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将军女儿vs妓子儿砸(12、加更)
    ,!

    林昭看着乔真的神色不像是作假,一时竟分辨不出乔真方才的歪倒是不是故意的。

    事情的发展并不是她所预料到的,她本来以为林昭会躲过去,这样她可以假装自己没站稳,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而林昭不按套路出牌,他接住她的时候,她脑子一抽,竟然真的狠狠地将扭着的脚踝踩下去。

    乔真将身子的重量都压在林昭的手臂上,内心早已哭成一只落水狗了。这个任务可能与她的脚踝犯冲,短短四个月不到,她已经扭伤脚两次了。“嘤嘤嘤…疼死我了。”

    “嘤?”林昭疑惑的看着乔真,呆滞的目光再配上他帅气的脸,一下子便戳中乔真的萌点。

    “就是哭哭。”

    “哭哭?”

    “就是……哎呀反正你也不懂问什么问呐!”

    乔真收敛起很丧的表情,她知道,正真的磨难今天才正式开始,男主安隽已经盯上她与林昭了。

    因着茶馆与乔府只有两条街之远,所以林昭便将着乔真回府。

    乔真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道:“林昭。”

    她喊着林昭,声音却是很轻,尾音像是消散在风中。

    “嗯。”林昭也轻轻的回应她。

    “以前的事情,对不起。”

    “嗯。”林昭模棱两可的回答,乔真并不是以前的乔真,他有这种直觉,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直觉。

    乔真却被林昭这回答给懵住了,原谅就是原谅,不原谅就是不原谅,嗯这种回答是几个意思?

    林昭将乔真带回乔府之后,弯腰打横抱起乔真,将她送回卧室,把她放在沙发上。“之前的药还有,我去拿。”

    “哦。”乔真还在纠结林昭刚刚的回答,到底是原谅她还是没有原谅她。

    她正心烦着呢,却看见悠哉悠哉的啃着瓜子的楚楚,她心中陡然升起不平衡的感觉,于是她决定辣手摧鼠。

    乔真拎起小仓鼠放在手心,然后两只手像是在搓汤圆似的不停地蹂躏着楚楚。“乖,让我泄愤。”

    失去柔顺的皮毛变成一只小汤圆的楚楚:

    乔真这才将楚楚放下来,然后剥一堆花生和瓜子放在矮桌上,“乖,这些都是你的。”

    于是楚楚雄赳赳气昂昂的又背着火柴去安府,虽然安大帅在被炸了书房之后,加强安府的防备,但他再如何防备,也防不住一个高智商而且会打地洞的仓鼠。

    所以安府,特别是安隽的一举一动,早已泄露给乔真。

    但是安隽怎么说也是这个世界的天道选出的男主,这意味着知己知彼,百战也不一定有一胜。所以乔真开始从男主的气运入手,若是女主不再喜欢安隽,安隽还可以是男主吗?

    林昭拿着膏药进乔真的卧室,便看见她目光呆滞的看着地面,他便主动将乔真的小腿握在手中,然后拉到自己面前,认真的给她的脚踝上药。

    乔真是被一股刺鼻的药味儿熏到回神的,她看着低头给她上药的林昭,“你知不知道在古代一个男人看女人的脚,都是要娶那个女人回家的?”

    林昭抬头看向乔真,他眼中仿佛是深邃的漩涡在吸引着乔真。“娶了大小姐又何妨?往后势必要养着大小姐一辈子的,与其养着大小姐一家几口,不如只养大小姐一个人来的划算。”

    乔真听得目瞪狗呆,这诡异的理由竟然还让她觉得很有道理,她抽了抽嘴角,“都说奸商奸商,你个军官怎么也那么小心眼?”

    “如夫人不比夫人,商场如战场不比战场。”林昭将药膏盒子的盖子给拧上,然后便直起他的大长腿。

    “呦,你很直白嘛。”乔真打趣道,却被那扑鼻的刺鼻味儿逼得连连后仰,“离我远一点,我的天,这味儿得要人命呐!”她说着又将自己的脚架的远远的。

    “晚上让下人帮你上药,我有事要办。”林昭简单交代下。

    乔真不耐烦的挥手:“去去去!”

    她实在是太讨厌那股味儿了,于是林昭便带着膏药出去了。

    今日那陷入墙壁的一枚子弹,正是拉开安家与乔家明争的序幕。

    于是为了一块牌子的楚楚铤而走险的在研究人员离开之后,它拖起一支有它身高那般长的管子,直到晚上,它才绕过重重险阻回到乔真的卧室。

    “吱吱吱。”

    这可是天赐良机啊,乔真也不必再想着从女主入手了。

    于是特工楚楚带着它的糖豆豆便去城西的某幢别墅外的草丛里定居了。

    乔真这次的扭伤比上一次还要严重,足足半个月还是没有恢复如初。可是她等不及了,事情越是拖沓越是让她不安。

    乔真用座机拨号,打进林昭的办公室,“回来,快点!”

    “嗯。”林昭放下电话,便起身穿好外套回乔府。

    乔真看着他在这么热的天也穿着外套,不由敬佩他的敬业。“你去召集记者朋友,带两支军队。”

    “好。”林昭并没有问乔真想要做什么,毕竟他在军队已经立足,也有足够的权利派遣军队。无论乔真想要做什么,都有他给兜着。

    林昭出去派遣军队与通知记者朋友,乔真则是将自己全副武装,这是她第一次要打压所谓的世界天道,一定要将一切都准备好,并且给男主来个出其不意。

    “走。”乔真的肩上挂着h国配制最好的照相机,她看着帅气的林昭。“以前的事,对不起。”

    她这一次并不是替“乔真”道歉,她在为自己的手贱而道歉,是她手贱调动时间让林昭遭受十年的苦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