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我来保护你(25、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在矮坡旁偷听的袁昭忍不住将垂在身侧手,紧紧的握成两个拳头。

    是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所以要被抛弃了吗?

    乔真认真的看着袁林,眼前这个男人很无辜,但他错在拥有袁家的血脉。

    怀璧其罪。

    袁召这个副人格没有和主人格融合,而袁昭唯一的耿耿于怀的便是袁家这个让他充满噩梦的地方,所以袁昭从始至终都没有对袁林释怀。

    乔真漠然的看着袁林,“这世间知道袁昭腿上有阳玉之肉的,只有你和我。所以,联手吗?”

    不可否认,乔真说的很令人动心,但袁林到底是不敢轻易相信她。“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为了让我触怒袁昭呢?毕竟你想让袁昭杀我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乔真嘴角勾勒出恶劣的笑意,“只要你借几个杀手给我,其余的事情,都由我来做。毕竟你不是一般的蠢,将性命压在你身上,我不放心。”

    袁林伸出右手,“真是最毒妇人心,不过我喜欢。那么,合作愉快。”

    乔真伸出右手与他礼节性的握手,“合作愉快。”她的余光看见矮坡下已经消失的身影,随后便松开与袁林交握的手。

    袁林的办事效率很高,当天夜里便将几个杀手带进乔真的卧室,“你确定要那么做吗?”

    楚楚努力的扒拉着门槛站起来,然后仰头看着房梁上的袁昭。

    乔真毫无感情的眸子看向袁林,“不是你死,便是袁昭死,你想死吗?”

    “不想。”袁林指着四个杀手,“这些都是江湖上第一二三四杀手,你若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他们。”

    袁林说完便离开。

    在房梁上偷听的袁昭隐忍的握住拳头,他看着乔真冷漠的脸庞,好似从不曾认识她一般。

    袁林是真的聪明,他虽然分不清乔真说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但将自己撇清总是没有错的。他唯一错误,就是没有想到乔真在开局的时候,就已经将袁昭算计进去了。

    乔真侧耳听着房梁上的动静。

    “你们四个在江湖上都是赫赫有名的杀手,若是四个人还不能将一个袁昭杀了,便很丢人了。”乔真阴阳怪气的说着。“第四,去药铺买些蒙汗药,还有你们组织特制的毒药,无色无味的最好。”

    “第二,明日袁昭会去山上采药,你便埋伏在那里,让他轻伤便是。”

    “至于第三,埋伏在院子附近,随叫随到。”

    “而第一,便先在暗中保护我,我自然有用得到你的地方。”

    乔真每吩咐一句,袁昭的心便凉下一截。

    “这次的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否则等待你们的是什么,你们主子已经和你们说了吧?”乔真又在后面给袁昭补上一刀。

    “是。”四人异口同声的听命。

    乔真:“那便从我眼前消失。”

    她也很心累,任务对象总是在拖后腿。

    翌日。

    袁昭如乔真所说的去山上采药,大抵是他的心里还有残存的希望。

    结果让他很失望,黑色蒙面的杀手从草丛里对他偷袭而来,二人在坎坷的山路上大打几十回合,最后袁昭的腿、胳膊都有皮肉之伤。

    黑衣人见他身上有轻伤,便适时的抽身而去。

    袁昭气愤,又无可奈何,他知道这附近有毒蛇窝,他在毒蛇窝的边缘徘徊,最后掐住某条蛇的七寸,将它的嘴放在自己的胳膊上。

    蛇口一张一合,袁昭的胳膊上便有两口伤口。他拖着苍白的身躯回到村子里,是在河边洗衣裳的婶子发现他的。

    乔真得知消息的时候,连忙放下手中的抹布去寻袁昭。只见袁昭面色惨白的躺在村里郎中的床板上,胳膊上有两个蛇齿的痕迹,伤口的地方有些发黑。

    “大夫,他怎么样了?”乔真从钱袋里倒出许多碎银,又从怀里掏出几百两的银票,“大夫,你可一定要救好他,不然我可怎么活呀……”

    任务对象死了,乔真也没法活。大家都绑定在一起,乔真怎么敢在任务没有完成之前,便拿袁昭的性命开玩笑?

    可她又不能表现的太过在乎袁昭,否则会惹袁林怀疑的。

    大夫连忙将银票退还给乔真,“夫人不比忧心,您相公只是被这山间的毒蛇给咬了,先前有个神医路经此处,留下药房与药材,您将药钱付了即可。”

    “好好好。”乔真跟在大夫后边去前堂拿药。

    而原本昏迷不醒的袁昭却是睁开眼睛,他眸色黯淡的看着胳膊上的伤口。乔真应该是因为他的阳玉之肉,才会那么着急的让大夫帮他解毒吧?

    想他二十几年失败透顶,竟没有一个人会真心对他。

    袁昭默默的将眼睛闭上,眼角与鬓发间横着一道水痕。

    乔真去前堂将药钱付完之后便回来照顾袁昭,她看着他眼角的泪痕,轻声嘀咕道:“有那么疼吗?”她抬手将那泪痕擦去。

    “你是身上疼,我是心里苦啊。”乔真忍不住吐苦水,然后便出去打盆水回来给袁昭擦擦脸。

    袁昭的心里到底还是不愿意相信,曾经那个一心为他的乔真想要害他。

    直到……乔真故意在袁昭解毒的最后一天,她将三包无色无味的蒙汗药倒进袁昭的解药里,还故意留下三两点白色粉末在杯壁上。

    袁昭便装作不知道一般,咕噜饮下碾碎他心的解药,然后困意来袭,他便最后朦胧的看着乔真,不甘心的闭上眼睛。

    等他醒来的时候,他身处潮湿的柴房,“真真,你是不是又和别人演戏骗我?”

    乔真觉得心里百味杂糅,她也不想走虐文的路线啊,可是袁昭非不要好好的走甜文。“这次是真的。大家都是为了活命,谁也怪不得谁。”她走到门口,看着门上倒映的影子,“怎么?如今信我了?”

    袁林推门而入,“啧,最毒不过妇人心。袁昭,当初乔真选择的是你,怪只能怪,你没有好好珍惜。”

    袁林拍了两下手,便有杀手拿出刀,眼睛都不眨的剜下袁昭腿上的肉片。

    乔真看着这血腥的场面,内心已经握草个不停,但脸上却是纹丝不变,“他腿上若是有红色的胎记,便不用剜下那里的肉。”

    她说完,便与袁林离开。

    只求,只求任务对象争气一点,如果他被欺负到这种程度都不还手,乔真即将为他加冕“圣父”的皇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