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一秒完成也是罪。(1)
    ,精彩小说免费!

    尊姓大名:乔真。

    龟年鹤寿:万+无法预计。

    一决雌雄:雌。

    靡颜腻理:无外挂。

    殚见洽闻:舞蹈,诗书,茶艺,刺绣……感觉什么都会但又一无是处。

    囊中麟角:测险仪手链,乾坤袋,青冥灯,王者农药,小马驹,糖豆豆x121,小菊花的身体,心情气温器,手机,无线网,流量若干,轮椅,金条x968

    不胜枚举:6/x

    难度更新:一颗星。

    功亏一篑:去死吧!活着浪费空气。

    乔真:

    接下来这个任务也是现代生活,原主名也是乔真,她平安无虞的活到二十七岁,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而丧命。但没有轮回,而是因为执念留在人间。原主也没啥怨恨,本身就是孤儿,无牵无挂的,死也是烂命一条,但她不想死的糊里糊涂的。

    所以系统任务是找出凶手,而渡劫任务是原谅任务对象。

    这个任务还是很轻松的。

    乔真:

    又是一阵目眩神晕,乔真已经成灵魂状态,她懵圈的看着身边的场景,整齐的书籍排列在书架上,还有个男人在书桌旁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不过男人长得还是很好看的,五官硬朗,但分开看并不精致,乔真虽然是颜狗,但她不喜欢五官不精致的男人,所以她很快的转移视线。

    一阵钢琴曲响起。

    男人偏头看了眼电脑旁边的手机,他放下手上的工作,只迟疑了几秒便接通,他问道:“事情怎么样?”

    乔真来了八卦的兴趣,晃晃悠悠的飘到男人的身边。

    电话那头说道:“顺利。”

    男人挂了电话。

    乔真一脸懵圈,这么简洁明了的对话她听不懂啊,难道要靠脑补吗?

    男人退出电脑页面,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附有原主照片的资料。

    乔真的瞳孔骤然缩小,她指着男人,“他就是凶手!”她凑过去看着那些资料,又平静的说道:“没关系,我原谅他。”

    小零:

    乔真鄙夷,

    小零懵圈:

    乔真:她就是猜的,但这么没有面子的话她会说吗?完全是不可能会说出来的。

    小零似懂非懂,还是一副智障系统的模样,

    乔真嫌弃的屏蔽它。

    就在乔真准备飘出书房的时候,却在书房门口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乔真抬手摸着面前的空气,竟然是一道透明的屏障。

    乔真返回打算从窗户穿过去的时候,窗户外也有一道屏障。

    什么情况?

    乔真在男人身边飘来飘去的晃悠着,她连阵风都掀不起来,而且原主孤身一人,没有亲戚没有,都没有人给她供香,乔真决定自救一下,不然迟早饿死。

    “小哥哥你好?”

    乔真试着开口说话。

    男人拿着资料的手一顿,猝然抬头看向乔真的方向。

    乔真立刻闭嘴,妈耶,她就是想试一下,哪知道竟然真的能出声,她扯了扯嘴角恶劣一笑,抽风似的在男人身边乱晃。

    经过她的不断加速,终于能催出一点风出来,她用飘虚的声音说道:“嘻嘻嘻,小哥哥~你杀了我,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不然我死的好冤呐,死不瞑目呐~~这地狱里的鬼差好凶啊~我好怕呀~你下来陪我吧~”

    男人腮帮子绷的很紧,握着资料的手又骤然一缩。

    乔真捂嘴偷笑。

    又见男人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块玉佩,他嘴唇动着仿佛是在念咒语。

    乔真只觉得一阵风卷着她,天旋地转之后她便觉得眼前的事物都放大了许多倍,“什么情况?”

    男人轻笑一声,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块小镜子放在乔真面前,“看见了吗?这是你,以后就跟在我身上吧。”

    乔真惊悚的看着镜子里的白色玉佩,她现在是在一块玉佩里,乖乖,这个男人是有备而来啊,她刚刚还傻了吧唧的自投罗网,她逃避现实般的转身。

    男人发现玉佩自己翻了个身也不在意,只是用红绳将玉佩挂在脖子上。

    乔真:

    小零无辜:

    乔真一口气噎在嗓子眼。

    好气啊!

    但小仙女绝不认输!

    乔真又默默的翻了个身,她笑嘻嘻的问道:“小哥哥你叫什么呀?我叫乔真,咱们之间好像有点渊源哦,不处理一下吗?”

    男人抬手掐了下玉佩,“程昭。”他放轻力道摩挲着玉佩,语气轻蔑,“你觉得有处理的必要吗?”

    “嗯……啊……”乔真的嘴角溢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她气息不稳、软趴趴的说道:“小哥哥,你要是对我爱而不得,也没必要在玉佩身上调戏回来吧?毕竟…嗯……也不能发泄出来呀。”

    程昭放在玉佩上的手一顿,脸色也顿时一黑,他解开红绳,将玉佩塞进书桌抽屉里,“那就待在小黑屋吧。”

    乔真眼前一黑,“哎哎哎别!让你摸!我心甘情愿让你摸!”

    程昭将椅子推后去。

    乔真立刻慌了,“别呀!小哥哥我怕黑怕的不得了,你别丢下我呀!我知道错了!我不喘了还不行吗?”

    程昭又抽开抽屉,拎着穿在玉佩上的红绳。乔真只觉得摇摇晃晃的,好像有人从她的后颈把她拎起来,她蓄力晃了晃,“哎,这还蛮好玩的。”

    乔真喋喋不休的说着,又把话题给引回去,“我是说真的,小哥哥,我们无仇无怨的,也不认识,你干嘛宁愿背上人命也要弄死我呢?现在还把我挂在身上,叫‘形影不离’?不会真的是暗恋我求而不得吧?”

    程昭把玉佩放在床头柜上,然后便进卫生间洗澡。哗啦啦的水声传进乔真的耳朵里,她仿若一个智障瞪着天花板。

    她也想翻身到处逛逛啊,但是她又没有四肢,只能翻滚,还看不见旁边的柜面,一不小心就掉在地上。要是玉碎了她能逃掉了最好,要是玉碎魂散,她岂不是连哭都没地方哭?只能咸鱼一般——不能翻身。

    等程昭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乔真已经数了快上万只羊了。“小哥哥,今天六一儿童节,放人家出来玩一会儿嘛。”

    程昭不紧不慢的回答她,“十八岁以上冒充儿童诈骗钱财,判以重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