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悲伤逆流成海(2)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靠着原主的记忆到班级,高三一班,她看着班级里极少数的染料头,复杂的心情总算是有所缓解。

    按理说,十七岁左右的青少年应该具有自己的审美观,但现在毕竟是杀马特流行的时候,审美观遭受旁人的影响也可以理解,就是被影响的……有点多。

    谁都没有资格去嘲笑别人的审美,但杀马特偏偏有惹人讨厌的地方,一个字,作。特别能作。

    将另类的审美当作个性,多多少少都有些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态度,有的甚至直接拒绝除自己以外的任何答案。

    而任务对象楚昭,便是其中之一。

    乔真好不容易缓和了心情,她的额角又开始隐隐作痛。

    旁边走过一个一米八几的男孩纸,他有亚麻色蓬松的短卷发,深邃的眼眶高鼻梁,看上去像是混血的,在一众学生里很是出众。

    他路过乔真的座位的时候,不小心勾到她的书包带,然后书包便落在地上,里边的书和作业也散了一地。

    男孩纸说了声抱歉,然后便蹲下收拾作业与书,他看着滚在地上的楚楚,“这个是仿真玩偶吗?”

    乔真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对啊,因为是定制的,所以很像真的,对吧?”她拿起一动不动的楚楚,然后转动它的尾巴,“它还会眨眼睛。”

    楚楚很配合的眨巴眨巴眼睛。

    作为一只没有动物权的小松鼠,楚楚只能屈服在乔真的淫威之下。

    但他可是躺在树上偷窥乔真的那个男孩纸,眼睁睁的看着小松鼠像是听懂人话一般跳进书包里,现在他又看着小松鼠任由乔真摆弄,心里难免诧异。

    大概是因为年龄的原因,他惊讶的表情隐藏的并不到位,乔真只以为他在惊叹这伪·仿真的小松鼠。

    在乔真后排的楚昭看见他们之间相处的很和谐,半晌,他抬头四十五度忧郁望天,那大概是明媚的忧伤。

    对不起,他的冲天红发太令人出戏了。

    乔真将东西都放在桌子上,“东西都拿上来了,不用麻烦你了。”

    “嗯,刚刚真的很对不起哦。”可爱的男孩纸再一次为刚才的伪·不小心道歉。

    乔真埋头整理东西,她的动作干练而又不失轻柔,总之她将原主的人设拿捏的很到位。

    “噫”

    “噫”

    楚楚觉得这样的乔真有点危险。

    “文真!上课铃已经打过了,再发呆就出去!”老女人用凌厉的目光扫向乔真。

    乔真回神,她看着一身黑色职业装扮,鼻梁上架着厚重的黑框眼睛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她站起来真挚而又诚恳的说道:“李我错了。”

    李班主任见乔真认错的态度良好,她挥手让乔真坐下。“下不为例。”她转身屈指扣在黑板上,“离刑场还有两个星期,你们紧张一点好不好?你们都是学校里成绩很好的同学,最后两个星期再努力一点,肯定有机会上顶级学府的!”

    乔真看着黑板上的白色数字:14。

    这意味着她即将要遭受作业的支配,并且不能反抗。生无可恋.jpg

    乔真头昏脑涨的听完一下午的课,倒不是她听不懂,而是实在是不想听,千篇一律的内容她在不同的位面学过百八十次了。

    终于到晚饭的时候,乔真将写的差不多的作业放在书桌上,她起身去食堂吃晚饭。

    不愧是充满玛丽苏气息的贵族学校,里边应有尽有,什么日料、西餐、川菜还有街边小吃什么的都有。

    乔真很矜持的点了一大盘牛肉面,就算她继承原主很有格调的用餐记忆,但她还是不能抗拒牛肉面的诱惑。

    楚昭端着盘子,盘子里是五颜六色的食物,非常绚丽,他坐在乔真的对面,用叉子叉起一小坨黑色的巧克力蛋糕,“黑色是它的向往,而我不曾拥有这种颜色,请让它将我缺失的色彩填补,让我的生活圆满。”

    “噗——”乔真一口面喷在餐桌上,她抿嘴憋着笑,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面纸将桌子擦干净。敲里吗!楚昭可能是想笑死她,然后继承她的智商。

    楚昭看着被乔真喷出来的面和汁,他单手扶额,“它也曾在田野里充满生机,被残忍的收割、拨皮、碾碎,而如今它又被你抛弃,一生何其悲!”

    乔真忍不住在内心翻白眼,这何止杀马特啊,这简直已经脱离正常脑回路范围了。她看见那个很可爱的男孩纸,于是她捧着碗起身走到那个男孩纸的对面坐下,“不介意吧?”

    男孩纸摇头,“不。”

    乔真看着对面秀色可餐的颜值,连食欲都大大增加,她小声嘀咕:“介意也没有用,我已经坐下了。”

    “我叫顾琛,坐在你身后。”

    “嗯?”乔真挑眉。

    顾琛解释道:“我是说班级的座位。”

    乔真看向顾琛,又看看楚昭,“我身后,不是楚昭吗?”

    “是,我在楚昭旁边。”顾琛微微一笑,那笑脸像是一根针,戳中乔真的血槽,让她残血。

    乔真的怪阿姨属性差点暴露,她老脸一红,立时低下头,“你和楚昭差别还真大,坐在一起,像是两个极端。”

    一个长得很清秀很清纯的妹纸,她穿着纯白的茉莉花连衣裙,“顾琛,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顾琛抬头看向乔真,“?”

    “当然可以啦。”乔真温婉而笑,露出标准的八颗洁白的牙齿。

    妹纸坐在乔真身旁,她的脸上绽放出美丽的笑容,“你好,我叫安尔乐。”

    乔真的心情更加复杂,安尔乐是个纸尿裤姨妈巾的牌子,妹纸这个名字很任性。“你好,我叫文真。”

    楚昭昂起他那夺目炫丽的红发,然后端着他的盘子坐在顾琛身边。

    于是现在的位置便是,楚昭与顾琛在一边,安尔乐与乔真在他们对面。好在乔真的对面是顾琛,不然她晚上回去的时候可能会眼睛疼。

    楚昭想用他的杀马特之气魅惑安尔乐,他将额头微微昂起,“你好,我叫楚昭。”

    安尔乐毫不吝啬的给楚昭一个出水芙蓉般的笑容,“你好,我叫安尔乐。”

    乔真与顾琛对视一眼,然后都默默吃晚饭。乔真害怕楚昭突然嘴抽筋,又说出什么奇葩的话,所以她吃的非常小口。

    只见楚昭扬手抹上他发型上的粉红草莓,还算精致的眉褶起,“安尔乐,你的名字里有淡淡的粉色,我将送你这生长在火焰上的草莓,配你,足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