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我来保护你(6)
    ,!

    但是这个声音很好听的小哥哥可能是个蛇精病,他自己都说了这里暗无天日,又如何得知她是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

    乔真心思稍转,便能察觉出他的漏洞来。不过也好,说不准便能成为她出去的契机呢。

    “小哥哥,咱现在可是狱友,幸会呀。”乔真颤抖着声音强行撩刚刚说话的小哥哥。

    只听见一阵衣料摩挲的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便是鞋底碾过稻草的脚步声,直到乔真听到身边的轻笑,她才如惊弓之鸟更往身后缩去,“你想干嘛?我警告你,我家小姐可是、可是北漠的女汉子,你要是对我干什么的话,你、”

    她说着说着感觉编不下去了,索性哇的一声哭出来。那哭声犹如阵阵波涛汹涌拍岸,于这铁狱铜笼竟有些瘆人。

    一只手捂住乔真的嘴巴。

    “小妹妹,你声音再大也掀不开屋顶。”

    “……哦。”这话没法接。

    乔真抬头默不作声的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她睁大眼睛想看清眼前人的轮廓,但眼前仍是一片模糊。

    “小妹妹,哥哥带你出去如何?”

    男人在黑暗中明显看见眼前的小姑娘眸光一亮,他又放柔声音诱哄道:“这清风殿听着是个好名字,但殿中人的为人处世却是血腥残暴,你不怕你家小姐还没下黄泉,你便先她一步吗?”

    乔真确实是很心动,于是她迟疑而又唯唯诺诺的问道:“既然你能出去,为什么还在这里?而且你还想要带我出去,出得去吗?”

    男人嘴里不知道是个含着什么,只听他口齿不清的说道:“这里管吃管喝守卫还严,用来避开讨厌的人最好不过了。”

    能在清风殿来去自如的人,还会除不去讨厌的人吗?只怕是不敢除,不能除。眼前的男人兴许是拿乔真在寻乐,可他也是有弱点之人。

    有弱点的人,便不足为惧。是以乔真便扒拉住男人的胳膊,“大哥,求你带我出去吧!我上有七十爷奶四十老母,下有八岁妹妹两岁弟弟,我还不能死啊!”她声泪俱下的说着,调儿凄婉。

    男人觉得眼前之人实在是有趣,经典的求饶之话经她在岁数上稍作修改,便显得既真实又可怜。他眼中闪过兴味儿,“既然如此,我便直接将你带出去了。”

    乔真单眉飞扬,她有股不好的预感,而且很浓厚。

    男人直接提着她的后领将她拎起来,然后不知道用什么在捣鼓着牢房的锁,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锁住牢房的铁链便锒铛落地。他将乔真像是扔垃圾一般扔在地上,然后再捉住她的小腿便将她往外拖去。

    乔真抱好自己的小包袱,差点点就要泪流满面。每当男人拽着她的腿拐弯的时候,小包袱简直就像是小天使一样,帮她阻隔一部分身体与墙角碰撞的疼痛。

    当男人再次拐弯的时候,乔真眼疾手快的扒拉住墙壁,死活不肯松手。“放开我,我不要出去了!”

    男人义愤填膺的说道:“难道你不要出去了吗?你想一想还在北漠等你的小姐!”

    乔真被拽的七荤八素、眼冒金星,现在还感觉有一团浆糊在脑子里,“不、我觉得还是享受一下眼前的安逸比较好。”

    等她稍微缓过来的时候,她便用男人没有抓住的腿将男人的手给踢掉,然后便抱着小包袱又往回去的地方慢慢摸索着。

    乔真很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拖着她在黑森森的牢房里瞎跑,就是为了耍她玩儿的!

    男人准确无误的拎住乔真的后领,“不行,乐于助人是我们江湖人的传统美德,我今日一定要祝你逃出去!”

    这下乔真可以断定,这个声音蛮好听的男人刚刚确实是在耍她玩儿,于是她轻弧嘴角勾勒出鬼畜的笑容,森森然说道:“你确定吗?”

    “确定!”

    很好,这个回答很笃定,也给了乔真很足的底气去做接下来的事情。

    “来人啊——这里有人越狱——”乔真一边大声喊着,一边寻着方才的声音,将手中的包袱塞进男人的怀里。“救命啊!他要带本逃犯出去啦!”

    男人:“……”

    白、痴。

    乔真在明亮的牢房里,苦大仇深的看着眼前这个丰神俊朗的男人,她蹲在硬邦邦、冷冰冰的木板上,将自己缩成一团来取暖。

    哦,乔真嚎那么一嗓子之后,他们二人便被逮住,然后被关押在低等冷室里。

    二人两看两相厌,所以各占着木板的半臂江山。乔真小心翼翼的用手戳着男人的胳膊,“哎,你还有逃出去的本事吗?”

    男人往身后的墙壁上一倚,事不关己的阖上眼眸,“没有。”

    “……”早知道就受会儿苦,自己摸索出去了。照她这个进度,想接触到青冥灯也得要等到猴年马月。

    肥肥胖胖的管事的很快便得到消息过来。按照清风殿的规矩,乔真是来应聘打杂职位的,即使是入狱为犯人,管事的也是乔真的直系负责人。

    “可否请倪姑娘,仔细说说他是如何解开牢房的锁,又是如何在暗无天日的牢狱之中带姑娘逃狱的?”

    乔真扒拉住牢门,看着管事的小眼神诚恳而又明亮,“他说你们残暴血腥,还不等我家小姐命丧黄泉,我便先走一步。然后他便以此怂恿我逃狱,然后他窸窸窣窣的一阵,就解锁了,但是我也没看清他往哪儿走的,兴许他只是瞎走,等他被捉住的话想让我给他垫底。”

    管事的对乔真的话半信半疑,毕竟牢房中的男人是教主亲自下令要从宽处理的,所以管事的便将乔真带出去。

    乔真离开之前从男人怀里夺过小包袱,她乌珠转了几圈,便将包袱里的玻璃小猪放在男人的手里,“喂,我相信以你的本事要出去也只是花费一番精力,而且看他们没有要对你动刑的意思,别生气啦。”

    生气也没用,她还是要出卖他的。

    乔真抱着包袱便跟着管事的去普通下人住的房屋,清风殿是很有钱的,所以即使是打杂的,住的也比寻常人家好许多,这便是为何清风殿明明是魔教,却还是让人趋之若鹜的原因。

    “你日后便住这,等我明日再安排你的去处。”管事的只是匆匆留下这一句话,之后便不耐烦的离开。

    乔真倒是在屋子里悠闲半天外加一夜,第二天便被一个红衣女子强烈的目光盯醒,她用深蓝色的薄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秉持着敌不动我不动,敌不开口我不开口的原则,与红衣女子大眼瞪小眼很长时间。

    “就是她?”红衣女子侧头看向管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