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我来保护你(3)
    ,!

    眼睁睁看着红烧肉和肉汤远去的袁昭,用一副深仇大恨的眼神紧紧的盯着乔真。

    乔真出门前回头看袁昭一眼,只见他用“我妈不让我跟傻子玩”的表情看着她。

    她还故意在袁昭这种表情之下,捻起一块红烧肉便呼哧呼哧的放在嘴里,然后甩去一个嘚瑟的小眼神,这才扭着翘臀离开。

    乔真可还没有忘记方才袁昭阴鸷的眼神,以及测险仪手链造成手腕上的灼痛,这都证明袁昭没有表面上那么无害。

    但袁昭怎么样跟乔真没有半点关系,她注定是要成为袁昭的脑残粉和头号小迷妹。

    为他疯,为他狂,为他duangduang撞大墙!

    夜黑风高的半夜,乔真穿着一身夜行衣趴在袁昭屋顶上,她挪开几块砖头,看着下面冻得瑟瑟发抖的袁昭,她心中已经开始刷屏。

    现在去拯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救他=完成他的心愿更近一步=赎罪=回天界以后不用面对腥风血雨=活着。

    所以乔真摩拳擦掌,趁着袁昭睡觉的时候便将他掳到别的宅子里。乔真的嫁妆里有几份地契,其中两份便在这个城里,而袁老爹也不敢觊觎武林盟主给他小闺女的嫁妆,所以乔真还掌握着地契的所有权。

    袁昭腿上缺失的肉与袁家的崛起若是没有办分关系,乔真是不信的。所以她还特地写书信让武林盟主给她派些可信的人手,照顾着宅子以及宅子里的袁昭。

    于是武林盟主萧成仁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毕竟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于是盟主府里便传起谣言,他们的三小姐偷……偷大伯子啦!

    乔真对这些流言一无所知,反正他们是不敢将事情传出去的,因为萧家有特制的蛊毒,谁也不想和自己的命过不去。

    要说萧成仁,那也是江湖的一朵大奇葩,对谁都是一副笑面虎的模样,关键时候也仗义,但特殊的时候他又可以用慈祥的微笑去做丧尽天良的事情,江湖上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

    乔真照例每三天去看一次袁昭,每当她看见袁昭的脸上有点肉,她就感到十分的欣慰。

    “昭啊……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乔真捧着个小脸,她眼巴巴的看向袁昭。因为资料里是没有任务对象的心愿的,所以乔真只能瞎猫去碰死耗子。

    袁昭吮吸着油腻腻的手指,“他们说我傻,我爹爹想让我变不傻,可是有一味药太难有,我爹爹便将我关在院子里。”

    乔真眼前一亮,“是什么药?”

    “琥珀冰莲。”

    乔真用手指头挠挠脑袋,“那是什么东西?”

    袁昭又拿起一坨五花肉塞进嘴里吧唧吧唧嚼着,“就是在冰山上,用母老虎的粑粑养的千年雪莲。”

    乔真指了指袁昭手上的五花肉,就像一坨粑粑,于是袁昭不负乔真所望的弯腰呕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乔真发出一连串的猪叫般的笑声,然后便在袁昭愤恨的眼神中突然清醒自己在干什么,她收敛笑声,摸了摸鼻子便偷偷离开。

    袁昭觉得乔真再如何,也不会因为他腿上的阳玉之肉而找到琥珀冰莲,所以他该吃吃,该喝喝,无忧无虑的过着没有压迫的生活。

    而乔真回去之后便让菜碟着手琥珀冰莲的事情,她自己也搜刮着原主的嫁妆还有私房钱以及原主的娘给原主压身的钱,勉勉强强凑够两千两黄金。

    可巧的是,菜碟打探到虎归楼最近要拍卖琥珀冰莲,人家看在菜碟是武林盟主最宠爱的小女儿最器重的丫鬟,便隐晦透露出这消息来。

    那天乔真带着厚重的幕篱,虽然这幕篱是用透纱所制,但也不像是电视剧里一样随便能看出五官来,而是有些朦胧模糊的。她卡着开场的时间进包厢,是以并没有人关注到她。

    就在乔真磕着瓜子,啃着干果皮,差点点困得一头栽下去的时候,控场的人终于很是激昂的说道:“最后一件,琥珀冰莲——乃是母老虎的排泄物所浇灌的千年冰莲,此乃由定老亲自掌眼的,定价五百两黄金!”

    “五百五十两黄金!”

    “六百两黄金!”

    “八百两黄金!”

    乔真捏着嗓子,装出沙哑的声音道:“一千八百两——黄金。”

    登时大厅里一片哗然,而乔真要的就是这般的效果,跨度越大吓退的人越多,但是她也要给自己留个底。

    “一千八百五十两黄金。”

    “一千九百两黄金。”

    乔真又开口道:“两千两黄金。”

    但是事情并没有如乔真所预料的那般,就此停住叫价,反而在控场之人的怂恿下,将琥珀冰莲叫到一个天价——八千两黄金。

    最后琥珀冰莲被魔教教主以八千两黄金的价格买走,乔真立马趁着魔教教主一个人的时候,她踌躇一二便上前。

    她脑海里闪过好几个称呼:先生、大哥、魔教教主……不不不都太生疏了,还是喊教主吧,虽然有歧义但是很亲切啊屋里亲故!

    “教主,冰莲落花则萎,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乔真说完以后便看见魔教教主的眸子锐利的盯着她,仿佛在轻蔑的看着她这个智障。乔真立马又添道:“一瓣,两千两黄金,这是在下最大的诚意。”

    魔教教主在面具下的薄唇轻扯,“两千一百两,黄金。”

    乔真隔着幕篱与那人的面具都分明能感受到对面那人深深的恶意,她一咬牙:“好!”

    魔教教主她是不敢得罪的,但是袁昭她也不想放弃,所以只能苦自己了。

    “不知日后如何与教主取得联络?”乔真不敢咬牙切齿,只能将咬碎的牙都往肚子里吞咽。

    魔教教主心思一转,恶劣的笑了,“只消姑娘喊一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本教主若是听得见,自然会派人将琥珀冰莲送来一瓣。”

    “那就请教主等上几日。”乔真气得一甩衣袖便离开,还有她害怕魔教教主突然又反悔。

    乔真接下来几日都在典当首饰,她头上也带不起金簪金步摇,但好在原主喜欢收集昂贵精致的首饰,所以再集齐一百两黄金虽然有些难度,但到底是集齐了。

    剩下的便是喊出那句令人羞耻的情诗。

    但乔真是谁?无下限无节操无人品的一个三无人员,她什么都干得出。

    于是乔真便坐在袁府的墙头上,她单手附在嘴边喊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喊了一声之后并没有人回应,乔真又觉得兴许是自己喊的不够声情并茂,于是她黛眉半蹙,浑然一副愁意堆眉眼,“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