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度假世界。(10)
    奇葩亲戚被明言派来的人收拾了,乔妈妈也找到工作每天不必闲到发慌,乔真也要因为明氏的工作而忙碌起来。

    至于明鲤,没有人知道他小小身体里的芯子已经换过了。

    乔真周一便去明氏上班,顺便关注一下抄袭事件的动态,还没等她探出什么来,乔真便与周若筠被喊到沈总监办公室。

    周若筠倒是看不出任何的心虚,可乔真也没有气短的必要。

    沈总监看见两个人顿时一片头疼,周若筠是设计部最有前途的设计师,乔真是总裁亲自提名塞到设计部的员工。她端起办公桌上的咖啡,“公司的录像在那一段时间出现异常,所以不管是乔真抄袭或是周若筠抄袭,都没有明确的证据。设计师这个行业最忌讳的便是抄袭,特别是原封不动的抄袭,事关你们的职业生涯,我也不能大意的做下决定,今天下午明总会到会议室旁听你们的理念,所以你们现在还有五个小时做准备。”

    “我接受。”乔真心如止水的答应,设计稿是她画出来的,理念虽然简单但对普通人的认知还是有挑战性的。

    周若筠也不甘示弱的答应,“好,这件事情给沈总监添麻烦了。”

    沈总监挑了挑眉,“出去吧。”

    乔真与周若筠出去,周若筠临走前还瞪了乔真一眼。

    “啧啧啧。”乔真只觉得三观被刷新了,抄袭了别人的稿图还敢理直气壮的示威,不知道她是真有底气还是单蠢。

    周若筠忙得连喝杯咖啡的时间都没有,反观乔真,抱着个手机刷着网络剧,还订了个外卖,悠哉悠哉的。

    明言来视察的时候正好看见乔真翘着个二郎腿,美滋滋的吹着空调啃着鸭脖看着连续网络剧。他伸手在乔真的办公桌上敲了两下,“稿子画好了?”

    乔真挑眉看向明言,她从抽屉里拿出她的设计稿,“随你用。”

    那些稿子都是她连夜在明家院子里赶出来的,而且上色大胆,风格也很迥异,给人视觉的冲击也很强烈。确认过眼神,是吸引目光的颜色。

    明言带走稿子。

    下午两点的时候,乔真与周若筠都带着她们的图稿进会议室。

    沈总监淡淡的说了句:“你们两商量下谁先。”她说完斜眼看了下明言。

    乔真歪头看了看手里的图稿,“我无所谓,看周小姐的意思吧。”

    周若筠说到底还是有些紧张的,但越紧张她越是要沉得住气。“那让我先吧,我准备的应该比乔小姐充分。”

    乔真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便站在一旁听周若筠瞎几把扯。她听得昏昏欲睡的时候,周若筠终于结束了她的表演。

    沈总监看不得乔真一副拽拽的模样,呵斥道:“认真点!”

    乔真将手里的图稿给沈总监一份,再给明言一份,她展开大幅的图稿,将裙摆上的三个图案融合到投影上,又在白板上写下一个“祭”字。“三幅图其实并不是随手乱画,而是道家符纸上的图案,融合在一起便是一个祭字形。而这幅图并没有那么多的花花理念,我只是纯属想将西方风格与东方的道学融合在一起,很大胆的想法,但是不可否认,初稿绘画的还不错。”

    明言挑了挑眉,“初稿?”

    乔真点了下头,“是的,初稿。”她将手里的大幅图稿翻到背面,展开的是她全新的构造,甚至是一整个系列。“没有明确的证据,也没有特定的理念,本就很难判断谁抄袭,毕竟同一个作品,每个人看都有不同的感受。但是在原基础那样青雉的手法上做出更完善,甚至是更完整的设计,这才是最好的证据,不是吗?”

    “啪、啪、啪。”明言抬手拍了三次,掌声清脆,“是,这是最好的证据,沈总监觉得呢?”

    他并没有等待沈总监的回答,直接起身推门,对乔真留下句“来我办公室一趟”便离开。

    沈总监在路过周若筠的时候失望的叹一声,“你是设计部我最看好的一个,可惜,毁在一念之差。”

    周若筠顿时红了眼。

    乔真也没有逗留,她拿着设计稿推门离开,又半路返回,“当你去认可我的作品的时候,你便已经承认输了。”

    周若筠抄袭乔真无非是觉得乔真设计的很好,并且她追赶不上,否则她为什么要抄袭乔真的图稿,企图占为己有呢?

    乔真出去便奔向明言的办公室,她推门进去,“总裁?”

    明言扬了扬下颚示意乔真坐下,“让你照顾明鲤实在是有些小材大用,最近还轻松吗?”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邀请函,“这是莫若托先生举办的比赛,我想让你代表公司去参赛。”

    乔真坐在明言对面,接过他手里的邀请函,她撇嘴摇了摇头,“莫若托先生?我恐怕不能胜任,抱歉。”

    明言有些诧异,“是吗?我以为你会对第一名的六十万感兴趣。”他伸手作势要抽出乔真手里的邀请函。

    乔真松松的手指骤然一紧,她一本正经的说道:“是的,我非常感兴趣。您也看见我刚刚的图稿,实不相瞒,我还有很多创意没有画出来,还有一些刺绣的技巧也没有展现出来,您不会忍心看着一颗明珠蒙尘吧?”

    明言凝重的摇头,“不,即使有再强悍的实力,也抵不过自身的不自信。这可是莫若托大师举办的,在设计界举足轻重,怎么可以任由你去胡来呢?”

    为钱可以抛弃节操的乔真瞬间苦巴巴着一张小脸,“明总,总裁,刚刚都是我妄自菲薄,我自我谦虚一下也不可以吗?谦虚是咱们的传统美德呀!”

    明言抿唇憋笑,松开要抽邀请函的手,“既然如此,我等你的好消息。”

    乔真在明氏洗清自己,明鲤在幼儿园也没有闲着。

    明鲤随身带着儿童手机,用来发短信或是打电话非常方便,所以他趁课间十五分钟的时候去卫生间给他的心腹发了条消息,报了句平安。

    鬼知道明鲤现在有多么的崩溃,整天都混在一群小豆丁里,蠢的不行,而且以前的明鲤还很绅士,在班级里人缘特别好,所以有很多小姑娘想和他玩。

    但此明鲤非彼明鲤,他要是能玩的起来才怪,而且这群小豆丁也不会看脸色,稍不如意就哭唧唧的告状。

    现在乔真代替明鲤监护人的职务,他会让乔真经历他被请家长这样丢人的事情吗?绝对不可以!

    所以明鲤只能按捺下心里的烦躁,然后帮同班的小豆丁搭积木什么的。

    远在m国的黑衣男人看着手机里冒出来的短信,连日的担忧终于烟消云散,“去查这个号码的地址,尽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