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我来保护你(21)
    ,精彩小说免费!

    乔真看着脚步微乱的篱落,轻飘飘的甩去一个鄙夷的小眼神,“小样~”撩不过她就逃避她,真是让漂亮的妹纸看不起他。

    篱落耳力极好,远远的还是能听见乔真那荡漾的两个字,当即一个踉跄,又凭着扎实的武功功底稳住身形。

    袁昭看着有些嫉妒,篱落腿上的红色胎记本来是属于他的,但阳玉精华都凝结在胎记上,他不想便宜那些燕雀乌鹊,所以便利用青冥灯将阳玉精华转移到篱落身上,而胎记也随之转移到篱落身上。

    他也说不上来为何会如此诡异,但事情对他有利便好。

    乔真对着袁昭一招手,“过来,我问你几个露骨的问题。”

    袁昭感觉有热意上涌到他的耳根,他缓缓低下头去,“露、露骨的问题……”

    “对。”乔真挑眉,只以为是袁昭在犯怯。她随意找个凳子坐下,然后让袁昭坐在她的对面,“来,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不要怕,要大胆的回答。”

    袁昭的头更低,“喜、喜欢。”

    “啥?”乔真外头做出黑人问号脸,“你喜欢腿上的伤口?这么重口味的吗!”

    袁昭听出乔真话里的惊讶,也意识到自己误会了,他脸上不明显的红潮褪去,莫名有些失望,“不,不喜欢,很讨厌,想想就害怕。”

    乔真点头,觉得这个回答还算符合常情,“那如果腿上的伤口不再那么狰狞的话,你会好受一点吗?”

    “嗯,应该吧。”袁昭若有所思。

    乔真结合袁昭从小到大的经遇,十分噩梦,有六分是因为他腿上的阳玉之肉遭到袁老爷的觊觎,四分是因为爹不疼没有娘还有后母虐待。

    说到底,袁昭的所有噩梦是拜袁家所赐,袁家灭门的同时也是袁昭解开心结的时候,现在问题就出在袁林这个外来者身上,乔真必须在袁林成长之前将他扼杀。

    但是袁林还没有成长起来,他的人脉便已经很广了,例如义城的于家姑娘,例如在雾岐山上大打出手的小哥哥,乔真只能表示心塞塞。

    “我给你在腿上纹点东西怎么样?可以纹朵小花,遮一遮你腿上的伤疤。”乔真建议道。所谓眼不见心不烦,若是遮住伤疤,兴许可以给袁昭起到心里暗示的作用,作用可能不大,但聊胜于无嘛。

    袁昭略微思索,便说道:“好,可是要怎么纹呢?”

    乔真也沉默下来,这个世界,在身上纹字兴许是可以的,但如果是纹一大朵花的话,那还真是有点困难。“信我吗?”

    “信。”袁昭毫不犹豫的回答。

    乔真右手握拳捶了捶胸口,仗义的说道:“有你这句话,我不吃不喝也给你纹好。”

    因着袁昭是清风殿二殿主,所以乔真需要的颜料、针、还有蜡烛之类的东西,都准备的很容易。但是这个世界是没有麻药的,所以只能委屈袁昭忍痛了。

    乔真将潮湿的巾布递给袁昭,“给,你若是疼的厉害,便咬着它。”

    “嗯。”袁昭接过巾布,然后将裤腿捋到双膝盖上,他将腿架在长凳上。

    乔真用火将针烤了一会儿,然后才用针沾磨针勾勒出花纹的轮廓,但她是新手,难免把握不住分寸,所以原本一朵娇嫩的小弱花进化成霸王花。

    但是乔真要脸,所以她面不改色的,装模作样的继续纹着,她停下手中的针,额头有些渗汗,但她抬头便看见袁昭咬着巾布,疼得额头大滴大滴的汗珠滚下来,却仍然坚持。

    乔真看向她在袁昭腿上勾勒出的轮廓,感觉再加个鼻子的形状她可以纹个小猪佩奇,于是她开始用针沾上颜料,可以扩充轮廓里的色彩。

    袁昭低头看着乔真微颤的睫毛,还有她认真注视着自己小腿的目光,他的身体很羞耻的起了反应,他的眼神很虚的飘到乔真身上,看她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松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莫名的失望。

    乔真很快便刺出节奏感来,不知不觉便是五六个时辰过去,那一根蜡烛也即将燃尽,她看着已经完成的小猪佩奇,“看,是不是很可爱?”

    袁昭盯着自己的腿看上半天,“这是……花?”

    乔真尴尬的咧咧嘴,继续她的忽悠之道:“这其实是一种小动物,粉色的,很可爱对吧?”

    她朝着袁昭轻眨眼睛。

    袁昭看着乔真期待的眼神,迟疑的违心的说道:“嗯,可爱。”

    乔真忍不住为自己鼓掌,“我看到你腿上这个图案,我都忍不住想鼓掌,太棒了!你以后打不过人家的时候,你就撩起裤腿给人家看,肯定没有人敢对你动手,真的,我从来不骗人。”小猪佩奇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

    袁昭眨了眨眼睛,脸上是毫无掩饰的疲累与脆弱,但眼里却是明晃晃的三个字——不相信。

    乔真男友力爆棚,她弯腰公主抱抱起袁昭,然后将他放在大床上,“你先休息,我给你去厨房端点饭菜过来。”

    袁昭小声应道:“好。”

    乔真轻咳一声,推门出去,她狂奔到没有人的地方,扶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社会社会。”她笑得眼里都沁出泪花,腰也弯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耶,为什么会有那么可爱的男孩子。”

    “谁可爱?”篱落站在乔真身后问道。

    “咳……咳咳咳,咳。”乔真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止不住的咳着,她一手扶墙,一手拍着胸口缓着气,“去看袁昭的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篱落觉得离这个笑出猪叫声的女人远一点,才来不过一天便有些疯疯癫癫的,“闭嘴!大晚上的,别人还以为我清风殿闹鬼呢。”

    乔真深呼一口气,但她的嘴角还是高高的上扬着,两颊都有些僵硬,但她还是想笑怎么破?“我的错,我去给二殿主端晚饭。”

    篱落看着乔真离去的背影,他也好奇袁昭的腿上有什么能够使乔真笑得那么欢快,而且据他所知,袁昭的腿上只有可怖的伤疤。

    乔真从厨房端着饭菜去房间的时候,只见篱落趴在桌子上笑得形象全无,她抽了抽嘴角,不敢直视袁昭那黑的快滴浓墨的脸。

    偏偏篱落还在火上浇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腿上有只猪哈哈哈哈。”

    眼看着袁昭的面色越来越难看,乔真抬腿对着篱落的臀部踹上去,“笑什么笑,闭嘴!有没有道德?这么嘲笑人家的劳动成果。”

    篱落想憋住笑,他轻咳一声端坐在凳子上,但他只要看见袁昭腿上的猪鼻子,便忍不住想发笑,笑意像是一把箭不偏不倚的射中他,兴许是他忍的厉害,笑声从鼻子里冒出,还伴着鼻涕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