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我来保护你(9)
    ,精彩小说免费!

    萧盟主一把捂住乔真的嘴巴,生怕隔墙有耳,他虽然是武林盟主,在江湖的地位也是数一数二的,但也不想招惹上清风殿的烂摊子。他一瞪乔真,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古人是哪个古人?!你老爹怎么没听说过!”

    他将五官挤成一团,说着又逐渐放低声音,“清风殿的都是些难缠的麻烦,你孝顺一点,让你老爹我安度晚年好不好?”

    乔真扒拉开萧盟主的手,“是你自个儿非得凑上去谢谢篱落的,我拦都拦不住!”

    先前萧盟主没看见乔真大腿上的挂件胖达,又见篱落行走时的绰约风姿,便将篱落脸上的面具忽视。他想怂恿自家闺女抛弃袁林那个窝囊崽子,再撮合篱落与自家的小闺女,怎知这心思还未活络便已经夭折。

    偷鸡不成,差点还蚀把米的萧盟主板着个脸说道:“你这几日都跟在我身后,想他清风殿殿主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做出什么来。”

    “爹,我还有东西在清风殿没偷呢。”乔真直言:“我想要青冥灯。”

    “你疯了不成?!”萧盟主气得胸膛起伏不定,但又舍不得真的对乔真凶巴巴的,只能劝道:“你是为了袁林还是袁昭?你老实跟爹说,爹去给找。”找到两个小兔崽子揍不死他们!

    乔真自然能听出萧盟主的言外之意,可她也能料定今日她与便宜老爹的对话会原封不动的传入篱落的耳中。她掷地有声的说道:“爹,袁昭想要的,便是我想要的。”

    最后伪父女之间的谈话不欢而散。

    萧盟主还是尽职尽责的时刻盯着乔真,生怕一不留神便让她溜出去。

    乔真觉得便宜老爹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她再蠢也不会在这时候做文章,但她害怕篱落会趁着武林大会大做文章。特别是她这几日眼皮子跳得厉害,唯一的安慰便是手腕上的测险仪手链没有异样。

    武林大会上,乔真也控制不住她曾经想要做盖世女侠的一腔热血,之间她兴致勃勃的看着武台上打斗的二人,仿佛很有代入感的替打斗的人激动、遗憾。

    直到篱落上台与萧盟主的大弟子,也就是原主的大师兄徐翊pk的时候,二人还在以眼神以气场在比拼,他们的豢养的宠物便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乔真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小胖达与小脑斧打斗的场景她还没有见识过呢,权当开开眼界了。方才嘴里念叨着“加油”“好可惜”这类的词,已经是让她口干舌燥,于是她便拿起一只杏子啃。

    小脑斧已经躬起身子龇牙咧嘴了,乔真毫不怀疑,只要小胖达九丫稍有动作,小脑斧便要扑身而上。

    九丫突然在地上打滚,惹得众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乔真却是看得手痒难耐。

    直到九丫身上黑白相间的皮毛被它自己蹭下来,露出它的小马甲——袋狮。

    “……”一块果肉滑进乔真的喉咙,等她回神的时候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软萌的皮毛之下隐藏着如此骇人的真相!袋狮是有袋类中专门的猎食者,它的前肢极度强壮,有可收缩的爪,乔真只了解这些,其他的她是一概不知,但袋狮很牛批是不可否认的。

    特别是在任务世界的位面里,一切不可能都皆有可能。虽然乔真经历过许多世界,也接触过许多变异的物种,但这也足够让她惊讶的了。

    只见九丫迈着腿儿猛然扑向小脑斧,小脑斧也不甘示弱的一个回旋躲避,二者都在龇牙咧嘴中向对方扑去,撕咬、拉扯、从嗓间发出怒吼。

    乔真捂脸,她只想求九丫和小脑斧别再卖萌了。这个世界的猛兽有个很奇葩的设定,它们的牙齿与爪子只有成年后才能变得锋利、尖锐,所以九丫与小脑斧即使气势上不甘示弱,它们之间的纠缠充其量也就是小打小闹。

    篱落看见乔真对两只宠物不忍直视的作态,立时将腰间佩戴的软剑抽出,只是几个虚晃的招式,徐翊便已经口流鲜血,单膝跪地了。

    残酷的差距啊。

    最后乔真的便宜老爹上场,堪堪与篱落打了三十个回合,最后还是在篱落的步步紧逼之下落了下风。

    乔真怎么可能看着便宜老爹被欺负呢?于是她便对下人的阻拦视而不见,凌空飞向擂台。原主的武功也不赖,内力也不浅,再加上乔真的金手指,对上篱落打个平手也不是不可能。

    “爹,你快输吧。”乔真直接将脚步已乱的萧盟主推下擂台。

    围观的众人:坑爹啊……

    只有篱落与萧盟主还有明眼人知道内情,乔真是为了顾及萧盟主的颜面才在他落败之前,将他推下擂台。

    乔真早已没了在清风殿的低眉顺眼,只见她眉飞色舞的提议道:“啧,外边设了赌局,不如我们也设一盘?”

    篱落的眼中划过流光,他看向乔真,因为正面对着太阳而使得他的双眸看起来熠熠生辉。“愿闻其详。”

    “你们清风殿的青冥灯。”

    “好,本教主要你——”篱落故意捻长了调儿,显得轻挑又暧昧,“手腕上的银链。”

    篱落刚刚说完,乔真便抽出绾发的绳带,那绳带在她手中仿佛拥有生命一般,不仅收放自如,还能挥舞出柔软圆滑的形状。

    而篱落却像是在逗弄她一般,只躲着却不正面与她为敌。

    他是在消耗她的体力。

    乔真狡黠的左眸轻眨,伸出两只手臂便给篱落来了个空气咚。

    扑鼻而来的属于眼前女子的馨香,以及面前放大的韶颜稚齿,让他有一瞬息的失神。

    乔真的余光看着篱落脚后跟已经空荡荡的地方,立时伸手将篱落推出去。

    篱落一只脚已经塌陷在身后的虚空,他反手拉住乔真的胳膊,单脚轻旋便与乔真方才的位置交换。

    眼看着青冥灯即将到手,乔真如何能就此罢休?!她蓄力拉扯住篱落的身子,然后猛得压下去,她只要保证是篱落先落地,她便是赢了。

    篱落觉得自己是鬼迷心窍了,明知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打的是什么主意,在落地前却是心甘情愿的放弃反转的余地,任由乔真落在他的身上。

    乔真看着微微呆滞的篱落,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她的笑容一瞬间都明媚许多。“我赢了,你可不许耍赖啊!”

    篱落起身,依旧是风姿绰约,“方才明明是姑娘的脚先落地。”

    乔真看向围观的群众,他们的目光已经说明了结局,她这下是真的气炸了。“我刚刚可没设赌局的规矩,只要打了便给东西。我就是要耍赖,怎么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