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将军女儿vs妓子儿砸(11)
    ,!

    对乔大帅来,乔真最近干的事情实在是太棒了!不仅杀杀安家的锐气,还能为林昭拉拢一部分的势力。

    所以他又趁此给安家落井下石,将乔真介绍给各业界年轻有为的大帅哥们。乔真不再喜欢安隽之后,烂桃花更是一朵接一朵的来。

    而乔真这边撇清与安隽的关系,安大帅那边又发话让安隽去与乔真勾搭。

    这天乔真躲过乔大帅介绍的那些青年的邀约,与林昭在茶馆里大眼瞪小眼。乔真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可以逃过乔大帅的催婚,只能用林昭做挡箭牌。

    “我看你是命煞孤星,这辈子恐怕是没老婆的,才用你挡桃花的。”乔真一脸“我利用你是你的荣幸”的表情,说完还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林昭漫不经心的端起温热的茶杯,呼去茶水上漂浮的茶叶,浅呷几口,便转头看着外头的风景。

    艳阳高照,外头的树木都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生机勃勃,偶有飞鸟扑棱着翅膀路过他的视线。

    乔真见他看着外边不说话,以为是方才她说的太过直白,伤到林昭的小心灵,于是她又亡羊补牢,“哎,你别在意嘛,我也是天煞孤星,不用感到被孤立。”

    林昭听见乔真补救似的添话,转头看着乔真轻笑一声。他眼眸里仿佛有璀璨的星子从瞳孔中央绽放,像是释然。“大小姐果然是变了。”

    乔真呆愣的看着林昭的浅笑,一瞬间犹如百花在齐放。“啊?…嗯。”

    她回过神之后才发现林昭杯中的茶水早已喝完,而她在看过形形色色的美男子之后,居然犹如掌命司的小萌新一般对着任务对象犯花痴了!

    乔真展开桃花扇半遮住自个儿的脸,她需要用扇子挡住她尴尬的神情。

    世界很小,有多小?大概有乔真前几天才和安隽撇清楚关系,而安隽今天又送到眼前这般的小。

    安隽与合作伙伴有事情商谈,却看见笑意盈盈的乔真半遮脸坐在林昭对面。他深知乔真的喜欢可以给他带来多少利益,又可以给他造成多少损失。所以即使他不喜欢乔真,也无法容忍乔真的移情别恋。

    “真真?”

    乔真转头便看见安隽站在她身后,至于她为什么可以认出身后的人是安隽,是因为他的脸上有圆滚滚的两个字:“安隽”。

    她的心情一瞬间很是复杂,掌命司的五毛钱特效真是越来越…别具一格了。复杂过后,乔真下意识的放下桃花扇,打量安隽的面容,他属于文质彬彬的类型,这张脸十分具有欺骗性,毕竟安隽可是军队里的佼佼者啊。

    林昭挑眉看着安隽与乔真,默不作声的看着二人之间的发展,只是摩挲在杯壁上的拇指,昭示他并不平稳的心情。

    安隽看着乔真复杂的心情,不知是出于什么竟是在内心断定乔真还没有将他放下,他也适时的牵扯出一根让乔真走向他的线,“乔小姐,我希望你不喜欢我是真的,当然,如果是欲擒故纵,也希望你可以弄假成真。”

    林昭抬头看向安隽,二人的眼神在半空中发生碰撞,如果掌命司可以用一块钱的特效的话,二人的眼神应该可以冒出“滋滋”响的火花了。

    乔真对着安隽坐看右看,上看下看,前看后看,看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叹出一口气。

    安隽被看得莫名其妙,不由拧起眉,毫不留情的嘲讽:“乔小姐可是看出什么了?还是在装模作样的吸引目光?”

    林昭反驳道:“安大少自作多情的毛补没有改掉?”

    乔真却是出言反驳林昭:“安大少可没有自作多情,我方才确实是在看他,也没有看出什么来。”

    林昭握着茶杯的手略紧,安隽便是隐隐有些得意了。

    乔真又说道:“我想看看他出门有没有带脑子,看了半天愣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她展开扇子遮挡住脸上的嘲笑,“我实在是不该说出来,只是安大少太健忘,脑子那么好的东西出门怎么不带上呢?毕竟带着也没有人觊觎啊。”

    安隽内心憋着一团火,却是不想在林昭面前失了面子,他扯了扯嘴角,看不出半点尴尬。“乔小姐还是一如既往地的爱说笑。”

    乔真却是毫不留情面的怼道:“我当然爱说笑,我曾经将一个笑话说了六年,安大少早该适应了才对。”

    她站起身来抚平安隽黑色西装上的皱着,又替他紧了紧领带,“我啊,最爱说笑了,可若是旁人将我当笑话,那就要看看他能不能承担后果了。安大少,我们来日方长,不在乎这喝茶的时间,也好让你仔细瞧瞧,我是不是在欲擒故纵呢。”

    林昭从钱包中抽出百元大钞放在茶桌上,然后拎起乔真的包,拿起乔真的扇子,“大小姐我们该回去了。”

    乔真埋怨道:“我还没说完笑呢。”她心口不一的跟在林昭的身后离开了。

    安隽看着乔真的背影,那眼神像是淬了毒的针。只是他是一个大度的人,即使乔真狠狠的羞辱他,他也不会想方设法的还回去。因为他要做的,是毁掉她,还有毁掉林昭。

    林昭沉默的走在乔真的眼前,敏感的察觉到乔真在看着他的背影,他十分不自觉的挺直起腰板,每一步迈出去的距离都像是被精心测量过似的。

    乔真很是可惜的念叨:“明明才十八岁,正是萌帅萌帅的年纪,搞得那么成熟干嘛。”

    她没有发现,在她念叨出口之后,林昭挺直的背影僵住一瞬。

    某小仓鼠将脑袋放空,趴在坚果堆里醉生梦死。

    哦,玩脱了。

    乔真的内心仿佛有bgm在自动生成: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

    哦豁!乔真敏感的察觉到有人在暗处盯着她与林昭,石火电光的一瞥,一颗子弹带动着空气中涌流射向林昭心脏。

    乔真本能的要用桃花扇镶嵌的金块去挡子弹,却又急中生智,她狠下心歪着脚踝一脚踩下去,“哎呦!”

    林昭下意识的弯腰抱起即将跌落在地上的乔真,十分幸运的躲过那夺命的一枪。

    “嘭!”

    那是子弹打入墙壁的声音,林昭半扶着乔真,然后看着发出声响的地方,他若有所思的低头看着单脚站着的乔真。

    乔真抓住林昭的衣角,仰头看着他,急急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刚刚是什么声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