受?

    当天晚上单桩便被苏梨赶出房间睡沙发。

    两个月后。

    乔真从军部出来,只觉得神清气爽,她进部队的第一天,便表现出对打斗的激动。

    第二天,表现出她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无所畏惧。

    之后的每一天,乔真都在往暴力的方向越走越远,直到某天她打趴了单格,天赋可谓是令人惊叹!

    当然,她本身就自带金手指,去部队也不过是想要一个转换人设的转折点。

    乔真出去以后便带着她的行礼回京都,她看着手机里葬爱家族的逐渐崛起,她用小号私戳楚昭。

    ——我在xx机场,过来。

    ——好。

    乔真大概等了半个小时,便看见在机场门口十分惹目的楚昭,她推着行礼走到楚昭身边,“是我。”

    “什、什么?”楚昭有些不可置信。

    乔真将自己的小号给楚昭看,她恶劣的笑着,“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ps技术很棒棒?”

    楚昭立时暴跳如雷,“你骗我!”

    这声音如雷贯耳,于是周围走动的人纷纷侧目。

    乔真也乐得与他闹腾,楚昭不是爱作吗?那就大家一起作,作到他怕了为止。她大声的说道:“我骗你什么了?我要和你分手,因为你的品味太low,而且幼稚,我受够你了!”

    她说完,还嫌弃的瞪一眼楚昭,然后昂头挺胸的离开。

    楚昭被乔真的信口开河给吓着了,他不可置信的看向乔真,然后迅速伸手拉住她,“我品味太low?我幼稚?麻烦你看看我放荡不羁的红发,还有这画龙点睛的粉色草莓。至于幼稚,是你太现实,眼里看不见半点美好!”

    乔真觉得她实在是太看得起这个世界的任务对象,重点不应该是“分手”这两个字吗?她毫不留情的翻个眼白对着楚昭,明显的嫌弃与瞧不起。“我太现实?你怕不是活在梦里。”

    至于楚昭杀马特的品味,乔真已经无法吐槽,也懒得白费口水去吐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