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一秒完成也是罪。(6)
    等乔真看见程昭的头发都干了之后,便与老者夜探伺慈山。

    乔真缩头缩脑的坐在寺庙的门口,“晚上会不会有什么阵法?”

    老者不耐烦的一把甩开乔真抓住他衣袖的手,“让开,让老头儿我看看,这伺慈山到底有几斤几两。”

    乔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她后退几步,等着老者先去试试这寺庙是龙潭还是虎穴,“你小心一点。”

    按照套路,这寺庙没那么简单。

    “啊!”

    还没有等乔真想完,老者便被一道金光打出寺庙,而周围的阵法都在老者摔落的地方逐渐蔓延,在地面汇聚金色的光芒。

    乔真下意识的后退几步,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金光已经蔓延到她的脚下,仿佛有绳索束缚住她的脚,竟然是半步都动弹不得。“你不是说伺慈寺比寻常的寺庙还要低级一点吗?”

    老者痛苦的呻吟着,他艰难的拄着拐棍爬起来,“哎呀呀,哪里知道老头儿看走眼了,丫头,咱们现在可如何是好?”

    仿佛要一只虚无的大手堵住乔真的口鼻,“唔…”

    老者看见此场景,立刻挥动拐杖往地上一敲,一缕黑色的雾气飘到乔真的脸颊旁,而金光也愈发闪耀,乔真被堵住的呼吸更多了。“唔!窝唔横……”

    原本正在熟睡的程昭被床头柜上震动的玉佩给吵醒,他不耐烦的转头去看,瞬间瞌睡虫跑了大半,他掀开被子去拿起玉佩,口中默念着咒语。

    乔真只觉得有一道风卷住她,她瞬间便回到玉佩里。

    眼前是程昭放大的脸,乔真有一瞬间的懵圈,啊哦,偷偷调皮被发现了。机智的她企图让气氛不那么尴尬,“嗨,你好呀,没想到你半夜起来都会想念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呀!”

    程昭没有理会她,随意将玉佩放在床头柜上的一隅,转身去睡觉。

    乔真发现自己出不去,只能瞪眼看着天花板,或者水晶吊灯。她觉得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伺慈山的事情远远没有肉眼看见的那么普通,而且老者现在也生死不明。

    她觉得她必须要主动出击,而程昭那么闷的性格,指望他主动开口,还不如等死来的更现实一点。她的耳畔是程昭不均匀的呼吸,“你到底想做什么?”

    程昭的呼吸一滞,只是一瞬息的时间,而乔真则是辨出程昭呼吸的变化,程昭能有波动,她便已是小胜。她乘胜追击,“你知道我刚刚偷跑出去,可你不知道我刚刚去哪儿了,我去了伺慈山,险些遭遇不测。白天寻常的寺庙晚上竟然能够拥有震慑鬼魂的威力,而且威力看似还不小。你为我塑的一座金身还有一座牌位,这点我不怀疑。可我怀疑你跟伺慈山的关系,还有你今天晚上说的一句‘这样也好’。”

    程昭不由自主的放缓呼吸,生怕乔真看出什么不同寻常来。

    可是乔真又怎么会轻而易举的放过他呢?她追着炮轰程昭。“你前一句是‘你想打我’,正常人得知自己被别人想打应该是愤怒,而你表现出的却是欣慰。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对我有内疚情结?”她总结,“我生前,因你算计而失去性命,死后,恐怕对你也有用处。你不妨直说,反正我现在要受你的束缚。”

    程昭是有些愧疚的,可他还有事情要去做,他期待了十几年,不能功亏一篑。他闭了闭眼,强迫自己狠下心。“既然已经猜出来,便安分守己。”

    乔真一阵气闷,她都说到这种地步了,程昭还是半点波动都没有,听着他的话反而感觉他的心思更加笃定。她这算什么?偷鸡不成蚀把米!

    程昭翻身,被子摩挲着他的身体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为什么要安分守己?既然我要受你的束缚,我迟早都要灰飞烟灭的。你不如先让我玩的尽兴,到时候我死的也不遗憾。”乔真喋喋不休的劝他,“真的,我觉得自从我死后,我就变成了话痨,太无聊了,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而且我也不会感到饿,鬼魂除了灰飞烟灭其他都不是什么大事。小哥哥,你就行行好,放我出去玩嘛!”

    “闭嘴。”程昭轻飘飘的一句话,便闭上眼眸睡觉。

    乔真岂是会很轻易就放弃的人?她当然是继续折磨程昭的耳朵呀!“小哥哥,不是我说你,你也太磨叽了,不就是放我出去玩玩的事情吗?我又不能跑了,你到时候再把我召回来不就好了?何必把我死死的锁在这该死的玉佩里?!”

    程昭轻笑一声,“你现在和玉佩息息相关,玉碎魂散,你可以试试。”

    乔真被噎的一口气没缓的上来,“这和我想出去玩,有冲突吗?!”

    卧室里只余一道平缓的呼吸,还有玉佩敲击桌面的声音,程昭冷淡的反问:“这和我拒绝你有冲突吗?”

    乔真哑口无言,她锲而不舍的反驳着,“既然大家都没有冲突,那我求我的,你拒绝你的,看看是我求的厉害,还是你拒绝的更厉害。”

    明显的不死不休的意思,她还就不信了,她这话痨不能拯救程昭的高冷。她,乔真,被昆仑镜看上的女人绝不认输!

    “真的,我小时候很可怜的,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但是我没有,那时候吃个肯德基都是奢望,看你这么有钱一定没有体会过的痛苦。”

    程昭反驳,“我体会过。”

    一有回应,乔真立刻皮的飞起。“不,你没有体会过!你能体会到小时候辛辛苦苦在孤儿院长大,常年遭受其他小朋友的欺负,好不容易长大找到工作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不用再看别的朋友同情的目光的时候,一场车祸夺走我二十几年将近三十年的努力,你能体会到吗?”

    她说到后面已经带了哭腔,似乎是自我安慰似的,她停顿了好一会儿,“我到死,都没有吃过全家桶,我再存三年,就能凭自己的能力买套几十平米的房,可是你凭什么呢?你凭什么轻而易举的毁了我的一切?!鬼尚有几分善念,可你怎么就那么残忍呢?!因为你有所求吗?因为你敢剑走偏锋?还是因为你觉得,你的事情足够去牺牲别人?!”

    一字一句都敲在程昭的心尖上,他藏在被子里的手在抖,可是他在乔真死亡的瞬间,就再也没有退路。孽他造了,后果他也要承担,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将他想要做的事情做完?灰飞烟灭也不枉他遭受二十年的折磨。一个梦境的折磨。

    “世人大多无辜,你有钱有权有地位,你还求什么呢?”乔真不耐其烦的问着他,“总不能是痛失所爱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