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我来保护你(2)
    ,!

    袁老爹倒是没有和乔真计较放走袁林的事情,对于袁林他心里还是有点数的,最后还是派人去暗中保护小儿子。

    乔真回去就从袁林的储物柜里扒拉出风筝,如今四月正好是放风筝的好时候,于是她便带着自己的陪嫁丫鬟菜碟去放风筝。

    不是采蝶,也不是彩蝶,就是菜碟,鬼知道取名为什么那么随意。

    这线放了,风筝飞起来了,乔真才意识到还缺一样——东风。

    乔真将风筝的线收回来,却发现这线一点都不结实,因为她线收一半就断了,风筝也飞了,如今她得硬着头皮去找风筝。

    今天是东南风,那风筝便落在西北边的院子里,那还是有几率落在任务对象的院子里的,所以她只能拼运气。

    “走,我们去那边找风筝。”

    “好的,小姐。”

    乔真带着菜碟把能找过的院子都找过了,偏偏连个风筝影子都没看见。乔真感觉这运气,她可以去买个彩票。

    现在只剩袁昭的院子。

    乔真趴在墙头,“菜碟,你守在外边,有人来立马扔个石子进去。”

    菜碟却是有些担心,“小姐,老爷不允人进这边的院子,您若是被老爷发现,您叫奴婢可如何是好。”

    “怎么都好。”乔真敷衍的说道,然后便翻身进了院子。

    院子里不是那么荒芜,至少还有花有草,但是好像被人给摧残了,地上的花草乱七八糟,还有凌乱的脚印。

    乔真推开院子里唯一一间屋子的门,手腕上的测险仪银链灼痛她的肌肤,乔真立时将身体绷住,警惕的看着房屋里的东西。

    一阵劲风从背后刮来,乔真连忙弯腰躲过偷袭,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她身边擦肩而过,一头栽倒在地上。

    乔真连忙去将人扶起来,她是来这里完成他的心愿的,可不是为了虐待或是奴役他的。“你没事吧?”

    袁昭抬起头来,他阴鸷的眸子盯着乔真,像是对势在必得的猎物一样。

    乔真被看得头皮发麻,她挠了挠后脑勺,然后便艰难的说道:“我是来找风筝的,你看见我的风筝了吗?”

    袁昭想爬起来,却是几次都摔倒在地,但他不肯放弃,还是吭哧吭哧的在爬着。

    乔真看不下去,扶着袁昭的胳膊,一个用劲便将他扶起来。

    袁昭也顺势搂着乔真的脖颈,一百多斤的重量压在乔真身上。

    乔真这才发现袁昭的体重实在是轻得很,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才一百小几斤,那得瘦成皮包骨头啊。

    袁昭依附着乔真还往外走,乔真便顺应他往外走。袁昭将乔真带到一棵树下,树上的枝丫卡着一只风筝。

    乔真将袁昭放着坐在树下,然后脚尖轻点便将树上的风筝给拿下来。“谢谢你啊,你帮我一个忙,我也帮你一个忙,如何?”

    袁昭转着眼睛珠子看向乔真,他从嗓间挤出一个破损的字,“又…肉……”

    “肉?你想吃肉?”乔真问道。

    袁昭的眼睛瞬间发亮,就那么期待的看着乔真,然后趴在地上爬向乔真。

    乔真怎么敢看着任务对象爬向她,连忙走过去扶他起来,“我过会儿就将肉带进来,不要急。”

    袁昭的腿似乎有些问题,乔真弯腰去掀起他的裤腿,只见他的腿上全是伤疤,上边的肉也是东缺一块,西少一块儿的。

    “没…没有肉…不要了,不要,没有肉。”袁昭害怕似的拉扯着裤腿想要遮住自己的腿,眼神闪烁着,不敢看向乔真。

    乔真心疼极了,她感觉自己赎罪的机会来了。如果她能好好保护袁昭,还能完成他的心愿的话,她一定可以赎前两个任务世界的罪!一瞬间她激动的差点流下宽面条泪。

    袁昭看着乔真盯着他的腿发呆,以为眼前的人也想剜他的肉,于是他粗暴的推开乔真,手忙脚乱的往屋子里爬。

    乔真一屁股坐在地上,回过神来便看见袁昭在地上爬着,于是她放下手中的风筝爬起来,几步走到袁昭身边,弯腰便是一个公举抱,将袁昭稳稳的抱在手里。“去哪儿和我说,我抱你去。”

    感觉自己很温油的乔真,在心里给自己点上很多个棒棒哒的赞。

    袁昭搂着乔真的脖子,害怕自己会掉下去,但是他又害怕乔真和那些人一样,表面对自己特别好,其实都是为了得到他的肉。他明明没有错,但是怀璧其罪,阳玉之肉便在他的腿上。

    乔真可不知道袁昭身上有什么羊玉还是牛玉的肉,反正都是人肉。“别怕啊,我不会伤害你的。”

    袁昭的瞳孔快速缩小,他扑腾着要从乔真怀里逃开。她方才说的话,那些想吃他肉的人都说过。

    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的乔真,一脸懵圈的看着扑腾的袁昭,他还一个大嘴巴子扇在乔真脸上,火辣辣的痛。但是袁昭要虐她千百遍,她也要对着袁昭如初恋。

    于是她还是紧紧的抱着袁昭,然后将他放回屋里的大床上,那张床又脏又乱,实在是有些不堪入目。

    袁昭身上也是又脏又乱,某些稍微干净的地方可以看出他的衣裳是月白色的,但如今已经被时光赋予新的色彩,灰色。

    袁昭绝望的看着屋顶,反正他也逃脱不了,吃吧,把他的肉吃完了,他就没有肉,也能解脱了。

    乔真可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她将袁昭放在床上,然后便出去了。

    袁昭松口气,小声的呜咽着,然后将脸埋进被褥里。

    约摸半刻时,乔真又端着红烧肉,肉汤还有一碗饭进来,她从桌子上艰难的找出可以放食盘的地方,然后抱起眼睛红红的袁昭,“吃肉吧。”

    袁昭看见肉便向扑上去,完全忘了自己还在乔真的怀里,险些便跌在地上。

    乔真堪堪将他抱稳,然后将他放在覆盖着一层灰的凳子上,“吃吧。”

    袁昭看向乔真,然后便用手拿起肉来狼吞虎咽。

    这些饭菜都是刚刚出炉的,还冒着腾腾的热气。乔真连忙阻拦袁昭的动作,看着他红彤彤的手,又捏着他的嘴强迫他张嘴,“你的嘴是麻了,都感觉不到疼的吗?”

    袁昭用油腻腻的手扒拉着乔真的手,“吃…吃,换。”

    乔真才不理他呢,端着食盘便出去,这里边太脏了,她要把袁昭偷出去,金屋藏…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