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我来保护你(26、完、惧)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晚上在床上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的眼皮子一直在跳。房间里点燃的烛火也摇曳着,莫名有些诡异。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去的,可能是天泛鱼肚白的时候,又可能是日出时第一道阳光撑开天空与大海的时候。乔真醒来的时候便觉得不对劲,她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劲,总之,就是不对劲。

    她没有在这个杀手组织的基地待过,所以不知道这地方往常这个时候是怎么样的,她现在只能靠神奇的第六感。

    “吱—呀——”

    乔真猛的抬头看向被打开的门,她可以很确定的说,门外并没有人。那么门只能是被风吹开的,而她有轻微的关门强迫症,不可能没有将门关好,所以她的房间有别的人来过。

    这个认知让她顿时绷紧神经,能在她睡着的时候来去自如的人,这个世界不出十个,袁林、袁昭、还有一些在江湖上排名靠前的人。

    乔真侧耳认真的听着门外的声音,是男子脚步的声音,很轻。

    “真真,你看,我杀了袁林。”袁昭很欢喜的将袁林的脑袋拎在手里,得意洋洋的向乔真炫耀。“现在你的选择,只有我一个了。”

    乔真瞳孔微缩,她起身便赤脚推门出去,她看着这个杀手组织里四处横躺的尸体,还有流淌在地上干涸的血液。

    不可置信,完全的不可置信。她看着袁昭满不在意的模样,最后只是用凉薄的唇划开一道弧度,“是,我现在的选择只有你了。”

    袁昭满足的牵着乔真的手,他不顾腿上还在流淌的伤口,便带着乔真回到属于他们的农家小院。

    乔真的脑海里响起楚楚的声音:

    乔真冷静的接受了这个任性的事实,

    乔真:……

    乔真无语,她看着已经崩坏的袁昭,只能再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她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她的举动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她重重的踹一脚袁昭的小腿,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个,你腿流血了,你不止血吗?”

    袁昭含情脉脉的看向乔真,只是眼中有抹不去的暗沉,“真真,你帮我包扎好不好?”

    乔真认命似的蹲下,她将袁昭裤腿捋起来,然后一手指摁在他的伤口处,她抬头笑着问道:“感觉也不是很疼,对吧?”

    她就是故意的,她不甘心啊,她算好时机破釜沉舟,结果世界的崩塌与气运八竿子都打不着,任务对象还任性,这个故事简直不能更悲伤。

    袁昭也不恼,就是拿专注到不能再专注的眼神看着乔真。

    ——三年后。

    乔真与袁昭又换了个地方定居,也是个有好山好水的村庄。

    袁昭放下以前的一切,他成为方圆几十里地赫赫有名的瓜农,因为他长得帅,瓜也种的好,武功又好,而且还有钱,他还有乔真这个疯疯癫癫的媳妇儿,很痴情。

    是的,乔真已经被村里的婶子定义成袁昭的傻媳妇儿。

    至于为什么要用“傻”这个词呢?

    事情还要从袁昭与乔真刚刚进村的时候说起。

    那时候乔真是完全不能接受她要继续和袁昭待在一起的残酷现实,于是她开始作天作地。

    每天半夜,乔真便站在村口的大石头上,“啊~~~五环~你比六环少一环~终于有一天~你会修到七环~修到七环怎么办~你比五环多两环~”

    “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猪!你有着黑漆漆的眼~望呀望呀望也看不到边~猪!你的耳朵是那么大~呼扇呼扇也听不到我在骂你傻~”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嘿嘿~嘿嘿参北斗哇~生死之交一碗酒哇~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

    如果她能唱出五环之歌的逗比,或者猪之歌的俏皮,再不然唱出大河向东流的磅礴气势,她都不会落得个“傻”字。

    乔真唱歌,开头很亢奋,中间很虚弱,结尾很缥缈。

    许多半夜赶路到村庄的人,都以为在村口遇见个唱曲儿极为瘆人的女鬼。

    每当有村民找袁昭反应此事的时候,袁昭都很宠溺的意思性的劝乔真几句,但往往他都选择在乔真唱歌停顿的时候递上一碗水。

    久而久之,乔真唱歌的热度一过,她便不再去村口唱,该为在院子里只唱给袁昭一个人听。

    乔真又不是真的五音不全,她唱的有多难听她心里有数,但偏偏袁昭每次听的时候都摆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没有给乔真半点她唱歌难听的感觉。

    又不久,乔真不想再折磨自己的嗓子和耳朵,于是她每天在村口跳着像跳大神一般的舞,美名其曰:这是北家的舞,以粗犷豪迈闻名。

    再后来,村子里的大叔大婶教育孩子的时候,都会骂上一句:猪!你耳朵还是那么大!是不是听不到我在骂你傻?

    村长家的闺女被送到县里跟着县太爷的嫡女做个小丫鬟,她比村妇要更见多识广一些,所以看出虽然乔真跳舞的动作很出格,但与先生形容的北漠的舞蹈如出一辙,村里又掀起将女孩儿送到乔真家与她学跳舞的热潮。

    乔真能怎么办?她也绝望啊。她走过许多位面,见识也学过许多舞蹈,想要瞎跳的时候,脑子里的动作都自觉成型。她到底是没敢祸害人家的闺女,只教了些温柔小意的舞蹈。但那也足够那些女孩儿们,练习许多年了。

    再再后来,乔真彻底认命了,但她还是要向苍天证明,她绝不认输。于是她便混在熊孩子的队伍里做个小霸王,原因无他,有她和孩子们一起偷瓜的时候,袁昭从来不说什么,反而会送瓜到孩子家去,还向人家父母表达出乔真带着人家孩子瞎胡闹的歉意。

    乔真哀叹一声,都是泪啊。不说了,偷瓜去了。

    “小的们,向瓜田进军。”

    一溜烟儿的童子军跟在乔真身后说说笑笑,其实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