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一秒完成也是罪。(8)
    书房的门一动不动。

    “唉!”老者又是重重的一声叹息,他拄着拐杖起身。

    正待乔真与老者要离开的时候,书房的门缓缓打开一条缝儿。

    门:算了,这个面子我给了。

    乔真拐弯的时候又不死心的回头看了眼,发现门缝是开的。她连忙扯了扯老者的衣袍,“哎哎哎,你等等,那门开了!咱们还要不要进去?”

    老者扭头看向书房的门,他看向乔真的目光瞬间炙热起来,“走,进去翻翻轮回册,我在外边望风,你快点。”

    “好。”乔真忍不住压低声音,她偷偷摸摸的钻进书房。

    书房是古代的那种格局,檀木做的书架还有桌椅,估计时常更换用具,所以里边的东西都是崭新的。

    乔真在书桌上翻找着,连砚台和墨锭都敲打过,都不是空心的。她扭头在书桌抽屉里快速的翻看着,还是没有。轮回册听着便是很重要的东西,特别是主人公身为阎王,那东西必定更加重要,正常人会把很重要的东西放在哪里呢?

    书画后。

    古代电视剧,不管是宫斗还是江湖,都可能把重要的东西藏在墙壁上挂着的书画后。而这里的墙壁上没有书画,只挂着一把泛着银光的剑。

    乔真小心翼翼的凑过去将银剑拎下来,随意斜在墙角。

    斩魂剑:神他妈银剑!

    乔真屈指敲着墙壁,发出很清脆的声音,她眼前一亮,里边是空心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找的很顺利,也没有碰到什么暗箭之类的机关。

    暗箭:门都认你了,我们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视而不见啊!

    “我拿到了。”乔真拿着手里的小册子,然后小声的喊着老者。“我拿到了,咱们先离开这里。”

    “好。”老者看着周围,等乔真出来以后,他便顺手关门。

    二人做贼似的回到人界,又大摇大摆的回到租的公寓。

    老者拿过轮回册翻开查看,里边空无一字。“白去了趟。”

    乔真拿过册子翻开,“哪有?”她指尖划在页面上,“阎王原帝姓,字昭,后轮回亦为昭。程昭不就是昭?”

    她看着册子上的字,继续念着,“投人界程家,至今概有三十五年。”

    老者看着空无一字的轮回册,这个册子它搞区别对待!

    乔真后知后觉的合上册子,“这么说,我是阎王妃转世?”

    老者闭眼点了点头。

    乔真将册子“啪”的拍上桌子,“好一个程昭!好一个帝昭!我看他就是婚外恋,所以才搞死本姑娘!”她失神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按照套路,他应该还有个白月光,然后需要用我去复活他的白月光,到最后他们的幸福建立在我身上,凭什么?!”

    其实乔真猜的**不离十。

    但偏偏里边的一二不对,所有的事情都偏离了原本的轨道。

    乔真耗费半个月的时间隐身观察着程昭,偶然发现某次程昭在梦中惊醒,嘴里还念叨着“兰兰”,她差点一口气没喘得上来。但她是一个善于反思的小姑娘,她糊涂起来比傻子还傻,可是她冷静起来,比天道还要无情。

    程昭是任务对象没错,可是任务对象却不一定只喜欢她。那么问题来了,她刚刚气什么?气程昭去喜欢别人吗?可是她没有立场去生气,他们之间的关系建立在任务上,并没有明确的表明。更甚至,任务对象应该是反感的。

    乔真是个认清感情便勇往直前的老姑娘,可是这一次她犯怂呀,她心里对任务对象的身份隐隐有个猜测,若是能撩到手,皆大欢喜,要是惹怒他,那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比起感情,她更惜命一些。

    老者最近便陪伴在乔真身边,唉,阎王妃也是不容易啊,喜欢阎王喜欢到追随他来人界历劫,结果发现阎王爷移情别恋,正常女子都受不住。

    乔真回到公寓便将自己关在屋里,一待便是好几天。

    老者便守在门口,生怕她脑子一热做出无法回转的事情。

    她才没那么傻呢。乔真深沉几天,又恢复以前的没心没肺,她推开门便点了一桌的外卖,好好的犒劳一下自己。

    “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为爱要死要活的人。”乔真挑了挑眉,笃定的保证着。“那样的做法太傻。”

    老者:也不知道是谁为了爱勇闯轮回?恢复记忆得臊的慌!

    但老者没有出言反驳。

    乔真吃饱喝足拍了拍鼓鼓的肚子,“来,咱们去查查复活一个人得需要什么,咱们帮他复活。”

    老者想了想便点头,“需要佛法大师在九月半的时候,在月亮光下取一滴心头血滴在舍利子上,再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鬼魂炼化成轮回丹。”

    “哦。”她懒懒的应一声,怪不得程昭要等到三个月之后呢,原来是万事俱备,只差东风,她只要等死就好了。“咱们明天去旅游,带你去看洋鬼子。”

    乔真第二天便带着老者去国,他们看尽国的风景,每三天便换个景点玩耍,程昭也没有再打扰她。

    等到九月半的时候,乔真呆愣愣的坐在窗户旁,看着月亮。“我觉得今天的月亮,也不是特别圆。”

    老者听得心酸。

    乔真笑了声,“什么表情啊?”她嫌弃的问了句,便沉默下来,大概几分钟以后,她便开口继续说道:“如果不是程昭的话,我可能一辈子都不能玩的那么尽兴,这人间走一遭啊,满足了!”

    老者捧着一炷香嗅着,“你的心态很好啊,老头儿我不后悔认识你。”

    乔真把那炷香抢过去,鄙夷道:“可我后悔认识你,一个鬼仙,竟然还要依靠我买香才能维持你的生计。”

    老者又一把抢回去,“嗨呀,小姑娘,你不是有金牌位金身吗?要不你死后也送给我吧?留着也没用了。”

    乔真气得当天又把卡给刷爆了,反正程昭有的是钱,他也不管。

    七月十六的时候,乔真被召回玉佩,她宛若一条咸鱼等着最后的死刑。“我要把我的金身还有金牌位都给那个老鬼,还有在国的两套房,你记得租出去,赚的钱都资助当地的孤儿院。”

    程昭神色有些恍惚,他看着玉佩的神情有些复杂。

    乔真从玉佩里看不见他的目光,“不用喊我,我睡觉了。”

    程昭从书房拿出滴了佛法大师心头精血的舍利子,并带着玉佩去伺慈山的后山,后山有一座小屋,老和尚已经等在那。

    “大师,三月之期已到。”

    老和尚又劝,“施主,有取必有舍,请三思而后行。”

    程昭十分坚定的将舍利子与玉佩都放在石桌上,“我意已决。”

    老和尚叹了口气,只愿他日后,不会因今日而后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