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我来保护你(5)
    ,!

    宋老板觉得乔真这个想法非常有新意,于是便采取乔真的意见,将那些透砖都用在自己的店铺里,顺便卖些、或是送些给达官贵人,如此一来乔真的盈利又上涨许多。

    但是分红却是按宋老板店铺比往月利润上涨的部分,宋老板九乔真一来算。虽然数字有变动,但是对于现在的乔真已经是一笔不菲的利润。

    两个月后,膳食质量恢复的袁昭感动的差点崩人设,他抖着唇一副很激动的模样,看得乔真内疚极了,又是给他挟肉又是给他盛汤的。

    “昭啊,咱们现在也有钱了,你还有啥心愿没,弟妹我都满足你。”乔真挺着胸脯,很是自信的说道。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挺直的背脊后连一根支撑的架子都没有,虚的很。

    袁昭咬着筷子拧着眉,他苦大仇深的思考着,“清风殿的青冥灯可好看了,我想要。”他说着还用期待的眼神看向乔真。

    清风殿,一听这个名字便知道里边都是些妖艳贱货,但乔真还是胸有成竹的说道:“你放心,这里的人会照顾好你,我会离开一段时间,待我回来,我定能将青冥灯给你。”

    袁昭星星眼的看向乔真。

    而乔真用膳完毕,便用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架势离去。她回到袁府便让菜碟将清风殿的具体消息打探来,而且还特地在脑海里问一番楚楚。

    乔真拧眉,她用指尖揉捻着微痛的太阳穴。还是不习惯被灌输记忆啊,这不是个好事情呢。她稍稍将疼痛缓解,然后便仔细阅览清风殿的资料。

    清风殿是……魔教?!(/ ̄▽)/?居然会取如此清新脱俗的名字,魔教教主的脸皮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教主名唤日刀口,日就是第四声的草,刀口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因为魔教教主觉得这样的外号可以衬托出他吊炸天的性格、能力与嗜好。

    乔真张开右手的拇指与食指,她摩挲着自己圆润的下巴,这个外号有些耳熟啊,日刀口不是上个世界任务对象的游戏昵称吗?难道是出现在这个世界乱她分辨的?

    信自己,不如信资料。——乔真的座右铭。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乔真还是特地询问楚楚。

    袁昭的左小腿的肉东缺一块西缺一块,就算是有胎记也变成没有了。

    乔真又抬起手臂揉捻眉心,满是沧桑的语气传送到楚楚那边:

    “……”一只凡间动物能牵扯多少?所以乔真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而是继续看资料。

    清风殿是崛起在十年前,也就是说原主在那会儿还是个只会搅泥巴玩的小屁孩。当年日刀口仅凭一身的王八之气从正道的妖艳贱货手下逃脱,于是一路打怪升级收小弟,最后建立清风殿并带领组织蒸蒸日上。

    日刀口放在男频那绝对是男主角,而且还是那种无cp的。

    正好最近清风殿在招收打杂的人。

    而乔真一想到要与这种人对上,她就摆脱不了内心深处的颤栗,她好想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但是不行啊,袁昭还在等着她带着青冥灯凯旋归来,所以乔真只能装出一副吊炸天的模样,去掩盖自己内心快要冲破天际的怂哒哒之气。

    袁林还没有回府,据暗中保护他的护卫飞鸽传书,他已经在京城玩得乐不思蜀,所以乔真便毫无压力的向袁老爹说明她想趁袁林不在出去历练一番,袁老爹自然是一口应下。

    于是乔真便收拾收拾包袱滚去雾岐山,清风殿便在雾岐山上。她看着眼前的一溜排排到山上的木桩便觉得心累,据说清风殿对打杂人员的考核也十分严格,必须用轻功踏着木桩到山上。

    所以即使宁锦容从半山腰上累的气喘吁吁的,但还是凭着一腔仿佛打了猪血一般的兴奋劲儿,累死累活的从木桩上爬到山上。

    然而结果总是出人意料的,除了乔真,其他几个符合硬性条件的都被留下去。

    目瞪口呆的乔真拦住管事的,“站住!你凭什么只收他们不收我!”

    管事的用明目张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乔真,“那些人都知难而退,唯独姑娘不曾放弃,偏偏是姑娘这般执着爬上来的人,才更加令人觉得深思。”

    “深思……”你妹啊!乔真紧紧的拧着眉毛让自己冷静一些,她不能因此而功亏一篑,于是她开始走苦情路线,“不瞒管事的,我家小姐前些日子病重,但她偏是仰慕您的教主,非得要我混入清风殿,再窃取其中任意一物,带回去令她满意。我家小姐只以为清风殿是个名门正派,哪知是魔教?可我家小姐在北漠,我若是一去一来,我家小姐等不到那时候了呀!”

    乔真为了增加可信度,还凄凄惨惨的挤出几滴眼泪来,将她衬得好不娇弱。“实在不行,您就当是我是罪人,让我在里头走一遭也好,再让我带盏油灯或是碗筷什么的,好让我交差。”

    管事的有些迟疑,他问道:“姑娘叫什么?”

    “倪箬痣。”

    “还请姑娘稍等片刻,容在下与教中其他人商议一番。”管事的拱手之后,便去寻找四大护法投票决定,最后乔真以三比二的票数被险险地留下。

    但是迎着乔真的不是什么普通杂役的屋子,而是牢房。乔真看着湿润杂乱又肮脏的劳烦,终于哭丧着脸坐在潮湿的木板上,她听着不绝于耳的惨叫声,缩在墙角抱着自己瑟瑟发抖。

    乔真现在唯一的安慰便是手上的测险仪手链没有灼痛她的肌肤,这便意味着她现在还没有任何危险。

    “哟~小姑娘长得貌美如花,怎么被关押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一个缩在牢房墙角的男子突然出声道。

    夜盲的原主的眼睛是看不见黑暗里的东西的,即使有微弱的光芒,也于事无补。而乔真带来的武功外挂,也没有稍微改善视力。但听男子的声音便觉得他是个细皮嫩肉的小帅比,颜控而且声控的乔真如是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