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我来保护你(23)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的内心有点崩溃,但她又不能直接问篱落是几个意思,只能期期艾艾的在袁昭身旁瘫着。

    篱落将脸上金色的面具撤下,露出一张与袁昭一模一样的面孔,“我才是袁昭,至于他——”篱落居高临下的看着袁昭,“不过是个替代品,袁家如今只剩你,谁死谁活,今日便打个分晓。”

    白到吓人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竟有些透明的错觉。

    乔真爬到袁昭身边将他扶起来,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反倒是袁昭像是没有力气一般攀附在乔真的身上,他身上是大大小小的血迹。“真真,他这个人好阴险的。”

    乔真看着袁昭这副弱受模样,她心里住着的暴躁老哥忍不住要奔出来了,真的好想打袁昭啊怎么破?!

    大家都计划的好好的,结果袁昭一声不吭的就跑来和袁林单挑,赢了吧那皆大欢喜,关键是输还输的那么惨。

    她低声说道:“你想气死我吗!”

    袁昭也自知自己冲动,打破乔真的计划,默默的将头低下去。

    眼看着袁昭不说话,乔真也是有点慌,“不许让袁召出来!男子汉大丈夫不就输了吗?死也不可怕,十八年之后不又是一条汉子?”

    那边篱落与袁林打的昏天黑地,漫天风沙,这边乔真还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让袁昭坚强。

    篱落已经逐渐落了下风,他有些气息不稳,但是逞强与袁林过招。

    乔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今日若是篱落与袁昭都落败,日后想要袁林命便是难上加难,而且还有袁昭和袁召这两个拖后腿的,想赢是难上加难。

    “你会不会解穴?方才篱落在我身上点了几下,软趴趴的,内力也使不上来。”

    “不会。”

    “……”你好歹委婉一点给点希望啊!

    篱落发现自己坚持不下来的时候,便打斗着将袁林引走,袁林似乎是被牵着走,但是发展的太顺利了,反而让乔真起疑心。

    乔真看着二人逐渐远离的身影,再看篱落与袁林变换的脚步,“不好!”

    袁林是将计就计,他看出篱落的意图,所以顺着篱落的意思,让篱落放下戒备。袁林应该还有后招。

    “快起来。”乔真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然后费力的扶着袁昭,到最后还是两个人一起倒下去。

    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乔真手忙脚乱的继续爬起来,她扶着袁昭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袁林还有后招,很有可能是调虎离山,你快走!”

    “啪”“啪”“啪”袁林竖起手拍了三下,“娘子真是玲珑,若不是我看出清风殿殿主的意图,如今娘子与大哥已经双宿双飞了吧?”

    乔真心一跳,便跌坐在地上,“袁小公子怕是脑袋不好使,我与你和离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怎么还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袁林也不恼,他弯腰单手抱起乔真,“我今日便送他回家。”

    回家有两个含义,一是回袁家,二是彻底回家。

    袁林说的是哪个回家,乔真再清楚不过。

    他身后的人押着嘴角流淌着猩红血液的篱落,篱落的四肢与脑袋俱是垂下,奄奄一息。

    乔真看着便心惊胆战。

    袁林抬起手,掌间的内力像是虚浮的幻影。乔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挣脱开袁林的手,“不如先送篱落回家。”

    袁林的胳膊一捞,又将乔真揽入怀中,他挑眉,“行。”

    本该落在袁昭身上的一掌,被篱落承下,奄奄一息的篱落,是彻底失去呼吸。

    而袁昭却是头痛欲裂,他抱着头在地上滚来滚去,将地上的尘土都染在身上。

    乔真在袁昭的腿上刺那么一大片小猪佩奇也不见他痛的哼一声,足以说明他现在是有多疼。

    袁林深知不能拖泥带水,他又扬起一掌向袁昭挥去。

    乔真趁着袁林松懈的时候将那一掌推向自己,“噗——”这次真的是一口老血喷出来,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位了。“咳,篱落他啊,还有王牌呢,你看。”

    袁林顺着乔真的目光看过去,是披着熊猫小马甲的九丫。

    楚楚迈着小肥腿爬向袁林,它还嫌自己的动作慢,索性滚到袁林脚边,然后抱着袁林的大腿不肯松手。

    乔真扯开嘴角恶劣一笑,她虚弱的说道:“当年蚩尤骑着这货和黄帝干一架,结果输了,至于输的原因,今天便能解开万年前的谜团,荣幸吗?”

    袁林将乔真像是丢垃圾一般的丢在地上,“你也是来自那个地方,我们才是同一类人,以你和我的智谋,夺取这个世界指日可待,为什么你偏偏要护住那个废物?!”

    乔真向来说谎不打草稿,眨眼睛大段大段的前因后果冒进她的脑海,“因为他是男主,现在不过是他的遇难期,你看过小说吧?他们现在的苦难越发深入骨髓,日后成就越是高。而现在的你,也只可能是他成功路上的一块绊脚石,到最后的结局不是碾碎就是被踢走。”

    袁林看向眼含讽刺的乔真,他是半信半疑的,因为乔真说的很是笃定。“我现在便杀了他。”

    袁林拔出剑鞘里锋利的青龙剑,猛然向袁昭的方向刺去。

    楚楚站起身来,用黑白相间的胳膊扒拉住袁林的手臂,它从嗓间挤出奶音撒娇,“嗯!”

    袁林到底是被几十年根深蒂固的思想所影响,这玩意在他们国家那可是国宝,又萌又珍贵,谁忍心伤害它?

    就在他迟疑的几息间,袁昭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他看着地上狼狈的乔真,“你救我,不是因为我?”

    “老娘快要死了你还在纠结这种问题?”乔真深深的认为任务对象的脑子有猫饼。

    袁昭冷若寒芒的目光射向袁林,“现在的我,才是完整的袁昭。所有的账”他的目光扫向乔真。

    乔真以为袁昭会说,“我们今天一起算”或者“该算清了”,再不然“就拿你的命还”,她孱弱的身体里藏着一颗激动的心。

    怎知袁昭说的是,“一笔勾销。”

    乔真:wtf???所有的账一笔勾销是几个意思?

    “你是认真的吗?”乔真不可置信的问道,她感觉自己像个煞笔似的,用为数不多的智商算计这个算计那个,结果袁昭说放弃便放弃。“你耍我啊?!老娘用几个月的时间,用全部家当去给你安排这个安排那个,你以为老娘在陪你过家家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