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度假世界。(12)
    老人似乎有些不能理解,但他并没有质疑。小说网..“你好,我叫赛里斯。”

    乔真也有礼貌的自我介绍,“您好,我叫瑞尔乔。”

    老人乐呵呵的坐在附近的长椅上,等乔真离开以后他也差不多离开。

    就在两个星期的相处之下,老人与乔真的相处也更像朋友一般,直到乔真因为设计稿的事情而离开的有些迟,正好碰见来接老人的男人。

    “这是我的儿子,拉奥。”

    “您好,我叫瑞尔乔。”

    拉奥是很英俊的歪果仁,至少在乔真看来是如此。“很感谢你这几天晚上照顾我的父亲,非常感谢。”

    乔真礼貌而又疏离的笑着,“不客气,我只是举手之劳。”

    赛里斯热情的提议道“瑞尔,你愿意到我们家做客吗?”

    乔真点头,“荣幸之至。”

    上次赛里斯问乔真“你知道我是谁吗?”的时候,乔真对赛里斯的身份便有些起疑,按照惯例,问出这句话的人的身份肯定不低。她可是个心机r,所以一直装作不在意的模样,就等着赛里斯掉马甲呢。

    第二天中午乔真便到赛里斯的家里做客,她还看见了比拉奥更帅的男人!是个华国人,叫什么暂时不知道。

    赛里斯解释道“这是我儿子救回来的男人,他似乎脑袋有些问题。”

    明昭在看见乔真的时候,瞬间跑过去抱住她,一个将近一米九的男人呜呜咽咽的哭个不停,“老师,我好害怕呀呜呜呜…”

    乔真犹如石化一般,她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叫什么?”

    明昭抽抽噎噎的,“明鲤。”

    乔真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她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明鲤?!”

    明昭点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你带我去医院,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在这里了,呜呜呜我好害怕呀!”

    真正的明鲤在这里,那在明家院子里的明鲤是谁?换魂**吗?

    赛里斯提供了个房间让乔真与“明鲤”单独相处。乔真现在是有些风中凌乱的,如果眼前的男人是明鲤,那华国那个三岁的是谁?

    乔真的目光看向眼前一米八几、瞎几把帅都能帅到没朋友的男人身上。“你…真的是明鲤?”她这么一问觉得自己有些智障,于是换了个更直截了当的问法,“你怎么证明你是明鲤?”

    眼前的男人皱皱眉,就能让乔真平白升起一股内疚感。真是…颜狗的悲哀啊!她警告自己要稳住,不能心软。

    男人掰着手指头开始一一列出他和乔真的那些过往,“我上幼儿园的第一天是你把我送到班级,我还给你送过巧克力,玫瑰花,还有自己剪出来的小兔子。小说网..我叔叔叫明言,我爸爸叫明语,妈妈叫哈尼,我敲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乔真没有立刻去断定,“这能证明什么,这些只要稍微查一下,大家就都能知道的事情,而且明鲤喜欢我的事情,幼儿园所有人都知道。”

    眼前的男人委屈的蹲在床边,两只胳膊抱着膝盖撅着屁股。

    这下乔真能相信眼前的男人就是明鲤了,原主在拒绝明鲤周六一起出去玩的邀请的时候,明鲤便会撅着屁股蹲在幼儿园门口守着她,和眼前一模一样。

    “好了,我信你了。”但眼前的男人哪有明鲤的外表可爱?所以乔真还是很难用诱哄小孩的语气去和他说话。

    男人的眼眸一瞬间亮了亮,他站起来蹦跶两下,“真的吗?”

    “真的真的!”乔真拉着他让他站好,“以后做事情稳重一点,你现在那么高,已经长大了,所以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不高兴就蹲下来。”

    “嗯!”眼前的男人郑重的应一声,他板着脸,倒真是有几分气势。

    乔真带着他出去,“赛里斯,很高兴今天来这里做客。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额,在华国的朋友,他应该是在这里遭遇不测,然后失忆了,我想带他回去找他的亲戚朋友。”

    赛里斯与拉奥相互交流几句便同意了,“那好吧。”

    “谢谢。”乔真真诚的道了声谢,然后在赛里斯这里用过午饭,便带着男人回酒店,两个人当然是住同一间。即使有一米八几的个头,也改变不了他三四岁的心理,乔真觉得好心累,说好的度假世界,又搞出什么非科学的事情了。

    暂且还是称呼他为真明鲤吧,真明鲤跟乔真回到酒店以后,他便暗自欣喜着,“我现在和你一样大哟,我可以追求你吗?”

    乔真干脆利落的拒绝,“不可以,我喜欢总裁,但你现在连个一毛钱的收入都没有,你能养活我吗?”

    真明鲤失落的摇摇头,眼神黯淡下去,他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抓耳挠腮的在想着些什么。

    乔真最近在忙比赛的事情,所以没有太多的注意力去关注真明鲤。

    真明鲤在乔真没注意的时候,他向酒店的服务员要来毛笔、墨锭、砚台还有大张的纸,让服务员一并记在乔真的账上。他带着笔墨纸砚去附近的公园。

    他有很高的语言天赋还有很好的记忆力,当初他带着乔真在书房里看的那些书,他不仅能看懂,甚至是能原封不动的记下。所以他直接在纸上写下一串类似于“打广告”的语言,然后开始在宣纸上龙飞凤舞。

    真明鲤的书法也很好,特别是他拥有成人的身高和臂力的时候,简直如虎添翼,本就青涩的写法瞬间添了几分锋利。

    逐渐有人围聚过去,开始和他交流,再然后便有人出钱买他的字,再往后半个小时,以他为中心人群围成一个圈。

    乔真意识到男人不在房间的时候已经是他离开半个小时以后,她匆匆忙忙的放下手上的设计图稿,找到服务员问下一圈才知道男人的去处。

    等她到公园的时候,只看见人群围聚,她又急又怕,明鲤实际上才三岁,她难以想象一个思想不成熟又长得帅气的男人走在外边会遭遇到什么。

    “明鲤!”乔真两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的形状,“明鲤!”

    人群嘈杂的声音将乔真的喊声盖下去,而从人群里出来的金发碧眸的女郎手里拿着折叠的宣纸出来,乔真连忙抢过去看看里边的字迹,正是浣溪春书房里明鲤平时练字的字迹,只是说了几分成年男人的力道。

    她把宣纸囫囵还给女郎,然后便用巧劲钻进人群,她记得满头大汗,明鲤却没心没肺的接着买字的人递过去的钱。

    乔真顾不得什么形象,她上去对着男人又掐又打,“你跑哪儿去了?!知不知道我会担心你?为什么一声不吭就出来,以前教育你的是不是都当耳边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