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一秒完成也是罪。(10、完)
    ,精彩小说免费!

    她哭一顿,也就没事了。毕竟有些事情不能钻牛角尖,又钻不通,反而可能会把自己逼疯。

    乔真擦擦她的眼泪,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又该吃吃,该喝喝,极其舒坦。

    等她吃饱喝足、精神充沛的时候,又拿出手机准备打王者农药,她的账号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而且她和老鬼还是好朋友,所以她需要在老鬼不在线的时候上线,免得漏出什么马脚。

    乔真在系统空间里日复一日的闲暇着,直到某天,她上线的时候不小心与老鬼碰上,吓得她立刻退出。

    可老鬼到底是老鬼,特别是乔真死前留遗言将那金身与金牌位都送给他,他如今已是被供奉起来的鬼神,在鬼界也有一席之地。他的眼力比以前不知道好上多少倍,乔真那明亮的粉色少女头像,他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

    乔真不知道老鬼有没有看见,但她始终没有再敢上线,王者农药玩不了,那她就玩恋与制作人,去临幸野男人。

    老鬼得知此事立刻去阎王那儿邀功,被放进去以后,他便把手机递给阎王,“方才属下看见阎王妃上线。您为程昭之时,属下曾与王妃开黑过,昵称便是爱我不要怂,今天属下上游戏,看见王妃的账号在线,不信您看,现在还显示在线时间为五分钟之前。”

    阎王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信息,眼睛眨动的频率变了几秒,又恢复正常,“那又如何?有密码照样能登陆。”

    老鬼摇了摇头,“不见得,王妃在人界的时候对这些账号护得紧,属下跟她在m国玩了三个月,也没见她有其他的鬼朋友,若是属下都不知道密码,还有谁能知道呢?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兴许王妃没有灰飞烟灭呢?”

    也可能是待在超出六界的某个地方。几百年前神魔大战的时候,神界的一位高阶将领无意间离开六界,百年以后又莫名其妙的回来,只是修为丝毫未变。

    阎王的指尖点在桌面上,哒哒的声音很有节奏,“你给她发消息。”

    老鬼接回手机,发了一连串消息给乔真,乔真没有上线当然不会回复,于是他从王者农药里加乔真的企鹅号。

    彼时乔真正在玩恋与制作人,看见企鹅号里的申请她的内心是拒绝的。

    她把手机放下去看了会儿电视剧,然后又吃了点零食,懒懒散散的又是一天,但手机企鹅上的好友申请没有停过。

    就在老鬼再一次在企鹅上发送好友申请的时候,乔真觉得她可以趁老鬼不在打个王者农药。只是等她上线的时候,却发现老鬼的头像还亮着,而且她的消息一栏都被刷爆了,她立刻退出去。

    乔真: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纠结了两三天,决定屏蔽手机与外界的联系。

    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如果手机屏蔽与外界的联系,那更加证明她待的地方超出六界之外,也更加令老鬼笃定,她还在。

    阎王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又开始没日没夜的翻阅古籍,也时常去天界找人帮忙翻阅古籍,天帝也心疼这个儿子,便加派人手帮他翻阅资料。

    一时间天界忙的人仰马翻。

    乔真偶尔也会打开屏幕关注阎王的生活,她看见阎王为了阎王妃大张旗鼓的搞事情的时候,她的内心是极其复杂的。她一方面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有点心疼阎王的努力。一方面又觉得阎王现在有点希望也好,至少生活很充实。不再像以前一样,除了处理事务便是睹物思人。

    转眼又是几百年。

    这对神仙来说实在是短日子,可对于只能待在系统空间,哪里都不能去的乔真来说,实在是痛苦至极。

    乔真:

    小零:

    乔真:一缕仙力从她的指尖蹿出进入小零的系统。

    小零抖成雪花屏。

    主系统:

    乔真:她的指尖蕴起很粗的一道仙力蹿进主系统的系统,这点痛对于主系统不痛,但痒,而且持续时间很长。

    又是几个白天黑夜,主系统终于坚持不住:

    乔真拍拍手站起来,

    主系统一咬牙:

    乔真爽快应下,

    鬼界。

    阎王妃的魂灯突然又亮起来,照亮彼岸花中间黑暗的长路,霎时间整个鬼界都在八卦这件事情。

    老鬼小心翼翼的捧着魂灯放在阎王的书桌上,

    阎王的眼睛看着魂灯,“出去。”他撵走老鬼,便闭了闭眼眸,心里一半是期待一半是喜悦,只是都笼罩着不详的预感。

    耳畔的风微动,他的喉结滚动几下,“你……在的,对吗?”

    飘在阎王身边的乔真一愣,回神的时候便与阎王四目相对,她凑到他的耳边,热气注在他的耳廓,“别等我了。”

    很轻的一句话,像是一句叹息,又像是风吹过时产生的幻觉。

    阎王却是红了眼。

    乔真又重复一遍,“别等我了。”声音比刚刚更清晰一些。

    阎王暴怒的推翻桌子上的文件还有水杯,只是那盏魂灯安然无恙,连火苗都没有摇晃。他赤红的眼眸盯着乔真的方向,“为什么?!三百年了!”

    “对不起。”乔真蠕动着嘴唇,却是没有发出声音,她一点一点后退着,身体也在一点一点的消散。

    魂灯的火苗在一点一点的孱弱,阎王的心也在一点一点的下沉。

    “再见。”

    乔真消散于天地间,魂灯也灭,彼岸花中间的小路再次黯淡下去。

    阎王的心绪乱如缠线千匝,他有责任在身,不能随她而去。

    最后一点念想也没有了,彻底失望了,阎王每天除了处理事务,犹比行尸走肉,对阎王位置虎视眈眈的人,也开始上蹿下跳。一时之间鬼界妖魔鬼怪缤纷。

    小零:

    乔真:

    小零:

    乔真:

    一阵神晕目眩,乔真来到和平的华国,她的身份是小康家庭的独女,父母双全,只是爷奶重男轻女,严重到奇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