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林昭自传
    ,!

    曾有算命先生断言,我命中注定灰暗无光,于是母亲便取“昭”字作名,我便成了林昭。

    年幼的我懵懵懂懂的,并不了解人们口中所说的妓子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我与母亲的存在,是污点,是不被世人瞧得起的。

    那时候家中清寒,虽然吃了上顿没下顿,还遭受其他孩童的屈辱,但我不以为意,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延续下去。

    直到八岁那年,母亲招惹了城里有钱有势的权贵,那权贵挺着油腻的肚子,想要对母亲上下其手,小小的我只懂得要制止他,却被推倒在地,我的脸上、头上很快就流淌下猩红的血液,粘稠的血液朦胧了我的眼,那时候我便觉得,这样的世界真是美啊,美好到让我想要舔舐自己的鲜血。

    我摸到一把刀,不出意外的,我杀了他,杀了那个想要羞辱母亲的肥胖男人。

    母亲并没有想要因此而抛弃我,这很好。可是母亲却要因为此事去对乔家的大帅曲意逢迎,只是为了压下我杀人的事件。

    乔大帅很好,他抬母亲为二姨太,衣食住行都按照夫人的制度供给母亲,连带着我,也受到乔府的庇护。但他没有接我去乔府,他说他这辈子最爱的便是他的女儿,不能让他的女儿受委屈。

    我觉得这也很好,我不用寄人篱下,不用担心自己的粗鄙会连累母亲。

    可是乔家的大小姐放假回来了,自从她回来之后,母亲看望我的次数逐渐少了,我的庇护也被克扣。母亲每见一次我,便憔悴许多,于是我便让母亲别再来看望我,我说我过得还好,其实不是,并不好,我被同学孤立,被邻居指点,更有酒鬼打我泄愤。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我都无力改变,转折在我八岁那年,乔家的大小姐想要将我带进乔府,母亲怕触怒她,她会对我更坏,于是便亲自将我送进乔家大小姐的院子。

    我看见她了,从别人嘴里听说过的乔家大小姐,她随意披了个外套便出来了,她的眉目柔和,一点儿也不像是别人嘴里的尖酸刻薄。可我还是推开她,我不想要待在这里,不要让她用我去折磨母亲。

    我跑进个院子里,我听见里头的女人在训斥下人,于是我便故意冲撞她,还挑衅她,最后落得个被打被骂被罚跪被浇冷水的下场,我觉得我快要死了,我大概是要下地狱的,因为手中曾染上过人命。

    可我没想到,那个乔家大小姐竟然救下九死一生的我,她往我嘴里塞了颗糖果,很甜很香,让我的脑袋都清醒了很多。我醒来之后,便学着隔壁家的胖狗向他娘撒泼一般的,我搅乱乔家大小姐的衣柜,踩脏她干净而且华美的衣裳。

    她气急了,我看着她的怒容,心中涌起一股成就感,我以为她会因此而放任着生病的我不管,可是她没有,她在向我做出隐晦的承诺,她说:“林昭小朋友,阿婆知道你想激怒阿婆,让阿婆撵你出去。但是阿婆不得不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而且有一个传统美德你可能没有听说过——敬老爱幼,先敬老阿婆才会爱幼,所以请你以后乖乖的听话好吗?”

    她会顺着我话语中的玩闹,我觉得她很有意思。而让我信任她的原因,是她的眼睛,一双干净而又清明的眼睛,像是没有瑕疵的宝石,真是想让人,占为己有啊。

    于是我一次次的出言挑衅,我在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她对我的包容,结果很好,她从不会责怪我,也不会责罚我,她仿佛是真将我像弟弟一般的对待,乔大帅将她的所作所为都看在眼里,于是便允许她带着我一起去y国。

    我知道她是出生高贵的大小姐,一个人在y国尚且天天啃面包,怎么可能会照顾好我呢。我在心里暗下决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至少在做饭上。

    可是去了y国之后,她便是像换了个人似的,她看着我的眼中饱含着讥讽与厌恶,可我的心并没有被刺痛,因为我觉得她不是我信任的乔真。

    这个“乔真”似乎是不屑于虐待我,于是她便随意雇佣了一个保姆,为我洗衣做饭。只是那个保姆似乎很不称职,公寓里的食物都被她带走,偶尔想起我便施舍一块面包。我差点饿死的那一回,是一个星期只有两块面包,庆幸的是,我可以喝水充饥。

    后来我晕倒在公寓,是邻居发现了我,他们叽里呱啦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出院之后,“乔真”送我去上学,我很开心,以为是她又变成我信任的乔真,可我的目光触及到她犹如看病毒的眼神之后,我的所有期待都破灭了。

    后来才知道,是邻居为我报警了,“乔真”才不得已将我送入学校。学校不是我的学校,我听不懂同学和老师在说什么,也猜不出大概的意思,那时候的我,也不记得恐慌是什么感受。我独来独往,沉默寡言,直到一个会h国语言的老教授,他亲自教我y国的语言,教我那些课程。

    三年的时间说过就过,“乔真”要回h国了,她走前问过我,要不要与她一起回去,我拒绝了,她不是我认识的乔真,从始至终都不是。

    又七年,因为母亲的想念,我回到h国。我听闻乔真喜欢安家的大少爷安隽,她还吃了闭门羹。我觉得我的乔真还是没有回来,是啊,时光让我以为,那个乔真是我的,专属我一个人的。

    直到那天我与乔大帅演习结束回乔府的时候,我看见之前还眼含讽刺的“乔真”,她的眉目不再锋利,恍若十年前的柔和,我很惊喜也很激动,我站在乔大帅的身后不敢说话,生怕又一不小心让她离去。

    同时我也很是气愤,她为什么要离开我十年!十年可以改变很多,唯独没有改变我对她的期待。她伪装的很好,成功的骗过乔大帅的眼睛,可是她骗不过我,十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让我将她柔和的眉眼凿在心上。

    她崴脚的时候正好在我的身旁,我鬼使神差的将腿收了回去,看着她跌坐在地上,我很内疚,怕她又因为此事而再次离开。

    我变得患得患失,我想远离她。凭什么她让我牵肠挂肚十年,一朝回来还能那般冷漠的对待我。

    我的乔真啊,她想方设法的用着自己的方法在帮助着我,她以为乔大帅看不出来,以为我看不出来,殊不知她的把戏早已被我们看穿。我的乔真啊,还傻的可爱。

    她用着治疗情伤的拙劣借口,又将我抛弃,一去便是六年。

    再等她回国,我便抛弃以前想要远离她的想法,既然回来,那便待在我的身边吧。即使是“乔真”,也要让她待在我的身边,与我一起等待我的乔真。

    接下来的几十年,我的乔真没有再变成“乔真”,但她似乎顾忌着什么,与我相敬如宾,这也很好,至少在我的身边。

    我的等待,唯有——乔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