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悲伤逆流成海(4)
    ,精彩小说免费!

    因为乔真将楚楚的脸对着外边,所以楚楚并没有看见乔真现在的神色。

    乔真这么在意楚楚,起因还要从月老交代的某个任务说起。

    那个任务里的女主,女扮男装上战场,但不是所有女性都可以谱写出花木兰那样的人生。乔真因为救女主,她身中毒箭,整日里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有一种仙,生而为仙,不用经历任何修炼,任何雷劫,乔真便是生而为仙,她没有经历过苦难,她怕疼的很。

    楚楚是她的灵宠,对乔真的痛楚都有些感知,于是它仗着身形偷偷摸摸的跑进敌营将解药摸索出来。

    敌军的大将军是个猫奴,所以他的帐营里还有一只很凶的黑猫,楚楚最后也是九死一生的将解药抱回去。

    乔真从昏迷中醒来以后,便听见女主夸赞她养了一只颇有灵性的老鼠。

    楚楚身上都是黑猫的爪子痕,乔真养了很久才将楚楚身上的伤养好,但最后楚楚本体的后左腿瘸了。

    那是乔真第一次在任务世界里发泄私欲,她向主将出谋划策,一路猛攻进敌营,亲自将那只该死的黑猫虐伤的奄奄一息。

    后来乔真回天界以后,各种药材都不要钱的往楚楚身上砸,最后只能用月光重塑身体。楚楚也因祸得福,拥有豹一样的速度。

    自此,乔真不管得到什么好东西,都有楚楚的一份。

    但是现在楚楚的身体硬件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松鼠,所以乔真只能护着它。

    至于安尔乐和楚昭——不可原谅!

    顾琛偏头看向乔真的脸上有一点晶莹滴落,他稍有愣怔,就算是再喜欢小松鼠,也不会如此吧?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他从抽屉里抽出一张面纸,然后走到乔真身边递给她。

    乔真看着出现在眼前的拿着面纸的手,她看向手的主人,是顾琛。她接过面纸,囫囵将脸上的泪痕擦去,“我有,但还是谢谢。”

    顾琛笑着,他遵从内心的意愿,伸手揉了揉乔真的脑袋,“没事。”

    乔真目光灼灼的看向他,“我逃课,你帮我请个假吧。”

    “……好。”

    乔真将作业和试卷团吧团吧都塞进书包,然后便光明正大的从前门出去,她凭着记忆绕到操场,操场那是一堵围墙,而且学校为了防止学生翻墙,周围连棵树都没有。

    她打量着围墙的高度,然后看着四下无人,摩拳擦掌的冲上去,她上半身挂在围墙上,下半身还悬空着。

    要命啦!

    乔真蹬着小短腿蹭在墙上,愣是爬不上去。她虽然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但她忘记她现在身体的硬件设备很low。

    “楚楚,我爬不上去啦,真是丢人要丢到姥姥家了,嘤嘤嘤。”

    乔真一只手攀附在墙头,一只手拉开书包的拉链,“楚楚出来,你自己跳上去,给我减少一点负担。”

    “噫”楚楚从书包里钻出来,然后跳上墙头。

    楚楚伸出两个小爪爪扒拉住乔真的手指头。

    (ー_ー)!!指望楚楚不如指望自己,乔真让楚楚一边儿待着去,她认命一般的松开手,身体自由下落。

    “嘭!”

    哦,还好,有楚昭在她身后接着呢。

    “你来干什么?”乔真很不客气的说道,她手忙脚乱的站起来。

    其实刚刚乔真偏头与顾琛的说话,楚昭看见了乔真眼下的泪痕。乔真背着书包出去之后,楚昭便寻个上厕所的由头跟了出来。“我不来,你不是要摔了?”

    还像句人话。

    “噫”

    “噫”楚楚呆愣的坐在墙头,一动也不动,像是僵硬了一般。

    乔真明显没打算轻易原谅楚昭,“别低头,草莓会掉,大家会笑。”

    楚昭皱眉,然后便抬头挺胸,他比原主高一个头,所以乔真抬头便能看见他那两个黑漆漆的鼻孔。

    乔真又后退几步,她这次很轻易的便越上墙头,她将楚楚放在书包里,“楚昭,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不会放过你和安尔乐的。”

    她这句话并不是威胁或者恐吓,而是确确实实的不会放过他们两个。乔真说完便转身,但她的书包带太长,她的脚不小心绊到书包带,所以她一个猛虎扑地。

    “嘭!”

    这是乔·真大地之女与她的母亲亲密接触的声音,乔真感觉原主的胸都快被压瘪了,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噫”

    乔真:……这个脸她丢不起。

    “噫”

    乔真麻利的爬起来,然后背着书包便打个出租车,“师傅,麻烦去最近的兽医院。”

    “好嘞。”司机打着方向盘拐弯。

    乔真从书包里翻着钱包,很尴尬,刚刚她落地的时候书包拉链没有拉好,钱包好像落在学校里了。“师傅,你们收手链耳坠这些东西吗?”

    司机玩笑似的说道:“我们不收啊,我们开车的哪有人贿赂我们?”

    乔真支支吾吾的说道:“我的意思是,我钱包好像丢了,能不能用耳环项链这类的东西抵一下?”

    站在路边的乔真再次哭唧唧,她被司机撵下车了啦!

    乔真没有办法,只有一边问路一边走到兽医院,原主是单亲的独生子女,父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不在家,原主又是个自力更生的性格,所以她现在真的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论没有带钱,是多么惨痛的现实。

    “真真?”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在车里喊道。

    乔真回头,那是楚昭的老爸!“叔叔,叔叔你有空吗?”

    楚父非常大气的说道:“上车,现在不是晚自习的时间吗?你怎么在外头?”

    乔真欲哭无泪,“我的小松鼠受伤了,逃课带它去兽医院看看,我翻墙的时候钱包掉了,做出租车的时候被撵下来了,我真是太惨了。”

    楚父从后视镜里看着乔真像是吃了黄莲的苦相,忍俊不禁,“怎么没让楚昭陪你出来?”

    乔真哼哼唧唧,略带嫌弃的说道:“他,他太惹眼了,不适合逃课。”

    楚父将车拐了个弯,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叠红票子递给乔真,“呐,记得早点回家,你等下。”

    乔真瞬间笑成一只傻狍子,“谢谢叔叔!”

    楚父拿出笔在面纸上写下一串数字,“这是接送楚昭的司机号码,你一会儿随便找个店打个电话,女孩子晚上坐出租车太危险了。”

    “谢谢叔叔,叔叔拜拜!”乔真下车,将车门关上,然后便向着兽医院小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