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悲伤逆流成海(1、非虐、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一个从贵族学院和学生发展到商场和总裁的励志故事。

    但可能每个总裁在他们的叛逆时期都是别具一格的,比如中二,比如非主流,比如杀马特,对不起乔真比如不出来了,她想哭哭。

    这个世界的任务对象大概就是那种,从“悲伤是糖甜到忧伤”进逆袭成忧郁总裁的完美例子。

    毕竟**丝,最大的绝招便是逆袭。

    原主文真与任务对象楚昭是世家兄妹,但文真性格温婉,连说话都是温声细语的,原主最看不惯的便是楚昭无病呻吟的模样。

    乔真吐槽:

    乔真听出楚楚话语里的意味深长与不怀好意,直接关闭精神通道。这种情况乔真不是第一次遇见,但是惴惴不安却是第一次。

    “滴滴。”

    这是原主手机里企鹅消息的声音。

    乔真打开小企鹅,备注对方是楚昭,她差点被对方的头像闪瞎眼。

    那大概是一个有味道的头像。楚昭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照片,他有一头火辣的冲天红发,红发竖起的时候正中央还有一颗粉色的草莓。

    用楚昭自己的话来说,他的发型是热情似水,火辣中带着淡淡的柔情还有淡淡的少女心。——这些都是乔真从原主的记忆里翻出的。

    乔真直接将手机按黑屏,她可能需要冷静一下,她如果要对付这种任务对象,只能比他更杀马特,但她一想到那种头发和妆容在她脸上,不能想不能想,简直辣眼睛。

    “滴滴”“滴滴”

    又是小企鹅的消息声音,乔真缓了好一会儿才打开小企鹅。

    ——你们不懂我的张扬,之所以劝我与你们一样收敛,那是因为,你们怕有一天会爱上我的张扬。

    ——也许逃避是错的、可是你没的选择。

    ——你笑我和你们不一样,我笑你们大家都一样。

    乔真:……对不起我不懂你而且我也不想懂你。

    她的指尖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按着,半天憋出一句来。

    ——匹夫指你,也许是匹夫的错。千夫所指,那你该想想是千夫的错还是你有错。

    那便楚昭又发来消息。

    ——世人愚昧,有多少错误因千夫而存在。

    乔真没有再回话,这出尘脱俗的对话,还有楚昭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态度,都让乔真无言以对。

    她点开楚昭的个性签名。

    “侞淉耐,請罙耐。”

    “第一步抬头,第二步闭眼,这样眼泪就会流进心里。”

    “我会哭,但我不会流泪。”

    ……

    乔真笑得肚子疼,敲里吗!如果这个任务失败,一定是因为她笑死了。

    而且这个世界好像没有葬爱家族,那么今天,大名鼎鼎的葬爱家族扛把子要诞生了,文·爱樱希殇怜·真横空出世。

    乔真很快注册一个企鹅号,然后冲上年sv,用她精湛的ps技术,将自己的照片p成杀马特,顺便用这个照片当作头像。

    而她的昵称是——葬爱ㄆ美腻真。

    之后她将企鹅消息设置成静音,然后用小号混进杀马特的专属大群,顺便发出消息——被爱而殇的人,请加入我们葬爱家族,葬我之心,念你之爱,群号:2458xxxxx

    乔真发完广告之后便到群里改公告:到我们葬爱家族,都是为爱而殇之人,请各位兄弟姐妹相互扶持。

    葬我之心,念你之爱。

    她退到企鹅页面的时候,只见加群消息已经有上百条,其中一个便是楚昭。

    很好,鱼儿上钩了。

    乔真点同意键点到抓狂,然后她直接在群里发消息。

    ——先进来的,有管理能力,能和家人一起扶持的,并且有意管理员的,请私戳我,先到先得。

    很快便有人私戳乔真,乔真随意选了两个连带着任务对象也设置成管理员。

    ——好了,就这么几个,麻烦几位管理同意一下申请入群的人。

    乔真交代完便关闭手机,原主是一个德学兼优的乖宝宝,所以乔真还要写作业。

    还好乔真是直接接受记忆,所以并不用像上上个任务那般挠头抓耳。

    原主是走读生,所以乔真收拾收拾书包便准备去学校,在那里,她即将看见非一般的大帅哥。

    由于学校是私立的贵族学院,而原主就读于培莱姆高中部,只要有钱便能进这所学校。当然,这种剧情里必须要有一个努力的、成绩优异的、不畏惧财势的、而且审美很端正的妹纸。

    那个妹纸是谁?反正不是原主。

    乔真走进校园便看见许多妹纸与汉子的头上都顶着行走的染料盘,她的嘴角微微抽搐,明明看学校的名字是很贵族很高大上的,为什么会有这么浓厚的杀马特气息?

    这不科学——而任务对象拟造出来的世界不需要科学。

    乔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果不其然,楚楚兴奋的声音响起:

    即使被乔真忽悠了很多个位面的楚楚,依然很单纯的信了乔真的邪。

    乔真路过教学楼的时候,楼前挺立的大树上爬下一只小松鼠,小松鼠一溜烟儿的跑到乔真的脚边。

    小松鼠发出一个徘徊于“嘶”与“唧”之间的音节,暂且用“噫”来代替吧。楚楚两只前爪捧在身子前,做出个类似于作揖的动作。

    乔真蹲下身将楚楚抱在怀里,她奸诈一笑,“嘿嘿嘿,落在我手里,你可别再想着逃了,你看见走来走去的颜料了吗?你即将成为它们的一员。”

    楚楚转头看着杀马特,随后凄惨尖叫:“噫!!!”

    乔真可不管楚楚愿意不愿意,她打开放书本的背包,危险道:“自己进去,还是我动手?”

    楚楚期期艾艾的爬进乔真的书包。

    乔真还埋汰它,“你说你,什么时候能机智一点?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就算听懂也要假装听不懂。”

    躺在树上的男生看着乔真渐行渐远的身影,嘴角挑起。他的气息很微弱,所以乔真并没有察觉到他。

    呵,有意思的女人。

    如果乔真看见他此时的表情,一定要感慨,各路蛇精病总裁都是打小便形成雏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