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度假世界。(6)
    ,精彩小说免费!

    等回到浣溪春以后,乔真便掂量着要不要今天事情告诉明言。

    明言看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挑了挑眉,“乔小姐?”

    乔真拍了拍明鲤的背,“你先去写作业,我一会儿过去。”

    明鲤离开以后,明言又追问,“乔小姐,有话不妨直说。”

    乔真脸上出现类似于歉疚的表情,“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我去接明鲤,发现他情绪不对劲就追问了几句,发现因为我之前的那些事情令办公室里一些老师……明鲤倒水的时候正好听见,我怀疑他们是故意的。”

    明言放下手中的笔,“怀疑他们是故意让明鲤听见?”

    “是。”乔真点了下头,“明鲤喜欢我从没有掩饰过,可办公室里之前并没有任何风言风语。偏偏让明鲤听见,我很难不产生怀疑。”

    明言点了下头,“这件事情我会让人去查,乔小姐有心了。”

    乔真转身去找明鲤,陪他写作业,陪他搭积木,陪他玩游戏,陪他荡秋千,陪他看小说,陪他讲故事。她晚上的时间几乎都明鲤霸占了,再加上一天一次接送,两万块钱拿的太轻松。

    而且明氏也很快有回应,请乔真去面试,乔真身经百战,职场的那些事情她都应付得过来,偏偏输在没有任何作品以及没有任何工作经历。

    后来是明言给乔真开了个后门,才让乔真进入设计部。

    乔真是个空降新人,自然有老职员想要磋磨她,但她可是个不要脸的抱大腿的人,怎么可能软趴趴的任由她们欺负呢?

    所以办公室里有很多人看不起乔真,可乔真是个厚脸皮的人,她该干嘛干嘛,什么事情都不假于人手,甚至有些原稿她会拍照发微博,算是她原创的证据。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这边乔真把所有稿子准备好上交的时候,闹出抄袭风波。

    乔真简直觉得头疼,这种出现在苦逼女主角身上的剧情还真出现在她身上了,未免有点太狗血了。她直接把事情丢给公司去查,找录像什么的。

    明鲤还需要她照顾。明言底下的人办事效率很高,只是短短几天便发现那些幼儿园老师里有与明言有私仇的人。大概是想通过毁掉小小的明鲤去报复明言,这种人除了用“智障”这个词语来形容,实在是想不到新的词语了。

    办公室里有几个老师也是一群没有主见的蠢货,稍微煽风点火,就傻了吧唧的和别人一起在背后讲坏话。跟风是恶习啊!

    “今天你学到了什么?”乔真依旧没心没肺的照顾明鲤。

    相较而言,明言比乔真更关注抄袭事件,他甚至投入很多的注意力在这件事情上,搞得他的助理不问已答。

    明鲤搬着手指头像乔真汇报着他在幼儿园都做了些什么事情,详细尽至。“今天早上有手工课,我用粉色的纸剪了一只小兔子,送给你。”他从书包里翻出纸兔子递给乔真。“我今天中午吃了糯米团,还有一块巧克力,还有一个翅膀和大腿。”

    乔真敢打赌,世界上的男朋友都是明鲤现在这个状态,那大概就没有所谓的前男友这种生物了。小明鲤体贴又自觉。她欢喜的接过小兔子,“我很喜欢,谢谢你。今天星期五,明天要去见我父母了哦,紧张吗?”

    她本想逗弄一下明鲤,哪知道他一本正经的板着一张小脸,“紧张,但我不会因为紧张而出差错的。”

    乔真笑眯眯的看着明鲤,“好,那明天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明鲤拉着乔真给他收拾好他的小行囊,收拾到最后,乔真诧异的看着鼓鼓囊囊的包,“你怎么准备那么多?”

    感觉不像是去住两天,反而像是一去不回的感觉。乔真翻看着包里的东西,“洗漱用品你今天晚上和明天早上还要用呢,快放回去。”她手里拿着一叠衣服,“为什么要带这么多衣服?”

    明鲤拧巴着小手,“因为想要长期住在你的家里。”

    乔真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你真是的,这个心机boy。”

    明鲤瞬间有些慌神,“我才没有呢!我就是想和你待在一起!”

    乔真揉了揉他的脑袋安抚他,“好了好了,我又不会怪你,咱们只是去住两天,星期一还是要回来的。”

    明鲤眼巴巴的昂首看着乔真,“你还会过来和我一起相处吗?”

    乔真更加哭笑不得了,“会呀,我现在可是来上班的,照顾你一个月就能有两万块,真是太棒了!”

    哪知道听她这么说,明鲤生无可恋的坐在床边,眼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却又迟迟没有滴落。乔真觉得有点辣眼睛,这不是脑残小说里坚强的女主的标配表情吗?她问道:“怎么了?”

    明鲤抽了抽鼻子,他质问道:“你都是为了钱才和我在一起的,你到底是爱我的钱,还是爱我的人?”

    乔真瞬间无奈,“我爱的是你叔叔的钱。还有一个事情我必须要提醒你,钱是个俗气的东西,但它却能直白的表达出爱意。你懂我的意思吗?”

    明鲤点了点头,瞬间泪如雨下,“呜呜呜我没有钱…不能……嗝…不能表达我对你的爱意呜呜呜……好难过呜呜…”

    什么鬼?

    乔真手忙脚乱的把他抱在怀里哄着,“乖,你的爱意我感受到了,但是你这个年纪还不合适谈什么情啊爱啊的,我的意思是,等你长大以后,有能力独立了,然后再说爱,好吗?”

    明鲤将湿漉漉的小脸埋在乔真的肩头,略带哽咽的“嗯”了声。

    乔真哄着明鲤,等他睡着以后轻手轻脚的把他放在床上,然后替他重新收拾好行李,然后才伸了伸懒腰关灯出去。

    等乔真也忙得差不多以后,明言在她的门口敲了几下,等乔真同意之后,明言便进去,开门见山的问道:“难道乔小姐不担心抄袭的事情吗?”

    乔真无所谓的笑了笑,“她可以抄袭我的稿子,但是她抄袭不了我的脑子。明先生看懂我上次的那幅图了吗?”

    明言摇了摇头,“不,并没有看懂,只是它给人的感觉很强烈,高贵优雅,又带着些神秘与诡异。”

    欧式古典是高贵与优雅,东方道家的符是神秘与诡异。乔真挑了挑眉,“不错,就是这样,但是具体的,您可以说说吗?”

    明言又摇了摇头,“恕我孤陋寡闻,实在是想不出来。”

    乔真点了点头,“问题就出在这里,你可以看出稿图想要表达的气质,却看不出上面到底是什么。您不会以为我是随手乱画的吧?图案的来历可大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