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
    孟戚本能地接住剑, 心中一喜,知道是墨鲤来了。

    然后看到青乌老祖死死盯着自己手里的剑,神情诡异,顿时脱口而出:“赵观主见多识广, 该不会连赫赫有名的‘衷情剑’也不认识把!”

    看好了, 这是曾经的天山派掌门人佩剑,是掉进青江的那柄名剑,绝对不是什么仙人飞剑, 召之即来,挥之则去。

    青乌老祖后退一步, 神情复杂地说:“黄沙埋血骨, 青江葬衷情。俗话说名剑有灵会自行择主,老道本是不信, 如今看来竟是确有其事,失落三百年的剑也能被孟国师寻到。”

    “……”

    不是, 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的?

    孟戚差点没有绷住淡定从容的模样,他看赵藏风也不蠢啊,怎么就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了呢?还名剑择主,衷情剑如果真有剑灵,知道自己被主人送出去当做定情信物,不会气得跑路吗?还是说, 衷情剑已经见异思迁, 看上了墨大夫, 顺水推舟地抛弃了自己这个原主人?

    大夫这么好, 衷情剑眼光不错嘛……

    好气,早知道不送了。

    不对!孟戚猛地回过神,他怎么吃起自己剑的醋了?

    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自己病情加重了,心志这么容易被动摇,这可不像他!他在楚朝做国师的时候,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其中巧舌如簧的方士多如过江之鲫,可是不管他们吹,孟戚只是冷笑罢了。

    天上没有仙子,人间也没有妖精。

    什么天命注定,什么兵解转世,统统是瞎扯。

    孟戚想着,顺着软剑飞来的方向,正看见了墨鲤。

    且说墨鲤施展轻功赶过来,离得愈近,心情愈发沉重。

    ——青乌老祖的实力,竟跟孟戚不相上下。

    不,因为动了兵器的缘故,隐隐还占了上风。

    墨鲤一急,立刻解下软剑朝那边抛了过去。

    软剑受墨鲤内力影响,立刻伸展开来,直接破开了两人交战产生的气流漩涡,而孟戚对那股内力十分熟悉,一下就猜到是墨鲤。

    青乌老祖与孟戚所站的地方已经面目全非,出现了一个方圆三丈的大坑。

    坑底平平整整,连树根都掀了,三丈之外的地方却是草木不伤,单凭这点就能看出打斗的两人对内力的掌控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几十颗树而已,龙脉根本不会有感觉,可是看着扎心啊。

    墨鲤不由自主地弯腰摸了摸坑底的树根,发现只有最靠近边缘的几棵树的根还有点儿生机,其他都死完了。

    之前他们遇敌也好,打斗也罢,都没有这样彻底地破坏。

    纵然树断石飞,好歹还留了根。

    世间生灵,盛衰有度。

    墨鲤不会因为山中动物的死亡感伤,也不会觉得樵夫伐木、猎户谋生有什么不对。从前他以为自己是鱼妖,竹山县也没有丧心病狂破坏山貌的人,他自然没有想过这些事,后来即使知道了自己是龙脉,也没有生出别的看法。

    只要不是贪得无厌蓄意破坏,无非谋生而已,与虎吃兔子狼吃羊无甚分别。

    墨鲤在意的是那些“有灵性”的生物,包括灵药。

    他依然没有放弃“妖怪”的希望,后来渐渐领悟出这是潜意识地期望着歧懋山出现支脉。来了上云山之后,墨鲤终于发现他跟太京龙脉之间差了多远,小龙脉大概是没有指望了。

    估计只能把上云山的小龙脉拐回去养。

    墨鲤刚生出这个念头,很快又否决了。

    听孟戚说,那只小沙鼠傻乎乎地,一点都不机灵,还到处乱窜。这么一想,它没有歧懋山的白狐聪明,没有歧懋山的巨蟒安分,连那株白参都比不上,如果整天追着小沙鼠收拾烂摊子,还怎么治病行医,连照顾老师跟小师弟的时间都少了好多。

    不行不行,同伴什么的,还是孟戚更好一点。

    同样是沙鼠,至少不怕被猫叼走……

    怀着这种想法,墨鲤就没有太多在意那个小龙脉了,让它自行吸纳灵气,慢慢生长吧。

    现在看到孟戚与青乌老祖这样一路打过来,不可避免地毁坏了不少草木,即使对上云山十九峰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他还是忍不住在意。

    “这里灵气变化剧烈,龙角峰上那个小家伙会受到影响吗?”

    墨鲤用了传音入密,孟戚闻声一震,脸色沉了下来。

    按理说,是没有影响的,然而关心则乱。

    墨鲤叹了口气说:“孟兄,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纵然投鼠忌器,可这些再所难免,长痛不如短痛,青乌老祖这么群人迟早会在上云山闹出更大的乱子。”

    不如直接找上门把人解决了。

    然而世事不能尽如人意,青乌老祖竟然是个硬茬子。

    墨鲤以手指探入袖中夹层,无锋刀轻巧地滑入掌中。他虽然在说话,但是没有放松警惕,哪怕低头查看坑洞里的树根时,背部也是绷紧的,可以随机应变。

    更不要说他自现身起,步伐就刻意放慢了,乍一看周身凝滞仿佛不懂武功的人,实则每一处要害都被他似有意似无意地护住了,手背向外,手指微微聚拢,明显是握着什么东西。

    青乌老祖神情一变再变,他没想到竟然又来了一个高手。

    不说别的,单单丢出兵器穿透无形劲风构成的屏障,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带来的两个弟子都做不到,否则他为何差点怀疑这就是传说中的飞剑。

    更别说衷情剑还是一柄软剑。

    来人无疑与孟戚认识。

    传音入密听不到声音,可是嘴唇照样得开合,赵藏风又不是瞎子。

    眼见来人站定在土坑一角不动了,与孟戚隐隐成掎角之势,青乌老祖忍不住皱眉,他将拂尘一扬,客气地问:“老道失敬了,未曾想到除了孟国师之外,江湖上还有这般高手。不知阁下出身何处,莫不是山中隐士?”

    墨鲤一愣,隐士这个说法实在太微妙了,秦老先生就是隐士,墨鲤勉强也算。

    ——青乌老祖怎么什么都不猜,就猜隐士呢?

    孟戚一看墨鲤的表情就知道大夫想偏了,他忍不住头痛起来,同时怒声道:“赵藏风!你胡言乱语就算了,难道认为别人像你等方士一样,沉迷修仙之说?”

    “修仙?”青乌老祖不由得笑了,轻蔑道:“世上没有真正的仙人。”

    孟戚有些意外,沉着脸说:“能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不是剑仙是什么?”

    青乌老祖闻言哈哈大笑。

    墨鲤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青乌老祖笑够了,这才慢悠悠地说:“彭祖寿八百,不还是死了吗?前朝有神秘侠客,每隔五十年就要现身,名传天下做一番大事,人人敬重,市井至今还在传诵他的事迹……”

    “江湖上师门数代人共用一个名字,有何出奇?远的不说,近的就有空空门的李空儿,观主难不成不知道?”孟戚讥讽道。

    “国师既然一概不认,不如向老道解释解释……”

    青乌老祖举起拂尘点了点墨鲤与孟戚,冷笑道,“尔等驻颜不变,内力与外表完全不符的事。”

    “赵藏风,你身怀两甲子内力,寿不过六十余,这就正常了吗?”孟戚镇定如常地说,“个人经历不同,天赋不同,修炼的功法更不相同,有何出奇?”

    青乌老祖皱眉,认定孟戚是咬死了不肯说,心中也开始不耐烦起来。

    他转向墨鲤,以装出来的仙风道骨模样笑道:“还未请教这位先生名姓。”

    换了从前,像青乌老祖这样很会装的人,墨鲤还真的不太能分辨,然而现在他看孟戚看得太多了,即使是真方士也比不上孟戚有超凡脱俗的气质。

    孟戚的超凡脱俗,墨鲤都不买账了,何况是青乌老祖。

    “与君子结交,当以礼相待互通姓名,阁下与我就免了。”墨鲤连一点面子都没给。

    青乌老祖带着笑意的嘴角一僵,微微眯眼道:“先生未免不近人情。都说武道无止境,其实是假话!武功练到我等这般地步,就能感觉到一层无形的屏障存在,无论如何也突破不了,一生都将徘徊在此境界,这就是所谓的人力有穷,凡人的身体能承载的最大力量,就是我们这般模样了。”

    撇开青乌老祖的为人不谈,他这句话是对的。

    人力有穷,就如器皿盛水,终归是有个极限的。

    严格地说,孟戚与墨鲤都不是人,可是他们有“人形”,他们的武功照样有极限。现在就是他们的极限,就算再过一百年,两人的内功也不会继续增长。

    歧懋山与

    上云山的灵气差那么多,孟戚的实力也只是隐隐高出墨鲤一线而已。

    “阁下想说什么?”墨鲤还不知道青乌老祖那套仙侠话本的理论,他皱眉问,“难不成厉帝陵里埋藏着什么宝贝,能让你脱离凡人之身?如此好的事情,你为何不偷偷进行,要将消息宣扬到人尽皆知,到底意指何处?”

    “谋逆造反。”孟戚及时给墨鲤解释。

    墨鲤听完青乌老祖设计伏杀宫钧,调动御林军注意力,想要闹宫变的事后,更觉得不可思议了。

    “扶持皇帝上位,跟武学境界有何关系?”墨鲤想不明白青乌老祖这个逻辑。

    难不成对方这番废话,其实是想要拖延时间。

    墨鲤看着青乌老祖隐含着狂热的目光,忽然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对方好像真的要想要说服他,而且非常有信心能够说服他。

    “自古以来,皇帝就是真龙天子。真龙未必,龙脉却是真的!”

    墨鲤闻言吃了一惊,本能地望向孟戚。

    看在青乌老祖眼里,更加笃定孟戚知道龙脉的事,他捋着胡须,从容地说:“老道阅遍古籍,并囊括民间野史跟掌故,不能说是上知三千年,可终究发现了一些东西。上古时期,凡人身无武功,却有许多仙人的传说,到了周朝之后,仙人忽地消失,取而代之地是行走人间的彭祖、吕道人这等地仙之流,自唐以来,再无地仙传闻。先生没有想过是什么缘故吗?”

    “……”

    能有什么缘故?相信神话的话,就是封神大战结束,神仙不准下界了。

    事实上是凡人不再愚钝,知晓刮风下雨日月圆缺都是一种正常变化,看事情不再神乎其神罢了。

    “孟兄,方士说话都是这般弯弯绕绕,故弄玄虚?”墨鲤皱眉。

    大夫跟方士一向不对路,明明是生病,方士非要人喝符水。

    作为大夫,墨鲤本来就觉得青乌老祖不顺眼,更别说青乌老祖还有个小弟子叫司颛,是司家堡的少主。

    依照墨鲤的性格,是完全不想跟青乌老祖说什么废话,恨不得直接动手。

    然而对方提到了龙脉——

    “仙人跟龙脉有什么关系?”

    “这就要从仙人的起源说起了,三皇五帝时期,虽有天命之说仙人之论,却只是虚无缥缈的话语,连广成子这般仙师之名,也是后人杜撰加上的。诸多仙人都是商朝出现的,在此之前,他们在做什么呢?难不成他们都是商朝成仙的吗?”

    “……”

    见孟戚与墨鲤都不开口,青乌老祖以为自己的话把他们两个震住了。

    事实上孟戚想说,话本不靠谱,民间传说更不靠谱。

    许多神仙在汉代以前连个名号都没有,后来才衍生出种种故事,也不知怎么的,民间就认定仙人们在古早之前就出现了,还给他们编造了种种显赫事迹。

    好比黄帝之师广成子。

    庄子写了篇黄帝问道广成子的文章,阐述自己的思想跟道理,结果天下间没有多少人能领会到他的道理,黄帝有个老师叫广成子的事却广为流传。

    黄帝要是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多出一个老师的事,不知作何感想、

    偏偏世间又有个话本叫做封神演义,据说发生在商朝末年,话本里出场人物特别多,不管哪座庙供奉的神仙菩萨都进去跑了个龙套。

    佛教的、道教的、野路子的。

    ——只有想不到没有出不了场的,甚至连送子娘娘都有戏份。

    最后为了圆这个龙套大会,还搞了个封神榜,把二十八星宿以及三山五岳的山神的职位挨个过了一遍。生生地把某些“神仙”的来历,往前推了无数年。

    这就造成一种错觉,好像商朝那会儿特别热闹,仙人没事就跑到人间转悠两圈,人间也到处都是想要修道成仙的人跟妖怪,反正是座山就有山洞,是个山洞就住着个道人。

    青乌老祖的博览群书,怕是博览话本吧!

    孟戚正要如此讥讽青乌老祖,发现墨鲤听得直皱眉,心念一转,索性继续看青乌老祖能吹出个什么花样。

    方士嘛,舌灿莲花之辈。

    除了欺世盗名的人,其他方士往往是真的相信他们自己说的那套。

    目前看来,青乌老祖破坏灵穴、埋风水物确实是冲着龙脉去的,但是好像不是为了争权夺势,反而是为了什么“武学境界”,这所谓武道巅峰又隐隐跟仙侠之流靠拢。

    饶是孟戚智计不凡,见识颇广,也没能想明白这是什么个逻辑。

    算了,正常人永远想不明白疯子的话。

    孟戚理直气壮地把自己划入正常“人”的范畴。

    “……禹王治水,历经一十三年,踏遍中原群山,悟出真正的治水诀窍,乃是堵不如疏。于是带人凿穿山石,拓宽峡口,让洪水能更快地通过,又挖河道,引导水流向更低处而去。这般大动干戈,水患终解,然而这天下九州,从地貌风水上来说,已经面目全非了。”青乌老祖手持拂尘,高深莫测地说,“他破坏了龙脉。”

    墨鲤与孟戚面面相觑。

    这,扯得很像是那么回事?

    “龙脉,地之气也,它以山川为形,蕴含着莫大力量。古来帝王自命为真龙天子,其实此龙与彼龙并无关系,纵然破坏龙脉,也不会影响到皇位更迭。”

    青乌老祖这番话让墨鲤十分意外,作为方士,不是应该相信风水吗?

    难道青乌老祖有更奇葩的歪理邪说?

    “……称它们为龙脉,只是惯用的说法罢了。”青乌老祖继续道,“九州龙脉原本彼此相连,禹王生生地挖断了它们,使龙脉不再连成一气,天下遂定,人们终于在这片土地上站稳了脚跟。”

    墨鲤:“……”

    这话说得像凡人的兴盛,是建立在龙脉衰败之上。

    果然青乌老祖又道:“想来二位也听过‘天灾**,龙脉现世’的传闻,灵药疯长,生灵繁衍,这都是龙脉断裂导致灵气外泄所致。可飞禽走兽乃至草木之流都能因为灵气得到莫大的好处,人乃万物之灵,为何反而不及它们?”

    墨鲤哑口无言。

    他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面对胡言乱语偏生无法反驳。

    是啊,就算龙脉没事,灵气的好处也没有人的份。

    太京龙脉还看不出来,京城人才济济嘛,就有人杰地灵的味道了,然而歧懋山怎么扯都跟这四个字没有关系。竹山县的百姓既没有长寿,子女也不是特别多,比起龙脉,还不如说是薛令君让他们过上了好日子。

    “老道不禁纳闷,是龙脉与人有仇吗?不肯把灵气给人类?”

    墨鲤:“……”

    孟戚:“……”

    不是!没有!不可能!

    “当老道阅遍古籍,终于发现了事情的真相!”青乌老祖神采奕奕,眼睛发亮,“实际上人是可以吸纳灵气的,只是这个方法失传了!”

    “等等!”孟戚终于回过味了。

    他不敢置信地问:“你该不会以为那些仙侠之流,实际上是吸纳了灵气的人吧!”

    “不止仙侠之流,是所有的仙人!世上根本没有神仙,没有天庭!有的只是像彭祖、吕道人这样的长寿之人,身怀绝学,被凡夫俗子以讹传讹!”

    青乌老祖眼中的狂热令墨鲤忍不住退了一步。

    “禹王治水、秦王一统六国筑长城、修驰道,隋开运河!这就是古往今来三件最破坏九州龙脉,泻龙气的事!所以他们之后的商朝、汉朝,以及唐朝,有无数神仙掌故,市井盛行奇侠奇事!纵然吸纳灵气的法门失传了,然而江湖上依旧有武即是道的说法,天山派源于唐代,历代杰出剑客无不讲究悟道,还有禅学深厚的衡长寺,一直到了百年前,武道之说才逐渐衰败。这都是因为天下灵气不足,人们不再相信这些了!多少武林前辈没有想明白这件事,最终只能困在顶峰境界,直至死去。其实改变这一切并不难,只要做出一件大事,变更九州风水,斩断龙脉!武道便会再度兴盛,吾辈寿可望千,实力也不再限于这一境界,从此四海遨游,一如古仙!”

    青乌老祖为自己描述的前景沉醉不已,双手微张,好像已经化身为仙人。

    墨鲤半天没找到自个的声音,他动了动唇,只发出一个单音节的重音。

    孟戚跟他差不多,嘲讽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如果青乌老祖不说,或者他们不等青乌老祖把话说完,他们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到青乌老祖的真实意图以及谋划。

    太荒谬了!

    荒谬到了甚至找不出话来反驳!

    (本章未完等十分钟还有个结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