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网瘾少女vs心宽体胖的少年(18、完)
    ,!

    乔真一个刀眼横向秦昭,“别怂!”然后她便率先举手。

    主持人一眼便看见她微微蜷缩的手,然后便走到她身边,“方便透露一下您是其中的哪个吗?”

    “娘娘。”

    “这是给您的称号还是您的昵称?”

    “称号。”

    “咦?您身旁的这位也举手了,他是……?”主持人迟疑之下将话筒递凑到秦昭面前。

    乔真立马凑过去回道:“刀口哥。”

    “您与刀口哥是认识的朋友吗?”

    “……”乔真表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秦昭却是伸手接过话筒:“我是她的丈夫,而我开红,也是保护我的妻子,我并不觉得有错。”

    主持人接回话筒,又凑到杜柯与女主身边,“您二位是……?”

    杜柯:“碾木。”

    女主:“雾里看花。”

    杜柯又说道:“方才刀口哥说是保护他的妻子,但我认为我们并没有欺负过他的妻子。”

    羞辱来了!

    乔真连忙举手申请再多一个话筒,于是男女主共一个话筒,秦昭与乔真共一个话筒。

    杜柯嘴角的笑意很深,他说道:“而且我觉得以小见大,学弟这么睚眦必报不好哦。”

    乔真却是不服,她当即拿起话筒便反驳道:“学长不要总是含沙射影嘛,以小见大,难道他在现实生活也会杀你吗?学长说没有欺负我,我也觉得没有被欺负啊,况且只是污蔑而已,好几年前的事情了,谁整天没事会记仇记好几年呢。”

    “污蔑?学妹,话可不能乱说哦。”杜柯危险的眯上眼眸,在人群中锁定乔真的方向。

    秦昭不经意的拧眉,他想接过话筒却被乔真一爪子给拍回去。

    “既然学长不记得,那我便只好让学长想起来了。我之前的昵称是你最敬重的娘,在好几年前,大概五六年前吧,学长身边的雾里看花因为打黑龙的副本而污蔑我夺取奖励,有老玩家应该知道我当时并没有在意。可是在最近啊,学长身边的那个小姐姐却把当初的事情奉为游戏不公平的理由,这我便无法接受了。”

    乔真刚刚说完,李斯便举手发问,“你的昵称不是清纯女学生吗?”

    乔真羞红着脸低下头,“谁改名还没有个恶趣味呀。”

    然后便有人将几年前的事情与前些日子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刚刚那个说游戏还蛮公平的可爱女生举爪,然后弱弱的说道:“我是新玩家,之前娘娘好像还因为我和雾里看花争吵过。我当时以为是雾里看花抢了我的奖励,所以我便在狮吼频道质问她,她还说什么游戏便是这样,她也经历过。”

    李斯也想起几年前的事情,“大概六七年前吧,有一对师徒,师父叫碾木成土,徒弟叫雾里看花,确实有娘娘说的那一出,娘娘当时在暗黑之渊挂机,结果雾里看花因为过去被杀而在狮吼闹过,后来还将她的师父碾木成土带过去,后来师徒二人被刀口大大杀到退游。”

    一个丰腴的女人也举手招来话筒,“我是女王大喵,当年确实是有这事儿,只是我没想到两件事情居然是串联在一起的。”

    杜柯的眼神闪了闪,他看着乔真比小时候更加精致的面容,再想想如今乔真已不复小时候那般单纯,他终于克制不住内心的洪荒之力,仿佛看仇人般的看着乔真。“那么刀口做的是不是太过分?!居然私下给雾雾在工作上下绊子!”

    乔真惊疑的看向秦昭,只见他的神色有些难看,她当下也不再留任何情面,“我以为我丈夫做的实在是太过仁慈。三四年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花小姐做出那样不堪的事情呢?在论坛上败坏我的清誉,捕风捉影引导舆论在我身上泼脏水,是日子太过安逸让你觉得我很傻吗?”

    花间雾,哦也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大人,她的手已经有些轻颤。但当初事件那么严重,她也没能逃过一劫,所以她才会忍不住内心的黑暗,以最初的那件事情抹黑乔真。“说话还请拿出证据,否则您这可是诽谤。”

    乔真恶劣一笑,她的眉毛轻挑,完全是挑衅的姿态,“花小姐,您兴许是要回警察局看看个人档案。还有学长,哦不,是杜柯,多年没见,你识人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地浅显,你的小学妹最后再奉劝一句,你可长点心吧!”

    “不好意思了诸位,我将这里搅得一团乱,但是我复健的时候到了,请允许我提前离场。”乔真轻轻扯下秦昭的衣角。

    秦昭起身将乔真抱起来放在轮椅上,“告辞。”

    然后他便推着乔真离开,凌卫兴许是觉得无趣,便也跟着离场。

    而主持人则是很尴尬,好在他职业素质过硬,非但没有因此而冷场,反而因这件事将周年庆推上**。

    坐在轮椅上的乔真心情有些复杂,如果今日不是她在这里撕破脸,或者如果今天在的是原主,那秦昭不就闷不吭声任由旁人误会或是羞辱吗?那场面乔真只要想想,便觉得十分难受。

    她的奴才怎么可以任由旁人欺负呢?!

    这事儿回去之后,大致剧情便告一段落,而乔真也可以脱离万国无朝这个游戏,她现在就沉迷某个网游里的农场,整天除了种菜便是收菜,或是闲着的时候去凌卫那儿逗弄楚楚,总之日子过得不亦乐乎。

    但是好景不长,秦昭四十几岁的时候,因为车祸而身亡,而这个任务世界便如同破碎的镜子,粉身碎骨。

    乔真回到天界之后,郁闷了好长时间,因为她那时候还在收菜,她最后一块园圃的菜还没有收,简直是要逼死强迫症!她狠狠的撸一把楚楚背上的毛,最后跑到月老那儿絮絮叨叨的诉苦。

    “您说,太白上神是不是太过分了!最后连菜都没有让我收完!”

    月老悠哉悠哉的打理着他的红线,“去去去!别打扰我工作,新来的仙子办事比你厉害,我再牵完这几根红线,便能找菩提老儿饮酒下棋了。”

    乔真冷笑:“我今日若是阻拦您去饮酒下棋,怕是菩提老祖还得记我一份恩情。”

    月老停下手中的动作,他疑惑的问道:“为何?要知道如今的帝君请菩提老儿帮忙,还得周折一番。”

    “因为您的酒品实在是,无话可说。而且您的棋品…就一臭棋篓子。”乔真赌气憋得慌,连带着月老也要被她毒舌。

    月老气得长胡子一晃一晃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本神君与菩提私下交好几千年,难道会因这两件小事而磨损情谊吗!”

    如果当初菩提老祖没有把喝醉的月老倒挂在红绳树上,乔真也就信了,但是现实就是那么残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