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度假世界。(8)
    ,精彩无弹窗免费!

    年龄是不可跨越的鸿沟,这点明鲤在喜欢上乔真以后便意识到了。但是在他的心里,现在是乔真最好的年纪,等他长大以后,在最好的年纪追求老去的乔真,肯定能事半功倍。

    奇葩思想。

    到底是小孩子,单纯如斯。

    明鲤只是意识到年龄阻拦着他和乔真在一起,可真正阻拦他们的,从来都不是年龄,而是世俗。处于世俗,有悖世俗,于是最后被俗世抛弃。

    乔真揉了揉明鲤的脑袋,她今天走了一天,有一截路还是她抱着明鲤走的,累意席卷,她张嘴打了个哈欠,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我来给你吹头发,干了以后刷牙洗脸睡觉,好吗?”

    “好。”明鲤乖巧的点了下头。

    乔真用吹风机吹干他的头发,然后拍了拍他的背,把他撵去卫生间,之后自己愣怔的吹着湿漉漉的披在肩上的长发。

    明鲤对她的感情不像是普通孩子对一个幼儿园老师的喜欢,甚至越来越偏,倒有几分像是…是楚昭的影子。

    “唉——”她浓重的一声叹息,这分明是度假世界,哪有什么任务对象?明鲤对她的感情太炙热,让她胡思乱想了。

    明鲤哒哒的回来,乖巧的爬上乔真的床,他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那个…这个床好高呀,我有点害怕。”

    乔真打量着床的高度,的确有些高。明鲤自己的床大概才三十厘米高,乔真的床都快一米了,而且还没有护栏,摔下来可是很严重的问题。

    “没事,我给你垫几个枕头。”乔真从衣柜里拔出几个枕头,然后放在床的三边,顺便搬椅子用椅背挡住床沿,二层保护明鲤这个重点成员。

    明鲤原本期待的眼神一点一点黯淡下去,他气鼓鼓的坐在薄被里,“哼!”之后便缩进被窝生闷气。

    乔真没有理他,直接抱着枕头还有薄被去客厅,她将整个人都埋在沙发里,蜷缩成一团,她心里是有点难受的,说不上来的滋味,总之有些复杂。

    夜深人静的时候,小小的身影顺着床沿滑下来,抱着枕头偷偷摸摸的潜进客厅,又偷偷摸摸的爬上沙发。

    乔真睡的是最长的一个沙发,明鲤便睡着乔真身旁的那个短沙发上。

    半夜乔真口渴起来准备倒水喝的时候,因为没有看清所以直接走过去了,等回来的时候,才看见她身旁的沙发上鼓了一小团。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又弯腰把明鲤抱到大床上去。

    明鲤迷迷糊糊的拉住乔真的衣摆,哼哼唧唧的带着几分难受。

    乔真打开床头的小灯,发现明鲤的脸蛋红彤彤的,伸手去摸,掌心滚烫,她立刻开灯给明鲤穿上衣服,自己随意披了件外套,便带着包送明鲤去医院。

    她倒是想用糖豆豆,但明鲤实在是太小了,她控制不住量,明鲤要是小身板承担不住,他会没命的!

    等到医院以后,乔真挂号又耗费半个小时,明鲤也越来越严重,后来是好心人给乔真让了个位置,她忙不迭的说了几声谢谢,这才抱着明鲤,带着挂号的单据去医生那儿。

    明鲤倒也还有几分意识,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这是哪里?”

    只是四个字,便气喘吁吁。

    乔真拍着他的背哄着,“这里是医院,你生病了,好好听话好吗?”

    明鲤若有若无的“嗯”了声。

    医生让护士给乔真送去体温计,乔真一边哄着明鲤,一边帮他固定着嘴里的体温计,等护士提醒的时候,她才把体温计递给医生,随后担心的问道:“医生,他烧多少度?”

    医生甩了甩体温计,然后又甩了甩,“这,这是正常体温啊。”他又拿了根体温计给乔真,“给他夹在腋窝下。”

    “好。”乔真言听计从,毕竟明鲤看着好像非常严重,哪儿还有时间让她浪费,万一烧傻了岂不是罪过?

    腋窝下的体温计取出来递给医生的时候,医生的眉头拧的更紧了,“没有发烧,两个体温计都是正常温度。”

    乔真拿过体温计自己看,的确是正常温度,可她又不是一点医学常识都不懂,相反,她医术还不差啊,看也看的出来明鲤这是发烧才会脸红乏力。

    可事实证明,明鲤的体温怎么测量都是正常的,即使是在护士的帮助下,体温计感受到的依旧是正常人体的温度。

    “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乔真歉意的对着护士道歉。

    护士只是摇头叹息,仿佛明鲤是个将死之人,没有希望救下来了。

    乔真抱着明鲤又匆匆忙忙的打车回去,她直接把明鲤放在床上,给他渡了点仙力,明鲤起先情况有些好转,但是随之而来便是更烫手的温度。

    这肯定不是正常情况,摸着这么烫手用体温计却检测不出来。

    乔真:

    小二:

    那本源就是明鲤。

    乔真这下不慌不忙的坐在椅子上,就等着明鲤出现什么情况。

    真是糟心。说好是渡劫世界的,这是她浪的第一个星期,就爆发抄袭事件还有明鲤的事件,抄袭事件她可以随公司而去,但明鲤的事情她不可能不管呀,毕竟明鲤现在可是她的衣食父母。

    实在没有办法,乔真去卫生间端了些凉水过来,然后用凉毛巾敷在明鲤的脑门上,如此反复,天已经蒙蒙亮。

    明鲤的脸色也恢复如常,只是浓密又短的眉毛依旧紧紧的拧着。

    乔真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预感,总感觉又是系统的一个圈套。

    不管了。

    管他是圈套,还是不是圈套的,乔真现在都是实力碾压系统还有主系统,与其纠结这些摸不着头脑的东西,不如盘腿坐在月光下修炼一会儿。

    说做就做,乔真当真在窗户旁边晒月光晒了一个晚上。

    等凌晨五点的时候,她终于受不住往床上一摊,犹如咸鱼。

    明鲤…哦不,现在应该喊他明昭,也不对,他就是乔真恢复了所有记忆的任务对象,暂时还是亲切的以明鲤称呼吧。

    明鲤看着身旁睡的安稳的乔真,他轻轻柔柔的起身将她的包还有其他东西都放回原位,顺便消除她出过门的痕迹。

    等乔真醒来的时候是十点了,她看着身旁空空的薄被,立刻爬起身去客厅,看见明鲤站在矮凳上,趴在水池边洗水果。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乔真几步上前将手心贴在明鲤的额头上,发现温度已经恢复如常,她这才偷偷的松了口气。

    明鲤则是奇怪的看着她,奶声奶气的问道:“我没有哪里不舒服呀,乔真真你怎么了?”

    乔真……直觉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