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将军女儿vs妓子儿砸(9)
    ,!

    乔真捣蒜似的点头,对林昭的见解表示十二分赞同。

    收到警告的乔真像是被点了暂停键一般,她点着的头突然卡住,眼神一凝,“你往哪看与我何关?我不过是随便说了几句。”

    林昭并不在意她态度突然的转变,“那还是往以前看吧,总有一些事情刻骨铭心,若是不能剔除,怎么一身轻的往后走?”

    别呀!以前的事情咱不都说好了不去看的吗?乔真冷淡的“嗯”

    了一声,心里却像是有一个陀螺在折腾着。“还不出去?”

    林昭沉默的看了眼乔真,之后便出去了。

    自此以后,乔真与林昭的关系像是缓和下来,乔大帅每次回家也不用像打仗一样的战战兢兢,哦,乔大帅觉得打仗都没有乔真向林昭开炮时的那般轰烈。

    乔真也很少再去提及安家的那位,美名其曰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她需要去淡忘以前的喜欢。她也和芸姨太打过交道,芸姨太没有十年前的唯唯诺诺,整个人焕然一新,自信且优雅,二人相处起来的模式像是朋友。

    乔真没有暴露自己是乔大帅女儿的身份,所以与同事相处起来没有什么包袱。她在报社混的风生水起,有关社会上的报导,她的某些意见也能被采纳。

    转眼三个月过去,这天,乔大帅派林昭保护乔真出去添些夏日穿的衣裙,“乔真”的衣柜里的多半都是刻板的工作服,所以乔真并没有拒绝。

    乔真还是一如既往地的喜欢逛街,特别是在有人帮她拎袋子的情况下,她可以踩着两寸高的高跟鞋走六个小时。

    “没想到这家店还在啊。”

    她说的是当初给林昭定做虎衣虎鞋的那家长衫店,老板还是那个带着圆眼镜的老板。可惜当初因为乔真的手贱,错过了小林昭穿虎衣虎鞋的模样。

    林昭拎着大包小包,他的目光有些深沉。“大小姐要进去看看吗?”

    “不去了,我又不穿长衫。”乔真踩着高跟鞋啪嗒啪嗒从林昭身边路过,错过他眼中的暗光。

    有个穿着军装的男人阔步走到林昭身边,附耳小声的说着什么,还小心的抬起眼皮子看了乔真一眼。

    乔真又不是瞎,自然是看见了,“有事?那便先回去吧。”

    林昭将大包小包递给军官,然后带着乔真回车上,“回府。”

    乔真拿着方才买的桃花扇把玩,展开又合上,合上又展开,玩儿的不亦乐乎。她才不关心刚刚那军官说的什么事儿呢,她若是想知道,只管问楚楚就好了。

    远在大帅府的楚楚:

    啃着瓜子的楚楚翻了个白眼,

    突然充满希望的楚楚,咽下嘴里的瓜子,

    楚楚雄赳赳气昂昂的从乔府的厨房里偷走火柴,谁也没有看见这娇小灵活的身影正在向安府前行。

    林昭到底是没有问过乔真什么,只是回到乔府以后,乔真便迎来乔大帅恨铁不成钢质问:“真真!爸爸以为你是真的放下了,但是、但是你为什么要……!”

    乔真无辜的端坐在沙发上,看着乔大帅气急的在她面前徘徊,“我是放下了呀,但是我偷资料的时候,还没有放下啊。爸爸放心吧,我闯的祸,我自己会收拾的,绝对不会让爸爸有损一兵一卒。”

    乔大帅信了乔真的鬼话那才有鬼,可是打心底对乔真责怪不起来,当初是他被猪油蒙了心的要把乔真送出国留学,也是他猪油蒙了心的故意让她与安家的几个少爷见面,谁知道乔真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安隽。

    林昭也出言劝道:“伯父,事已至此,再追究责任也迟了,还是想想应对之策吧,既然大小姐说她有法子,咱们不妨等上一等。”

    乔真信任楚楚就像是信任她的老爹一般(并非乔大帅),所以好整以暇的煮上一壶咖啡,还问道:“你们要喝吗?”

    乔大帅哪有心思再去喝什么咖啡,他不放心的问道:“真真啊,你说的法子是个什么法子?你告诉爸爸,没准爸爸还能帮你呢?”

    乔真能说吗?她的法子就是让楚楚这只小仓鼠去偷回或者是毁掉资料。她意味深长的看向乔大帅,缓缓说出几个字来:“山人自有妙计。”

    乔大帅的副官来与乔大帅说些什么,只见乔大帅震惊的看向乔真,然后像是癫狂一般的哈哈哈个不停,最后猛一拍大腿,“好哇,果然虎父无犬女!”

    林昭也是神色复杂的看向乔真。

    乔真满脑袋都是问号,啥虎父无犬女?

    远在安府墙角的小仓鼠邪魅一笑,

    “噗——”乔真嘴里的咖啡突然喷了出来,“咳咳咳……”她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后,才装逼似的将右腿交叠在左腿上,“爸爸,有一句话我不说,但你应该已经感受到了,我并不犬,只是懒得虎而已。”

    乔大帅觉得女儿这个模样简直是大放光彩,“既然真真对安家的那崽子已经放下了,明天爸爸就介绍些下属给你认识。也让他们看看,我乔武鸣的闺女绝对不是空有美貌的女人!”

    “爸爸!”乔真无奈的说道:“既然我能靠脸吃饭,为什么靠才华呢?还有,您也别折腾那些,我现在还无意结婚。”

    “唉,就是认识一下,你娘…”

    “爸爸!你怎么骂人呐?!”

    乔大帅一瞪乔真,霎时间什么伤感都消失殆尽,“爸爸是说,你娘十八岁就生下你了,你呢?二十八岁还没结婚!”

    “我娘十八岁生我,在那时候本来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林昭看着乔真与乔大帅拌嘴的模样,在无人注意的时候扯了扯嘴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