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将军女儿vs妓子儿砸(1)
    ,!

    乔真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输人不输阵,你就算想要也不要说出来啊!难道我不要面子的吗?”

    “吱吱吱。”

    乔真被小仓鼠一噎,懒得理它。她揪着小童的衣襟,凶狠的问道:“太白金星呢?他让我来,他自己不在。你们耍我呢!”

    “咳。”

    乔真放下小童的衣襟,顺便帮他抚平衣服上的皱褶,然后温顺的笑着转身,“早上好呀,太白上神。”

    “嗯。”太白金星应下一声,便去查看他的炉子,果不其然,早已空空如也。

    乔真将魔爪伸过去拎住小仓鼠的尾巴,将它倒吊着递向太白金星,苦着脸道:“小仙交出罪魁祸首,可不可以不要罚我?”

    太白金星从他摆放仙丹的架子上又拿出几只瓶瓶罐罐,“要本君原谅你还有你的宠物,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去领取掌命司的第九百九十九号连环任务,本君手中的这些,也都给你们。并且任务完成之后,还有奖励。”

    乔真看着眼前的大馅饼,眨巴眨巴眼睛疑惑道:“那么好的吗?”

    太白金星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若是这般,那必然有许多仙子趋之若鹜了。这环任务还有风险,若是成功了,你便能一步登天,晋封上神,与本君平起平坐,还能拥有这六界独一份的殊荣。若是失败——”他用拂尘指了指天上,“就全看上头的心情了。”

    乔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她喜欢跌宕起伏的生活,可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她拧着眉,思索着该如何舍取。

    太白金星又一改慈善之色,他冷下一张老脸,深厚的法令纹显得他十分凶狠,“你若是不去,本君的丹药你又该如何偿还!”

    乔真虽然只是个默默无闻的仙子,可她有对很厉害的爹娘,虽然爹娘将她抛弃在天界,两个人去人界过二人世界了,可乔真也不是那么好拿捏的。她一把扯住太白金星的胡子,用着比他更凶狠的语气道:“您这是铁了心的要让我去呀?讲!是不是图谋不轨!”

    太白金星见恐吓这一招不好使,只得好声好气的劝道:“这也是乾坤镜的昭示,整个天界,竟只有你一人有渡那人过劫的一线希望,你若不去,那便是一条性命,一颗星辰的消陨。”

    乔真松开太白金星的胡子,“你早这般说,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吗?这乾坤镜还真是能搞事情,只有我能,为何不干脆让我姑姑去?岂不是更有希望?”

    “天道与女娲娘娘岂是……”

    “嘭——滋滋滋。”

    一道天雷似是有灵识一般劈在乔真的天灵盖上。

    乔真呆呆愣愣的张开嘴巴,吐出一口糊味的黑气:“呼~”

    太白金星看着乔真头上竖起的头发,还有她原原本本白净的脸蛋也跟抹了碳一般的黑,结结巴巴道:“岂是,岂是你能,置喙的…”

    乔真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四肢发麻,重心不稳便跌落在地上,被虚浮的云雾给挡住了身形。天道,姑姑,我错了,求你们原谅童言无忌的我…

    待太白金星等上半柱香的时候,还是没有看见乔真从地上爬起来,他艰难的弯下老腰,仔细一看,这地上哪儿还有乔真的身影!连带着小仓鼠也不知所踪。

    “咳咳咳……”乔真是被嗓间的痒意给咳醒的,她睁开眼便看见复古式的大床,还有略带先进的油灯,如若她没有猜错,这应该是某个位面的民国。

    “小姐,小姐醒了!”丫鬟碧芽喜出望外的喊道。

    乔真被她的声音吵的有些头疼,她扶着额头,蹙起弯月眉,“闭嘴。”

    “吱吱吱”

    “呀——!小姐!有老鼠!”碧芽惊吓的尖叫着后退,眼中满是惊恐。

    “shut up!”乔真忍不住提高了音调,“出去!”

    碧芽被乔真吼地差点哭了出来,她伸出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缩着脖子出去了。

    乔真此时只想感谢天界掌命司的设定,被穿越的人员的性格都可以被虚化。这样一来,既可以不用担心被别人识破,也可以帮助仙子事半功倍。

    “吱吱吱。”小仓鼠的尾巴翘着,接收着这个世界的资料。

    乔真在脑海中接收着这个世界的资料,不得不用蠢货二字来形容原主。

    原主在去良城的途中,被贴身丫鬟碧芽毒哑了卖入戏班子,可戏班子不唱戏还能做什么?私下里做些粗活儿呗!原主几番想要逃跑,却被毒打的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

    而这个世界的男主曾在那个戏班子听过几场戏,原主被男主的相貌所吸引,更是因为男主可以帮助她回家,所以原主便在勾引男主挑衅女主的路上越作越死。

    乔真并不想浪费时间来吐槽原主,她更关心的是这次她的任务对象。

    “吱吱吱。”

    “吱吱吱。”

    乔真只觉得脑袋更疼了,眼前开始出现星星点点的黑色,还没等乔真去判断这是要眼瞎还是什么情况,她已经失去意识,头重脚轻的倒在地上了。

    “吱吱吱——”小仓鼠凄怆的喊道。

    再等乔真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她扯了扯自己冷冰冰的手,发现有一只针戳进她的手背,再往上看去,床头还吊着一只药瓶。

    呼~还好只是病了,不是瞎了。

    “小姐,您醒了。”碧芽昨日被乔真呵斥过,今日便学乖放低了声音。

    乔真低低的应下一声,“嗯。”然后便费力的坐了起来,而碧芽却是纹丝不动。“眼瞎了看不见本小姐要起身吗?!”

    碧芽唯唯诺诺的应道:“是!是!”然后便往乔真身后塞了个软枕。

    “我父亲呢?”乔真问道。

    碧芽吞吞吐吐道:“将军,将军在芸姨娘那儿。”

    “哦。”乔真不咸不淡的应下,她脑海里的资料还记载着,原主意气用事离家出走去良城,少不得这碧芽的挑拨。

    只可惜,此乔真非彼乔真。乔真淡淡的瞥了一眼碧芽,“母亲死去多年,父亲也该找个知冷知热的人了。”

    碧芽不解道:“您不怕将军立芸姨娘为妻,便冷落了您吗?”

    乔真阴阳怪气的笑了声,“本小姐记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倒还没听说过哪家的女儿能对父亲的婚事有所置喙的。百善以孝为先,莫不国内的文化革命就是教你怎么把良知喂进狗肚子里?”她看向碧芽轻蔑道:“亏得父亲还说你读过两三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