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度假世界。(4)
    ,精彩小说免费!

    易木sang是这个位面写总裁小说的大佬,其笔下拍成电视剧的就有不下五部,部部都是虐,而且剧情衔接的完美而且有新意,节奏也不拖沓。

    呵!这些脑残小说都是小零那个智障才会喜欢看的,她怎么可能会看?

    等到下午六点,太阳落到西山,暗黄色的光芒照耀进房间,明言来检查乔真把明鲤照顾的怎么样,却发现明鲤窝在乔真的怀里,两个人认认真真的看着乔真腿上摊着的书。

    乔真还一脸愤愤的谴责,“这个男主,简直是作死!除去他身上的男主光环,他肯定是要凭本事单身的!”

    明鲤不知所措的点点头,附和着乔真,“就是,太坏了!”

    乔真点头,夸赞着明鲤,“乖,以后不可以做出这种粗鲁的事情。”

    等乔真又翻一页的时候,里边的内容涉及到高亮内容,乔真直接翻过去,“这里不好看,我们看下边的。”

    明鲤小朋友一脸正气的反驳乔真,“这些都是很正常的繁殖内容,我们没有必要去歧视这些。”

    乔真拍了拍明鲤的小脑袋,“我没有歧视它,只是你这个年纪大概接触的应该是男女有别,再稍微大一点,会有老师解释人体的构造,再再稍微大一点,才能接触到这里边的内容,但仅限于接触,而不是尝试。”

    明鲤似懂非懂的“哦”了声。

    “嗯!”乔真笃定的应声。

    明言听着二人的谈话有些忍俊不禁,他出言打断二人的讨论,“乔小姐,明鲤,到吃饭的时间了。”

    乔真合上书,她把明鲤放在一旁,书封上露出“少帅的火爆娇妻”这七个大字,她把书放回书架。“那我该回去了。”

    明言微微摇了摇头,“乔小姐可以照顾到明鲤睡着吗?”

    乔真不着痕迹的拧眉,又舒展,“明鲤的正常睡眠时间是几点?”

    “八点准备睡觉,八点半关灯。”明言言简意赅的回答她。

    乔真想着今天坐了半个小时的车才到这里,那她大概是晚上九点才能回家,“有些迟了,我回去的时间有些迟。”

    明言建议道:“乔小姐搬进来如何?我会派人照顾好你的父母。”

    乔真放在书上的手一顿,她敢用一包薯片打赌,明言刚刚的话里有威胁的成分,与其逆风而行,不如顺风上爬,“那也好,就请明先生费心照顾我父母,顺便阻止那些亲戚再为难我父母了。只是我的东西都没有收拾好,明天还是要回去一趟的。”

    明言点点头,“明天你送明鲤去上幼儿园之后,便回去收拾东西吧。”

    “好。”乔真答应的干脆。

    最开心的莫过于明鲤,他可是乔真的忠实小迷弟还有爱慕者。“太好了!女人,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同居了!”

    明言转身离开。

    乔真牵着明鲤的手跟在明言身后去用膳堂,不愧是有钱人,吃饭的地方也给挂着鎏金的匾额——用膳堂。

    一顿饭吃下来,乔真倒是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反而是明鲤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每当明鲤激动的仿佛快要喷饭的时候,明言便会出言,以“食不言寝不语”来教育明鲤,让他安静。

    明鲤倒也听话,被明言教育一句以后,他便不再开口,安静的扒饭。

    用过晚饭以后,乔真便与明鲤继续回书房看着之前的小说,两个人一人一句的吐槽着里边的人物,玛丽苏女主,作天作地男主,恶毒狠心的女二。

    简直是总裁文的标配。

    七点半的时候,还有夜宵和水果可以吃。乔真吃完以后便和明鲤在院子里玩了会儿,有秋千还有滑滑梯。

    秋千是两个并排的,所以乔真与明鲤手牵手一起荡秋千。

    等八点的时候,乔真强制性带着明鲤回去。到底是小孩子,玩性还不能收敛,只见明鲤抱着乔真的脖子泪眼汪汪。

    乔真抬手捏了捏他的脸颊,“乖,生活规律的总裁才更让女孩子喜欢。”

    明鲤浓密又上翘的睫毛挂着晶莹的泪珠,偶尔忽闪,委屈的眉毛都皱巴巴的,他瓮声瓮气的问道:“那你呢?”

    乔真不由得弯了弯眉眼,任务对象要是有眼前的小明鲤一半可爱,她的任务将会十分的顺利。哎,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当然也是呀。”

    明鲤抽了抽小鼻子,从口袋里拿出帕子擦了擦眼泪,“那好吧,我要做一个生活规律的总裁,你要更喜欢我哦!”

    “好,更喜欢你。”乔真抱着明鲤进卧室,“你坐一下,我给你放水。”

    她进卫生间将浴缸里的水放好,又用手放进去蘸了些水试试水温,温度适宜她才带着明鲤进卫生间,“明鲤小总裁,男孩子洗澡不能让女孩子看见哟。”

    浴缸是防滑的,而且并不是特别高,浴缸壁上也有石榴红色的摁钮,明言对明鲤的安全设备还是很周全的。

    等明鲤忙好睡觉,乔真才被佣人带到明鲤的隔壁,也就是明鲤与明言中间的那一间,因为那间与明鲤的房间是互通的,可以就近照顾明鲤。

    乔真再赌一根辣条,把她留在这里的主意一定是明言策划好的,房间都收拾准备好,而且衣柜里的衣服和内衣的各种款式,都能证明这一点。

    她得出一个结论:明鲤平时皮的明言很头疼。不然明言不会这么火急火燎的留下她,甚至用上威胁的手段。

    第二天早上,乔真七点起床,然后喊醒明鲤,两个人站在一大一小的水池旁,都是微眯着困倦的双眼,懒懒的气质。

    明鲤拥有属于他的矮水池,所以乔真不用担心他会不会腿软摔倒。

    等把明鲤送到幼儿园,乔真便回家去取衣服,顺便和乔家父母交代一声。

    乔爸爸担心女儿遭人骗,反复的追问着,“到底是什么班,要麻烦你直接住在那儿?”

    乔真到底是松口,“是以前班里的一个孩子,我去照顾他,他家里给工资的,一个月两万呢,包吃包住。等孩子上小学的时候,我试着能不能去应聘小学老师,这样可以赚两份工资。您和妈还有我的存款都一贫如洗,我得给你们存养老钱呀!”

    乔爸爸心疼的很,乔真是他唯一的女儿,恨不得放在家里宠着,只可惜他没有那个资本。“不要累到自己。”

    乔真咧嘴摇摇头,“不会的,孩子很懂事听话,他玩的时候我也玩。我现在的工作就相当于,电视剧里有保姆帮忙着带孩子的女人,很轻松的。也要谢谢那孩子那么喜欢我,不然这份事还落不到我头上呢。”

    乔爸爸听乔真讲的细致,又让乔妈妈好好交代她照顾好自己,然后便换鞋离开去上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