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我来保护你(20)
    ,精彩小说免费!

    袁昭闭着眼睛也准确无误的捉住乔真的手,“你去哪?”

    “我去找点果子,我还不想被饿死,毕竟这种死法一点也不壮烈。”乔真东张西望的说着。即使是白天,雾岐山上也有很浓厚的雾,只比晚上逊色一点。乔真伸出手臂张开五指,还能看见五指的轮廓,也仅限轮廓罢了。

    袁昭拉着乔真的胳膊,借力起身,“我看的比你清楚,还是我去吧。雾岐山上迷障多,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

    乔真震惊:“你不早说??”

    袁昭默默的低下头,“我以为你是知晓的,雾岐山只有正午的时候才会雾气退去。”

    “不可能,我先前想混进来的时候,他们要我踩木桩爬上山,那时候没有雾气啊。”乔真抬手挠挠后脑勺。

    袁昭解释:“那是因为当时那里没有设下迷障,所以是没有雾气的。”

    乔真听得云里雾里,但她知道这都是任务对象做出的设定,基本上没有逻辑可寻,所以她便心安理得的说道:“那你去找点果子吧。”

    “好。”袁昭松开乔真的手,将包袱里的两根胡萝卜拿出来,“你先吃点。”

    乔真接过两根胡萝卜,嘎吱脆地各咬一口,她又倒打一耙,“天呐,你这人还**食。”

    “……”被乔真的厚脸皮惊到的袁昭默默离开去寻找果子。

    乔真盘腿坐在树下,她一个人待在如此安静又看不清东西的地方,莫名有些心慌,于是她抱着马腿一个人嘀嘀咕咕的,“马啊马,一会儿要是有什么的话你可得保护我啊。”

    “呵!姑娘还是如此……蠢笨。”

    熟悉的声音以及熟悉的语气,这是那个带着乔真在清风殿里逃狱未遂的小哥哥。但突然出现的声音,还是将乔真吓得不清。

    “你才蠢!你才笨!”乔真仿佛是炸毛的猫,竖起尖锐的爪子。她手忙脚乱的将胡萝卜塞进自己斜挎在身上的布袋,“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的吗?!”

    男人似乎并不在意乔真如此气急败坏的语气,他将脸贴近乔真的脸,“你就是袁兄的下堂妇?”

    乔真一巴掌拍过去,正中眼前男人的右脸,“下尼玛龟儿砸的妇!懂和离是什么意思吗?”

    那一声清脆的很,男人也不偏不倚的受下一巴掌,他看向乔真的眼神很是沉寂,“姑娘,你知道上一个打我的人,他现在在何处吗?”

    乔真挺直腰板硬着头皮说道:“在地狱,那你知道下一个打你的人在哪吗?”

    “在哪?”

    乔真眼疾手快的反手又是一巴掌,她嘚瑟的笑着,“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男人似乎没想到她如此粗鲁,登时一掌拍去,“好一个伶牙俐齿。”

    乔真在耳边听着空气流动的细微声音,以此判断男人的招式,她身子右侧躲避男人的袭击,“偷袭啊,你这种人最令人不耻了,怪不得和袁林是一丘之貉。”

    男人轻哼一声,乔真耳边空气流动的速度加快,他这是催动内力了。

    乔真也从丹田运起内力,与男人针锋相对,她嘴里还调笑着,“唉,小哥哥,你干嘛非要和袁林一丘之貉呢,与我一丘之貉难道不好吗?我可以给你介绍漂亮的小姐姐,不然的话,我长得也不错啊。”

    “无耻!”

    乔真也不在意,她嘴里还蹦着令人面红耳赤的话,“你不耻,我无耻,咱们俩天生一对呀!”

    男人听见远处渐近的脚步,撤回外放的内力,脚下用力轻点,便消失在原地。

    乔真感觉与她针锋相对的内力突然没了,她拧眉看向方才空气流动的地方,却是满目是白,什么都看不见。

    “你在做什么?”袁昭透过白雾看着乔真怪异的姿势。

    乔真因为方才要与那人pk内力,所以她两手成爪放在身前,她听见袁昭的声音之后,她晃动着两条胳膊,“我方才听见好像有蛇的声音,所谓小鸡啄米,鸡嘴多厉害呀,你看我的招式啊,鸡嘴蛇身,听着就感觉很厉害,对吧?”

    要不是袁昭可以清晰的看见乔真身处的景象,他差点就信了乔真的邪,但他也没有要拆穿乔真,他将手中洗干净的红色果子递给乔真,“对,先吃点东西吧,一会儿继续上山吗?”

    “当然啦,如果不继续上山,岂不是很对不起昨天咱们露宿山上的凄凉?”乔真接过圆润的果子啃一口,“洗过吗?没洗过吧,正所谓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哈哈哈哈。”笑到最后有点尴尬,“咳。”

    袁昭看着乔真毫无形象的吃相,只是默默的勾起唇角,“上马,边走边吃。”

    “哦,好。”乔真应下之后又发现一个严肃的问题,她看不见马在哪儿了。“不如扶我一下,可好?”

    袁昭看着乔真纠结的脸,到底是忍不住轻笑出声,“好。”

    乔真听见袁昭类似于嘲笑的声音,恼羞成怒,“我跟你讲,你离挨打就差这么点了。”她用拇指掐着食指的指尖,“你小心一点,我生气的时候自己都害怕。”

    袁昭敛去笑声,他将乔真扶上马背,他自己则是在地上牵着两匹马行走,“你吃慢点,不要呛住。”

    “都快没了,你走慢点。”乔真仍是左一口右一口的啃着果子,她啃着的确实是快没了,但她怀里还抱着四五个果子。

    袁昭应声,“嗯。”

    二人一路上都默默无言,乔真是想着怎么让袁昭挣脱开以前的噩梦,而袁昭却是想着如何让篱落接纳乔真。

    管事的很早便守在清风殿门口,他拦下袁昭与乔真,“二殿主,大殿主不允乔姑娘入内。”

    被差别待遇的乔真默默的将篱落拉入黑名单里,“也行,我不进去,但你让他进去。”

    袁昭拒绝,“你与我一起进去,有事情皆由我承担。”

    管事的纠结得很,毕竟这事儿他没有资格做主。

    袁昭则是直接将管事的挥开,然后牵着马进清风殿。“只要我在这里,你便能在这里。”

    乔真的眼前豁然开朗,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她歪着身子滑下马背,“能看清东西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袁昭带着乔真在篱落的隔壁以及隔壁的隔壁住下,乔真住在袁昭与篱落寝屋的中间,这是袁昭设计篱落接受乔真的第一步。

    篱落则是三百六十个不同意,“你住我旁边可以,但是她”篱落上下打量乔真,“不行。”

    乔真很尴尬,后果很严重,“别这样嘛,我都看见过你腿上的红色胎记了,现在只是住你隔壁而已,要不要这么害羞的啦

    〃?〃”

    篱落的脸色都变了,他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