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我来保护你(15)
    ,精彩小说免费!

    篱落看见门外呆愣的九丫,他不轻不重的踹去一脚,之后便平息怒气,还是犹如翩翩公子一般,淡然离开。

    而披着九丫小马甲的楚楚终于看见翻身的机会,

    乔真问得有些敷衍,楚楚在行动上是很有力度的,但在脑力上,真的是随了她这个主人兼搭档。

    楚楚将方才袁昭与篱落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告诉乔真,乔真这才意识到事情的大条。

    按照方才楚楚所叙述的,那么篱落便是袁昭激愤的人格,但袁昭利用青冥灯,将激愤的人格引到名叫‘篱落’的身体上,于是便形成如今的篱落。

    可是乔真与篱落相处一段时间,觉得篱落并不像是激愤的人,他有些逗比,而且心大,很淡然的那种,就是容易被整得呕吐。

    事情越来越复杂,甚至超脱乔真的智商范围。

    还是先搞定袁昭与袁召,比较现实一点。

    袁昭的日子十分不好过,先是在义城赫赫有名的江家拿捏他,之后便是义城的几户江湖大府勾结在一起暗算他。袁昭的武功再厉害,那也只是一个人,寡不敌众,很快他便被人封住内力,还被下了软筋散。

    江乐石派人将袁昭关进柴房,又当着袁昭的面,吩咐厨房将袁昭养肥。

    如此明目张胆的觊觎,袁昭岂能不知晓?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乔真会出卖他罢了。他再一次感受到砧板上鱼肉的滋味,便是他这般。

    又过几天,袁昭已经彻底死心,他甚至是处于不吃不喝完全封闭自己的状态。

    江乐石眼看着他愈渐消瘦,耐心也被逐渐消磨,他让人拿着锋利的匕首还有锅碗瓢盆,去宰袁昭的腿儿。

    袁昭将自己毫无血色的脸埋进身下的稻草里,冰冷的匕刃贴着他的腿,他的腿忍不住颤了下,那种像是被海水淹没了一般的绝望再次席卷在他的脑海。

    江乐石贪婪的眸子肆意的横扫在袁昭的腿上,“赵盟主,这可怪不得我啊,所谓怀璧其罪,若我不为己,天诛地灭呐。”

    袁昭听着他厚颜无耻的话语,最后只是默默地紧闭着双眼。

    刽子手钳制着袁昭的腿,却不料死鱼一般的袁昭突然撅起身子,一脚踹在匕首上。刽子手手劲再大也敌不过袁昭连环踢,袁昭顺势一滚,便将自己埋进墙角的稻草下。

    袁昭,哦不,现在应该叫他袁召了。袁召缩在墙角瑟瑟发抖,他泪眼汪汪的看着掉落在地上的匕首,将自己蜷缩城一团,“呜呜呜……”

    咬着小手帕在房顶上看得惊心的乔真,有些拿不准她这招剑走偏锋用的是否得当。这个连环任务的第一个世界,她便用剑走偏锋的招式,最后还是仰仗太白上神的帮助,才堪堪完成那个任务。

    她开始反省,如果她现在带走袁昭的话,一切还来得及,就怕最后非但没有将袁昭身体里的人格融合,反而彻底失去袁昭的信任。

    心中越发动摇的乔真眼看着底下的匕首已经在袁召的腿上划出血痕,她立时将一掌拍在房顶的砖瓦上,给袁召劈开一道平安路。

    袁召看着房顶上的乔真,他逆着杲杲的日光看向乔真,仿佛是她自身带了光环一般,甚是夺目。

    乔真跳下去,她不管三七二十几便和江乐石以及柴房里的下人开打。江乐石再是厉害,也抵挡不住乔真出其不意的古怪招式。

    “今天这账,江家主还需记得。”

    袁召像是毛毛虫一般扭曲着自己的身体,拱着屁股扭向乔真,他像是看见救赎一般:“真真!”

    乔真猛得一拳砸向江乐石的腹部,她看着江乐石涨成猪肝红的老脸,觉得解气的很。她挑了挑眉,随后便弯腰抱起被捆成麻花的袁召,“我们走。”

    “嗯。”袁召闷闷的应道,然后将脸埋进乔真的胸口。

    乔真起先并没有察觉到她与袁召的状态有什么不对劲,等她将袁召带回义城的某座府邸,才感觉到胸前的衣襟上已经湿哒哒的了。“噫——怕成这样,老太太都不扶就服你!”

    她将袁召放在干净的的软榻上,然后捏起他的下巴强制性让他抬起头来。任务对象的五官很端正,虽然轮廓不是特别分明,但是他的下巴很精致,捏在指尖的手感也不错。“来,擦擦吧。”

    乔真将刚刚她咬过的小手帕递给袁召。“召啊,你可比袁昭勇敢多了,他就是个懦夫,往后可不要再盲目崇拜他了。”

    袁召状似羞答答的低下头,他用手帕擦拭脸上的泪痕,举手之间竟真有些女儿家的作态。“真……真的吗?”

    乔真被他问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摸了摸手臂上有麻麻的感觉的地方,“真的。”

    也不知道是乔真的话伤害到袁昭还是怎么的,接下来的半个月里,袁昭竟没有再出现一次。

    转眼便是五月一日,乔真拿着扫帚塞进袁召手里,“今天是劳动节知道吗?劳动最光荣,而且还是传统美德,它可以使你增长知识、锻炼意志、增强责任心,而且可以培养你做事有始有终,反正袁昭现在出不来,你就当是自己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袁召一脸懵圈的看着乔真,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扫帚反驳道:“劳动节是什么节,可以出去玩吗?”

    乔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就是打扫府邸的节日,如果打扫完府邸,天还没有黑的话,那我就带你出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喝好喝的。”

    袁召被乔真忽悠的激情满满,他抱着扫帚去打扫房间还有院落,好在这个府邸并不是很大,只有三间卧室,一间厨房一间茅房还有一个院落。

    乔真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往地上吐瓜子壳,存了心的要为难袁召。

    人家袁召虽然有点傻,但关键时刻还是很聪明的,他绕过乔真将其余的地方都辛辛苦苦的打扫一遍,最后太阳快要落下山的时候,他才满头大汗的将乔真脚下的瓜子皮也清理完。

    等袁召放下扫帚回来找乔真出去的时候,只见乔真脚下又是一片瓜子皮,他立马炸毛了,“你骗人!你就是不想带我出去玩!真真是大坏蛋!呜……”他指责完乔真便有些哽咽。

    乔真抬起眼皮看了眼地上的瓜子壳,然后朝着袁召抬了抬下巴,偏偏眼神还无辜的很。意图不言而喻:你要是不想出去吃喝玩乐的话,你可以不扫啊。

    屈服在乔真淫威之下的袁召,悲愤交加的又将扫帚拿过来,等他额头上已经冒汗的时候,乔真手里的瓜子也磕完了。他欢喜的说道:“没了!我打扫完了!我们出去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