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十年三入京
    ( )

    “倘若你们齐朝得到的那块玉玺是假的,为何认定是我父亲调换的, 为什么不是楚朝宗室做了什么?”

    宫钧闻言, 嘴角一牵, 似笑非笑地说:“你问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

    出家时法号天圆的老和尚神情一滞, 他虽然老了,但是脑子还算好使,多年念经也没有念傻。

    “你们根本没能拿到传国玉玺?连假的都没有?”老和尚骇然地问。

    传国玉玺只是一块象征物,如果已经坐稳了天下,自然不在意拿到手的玉玺是真是假。因为假的也能变成真的。

    像齐朝这样迟迟无法平定天下的, 便不能忍受传国玉玺流落在外了。

    陆璋打下太京,把楚朝宗室几乎斩尽杀绝。楚朝后裔的日子可比当年陈朝后裔难过多了, 想要把传国玉玺偷运出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就算有个万一,这十几年来也都查了个遍。

    即使这样, 仍然没有找到?

    而南边的楚朝三王若是有传国玉玺,早就迫不及待地站出来了, 也不至于为了争谁才是楚朝正统一直明争暗斗。

    这样一来, 自然就要怀疑楚朝的玉玺究竟存不存在了。

    传国玉玺平日里又不会拿出来给人看,只会在重要的圣旨以及祭天文书上压个印, 只要印出来的字对了, 它具体长什么模样, 旁人怎么能知道?

    或许这枚“假印”在宫变时被毁, 齐朝要追查真正的玉玺, 可不就冲着再前面的陈朝去了吗——老和尚以为自己想通了关节, 脸色煞白。

    宫钧有意误导老和尚,他伸手将人拎了起来,半威胁地说:“锦衣卫还是你们陈朝开始建立的,身为陈朝的皇室后裔,纵然出家为僧,也应该对‘诏狱’有所了解。凡是关进去的人,无不求个痛快的死法!还是趁早说出你知道的事,别怪本官没有提醒你……”

    老和尚哆嗦着,神情惊惧。

    事实上齐朝的锦衣卫没有陈朝那么可怕,倒不是因为本朝的锦衣卫办事公正开明,而是陆璋要守着“君臣和乐”的面子。不会像陈朝那样凶神恶煞直接把皇帝看不顺眼的官员拿下丢进诏狱,然后几年十几年不得见天日,折磨得跟鬼似的。

    然而老和尚不知道这些,锦衣卫在民间声名狼藉,加上齐朝皇帝杀人太多,他越想越是惧怕,强撑着说:“老衲实在想用传国玉玺换命,可是没有,吾命休矣!”

    说着把眼一闭,眼泪滚了下来,显得十分可怜。

    宫钧却不买他这个账。

    他当然不是查到了老和尚的身份之后,便一厢情愿地觉得这人肯定知道传国玉玺的下落,自然是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这个陈朝后裔。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本官与你好言好语,你却不当回事。”

    宫钧手按佩刀,门外与窗前都有锦衣卫守着,那几个人都是他的亲信,别说这老和尚不会武功了,就算会,今天也别想逃出**寺。

    “三年前,**寺曾经修缮过房舍,是也不是?”

    “这,寺院年久失修,屋顶漏水,还能不修?”老和尚下意识地辩驳,眼神却是发直,他显然没有想到宫钧会直接提到这件事。

    “好一个避重就轻。”宫钧一字一顿地说完,盯着老和尚冷笑道,“修屋顶确实是寻常之事,百姓家亦是年年都有,然而**寺在三年前那次修房舍,可不是修房顶那么简单吧!”

    老和尚呐呐不言,额头尽是冷汗。

    宫钧正要再说,忽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他心中一紧,侧耳倾听。

    老和尚粗重的呼吸声、门外的锦衣卫来回走动,让佩刀跟衣袍下的铠甲撞在一起的声响、风吹过山林的声音……

    宫钧狐疑地等待了一会,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屋顶上的墨鲤:“……”

    他现在相信孟戚说的话了,这个宫副指挥使确实跟兔子很像。

    不是胆小得像兔子,而是对风吹草动十分敏锐。

    墨鲤已经足够小心了,耽误了好一会儿才避开这些锦衣卫的视线,还特意从寺庙正殿上的屋顶,绕到这边厢房上。

    踏雪无痕的轻功,连半点声响都没发生,宫钧还是感觉到了不对?

    墨鲤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对着孟戚做了个手势,后者默默地离开了房顶。又过了半柱香的工夫,屋里重新响起了说话声。

    “……”

    这敏锐程度,当真是墨鲤平生仅见。

    眼下虽然把宫钧糊弄过去了,但是警兆不能频生。现今已经出现了两回,要是再来一次,这位宫副指挥使估计就要溜之大吉了。

    墨鲤为了避免被下面的人发现,身体刻意压低,几乎贴在屋顶瓦片上。

    孟戚索性躺在寺庙正殿的房顶上,侧头看着墨鲤。

    墨鲤无奈,微微摆手示意孟戚不要随便乱动。

    宫钧不知道自己头顶上已经多了一个偷听的人,他理了理思绪,看着面无人色的老和尚,蓦地发问:“当日**寺内的僧人因修缮房舍去了别寺挂单,年月日皆可查,前后共计十一日。这是什么房顶,如此难修?耗费这般精力去做,寺中为何没有明显的变化?香客们看得真真切切,挂单回来的僧人没多久下山时又抱怨屋顶漏水,怪哉!”

    老和尚动了动嘴唇,喃喃地说了几个字。

    饶是墨鲤内力精深,也只勉强听到“主殿”“房梁”等字。

    “怎么,还想狡辩?想拿更换房梁来说事?”宫钧拿出了一本册子丢在老和尚面前,语气不善地说,“**寺十年来修缮房舍的情况,本官已经查得一清二楚,包括尔等从何处购买木料瓦片,经手的商家是谁,领了工钱的匠户是何人等等。唯有一事可疑,这十年间曾有三次,所雇匠人不知来历,查无实处,其中就包括三年前那次大修。”

    天下间,户籍管得最为严格。工匠乃是匠籍,是有册可查的。

    结果诺大的京城,连同上云山附近的村落,所有工匠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三年前修过**寺的人。宫钧又把范围扩大到京城附近的县镇,仍然一无所获。

    工匠通常不是一人干活。

    出门干活的有人证,闲在家里也有街坊邻居可证。

    逐一排查完毕,就是找不到那群神秘的工匠。

    所以一群身份可疑的人三年前来过**寺,与方丈勾结,借修缮房屋为名,在寺中挖东西或者藏了东西。

    而且这群人可能还不是第一次来。

    “十年前的冬天,你还不是方丈,有一面墙忽然坍塌,寺中请人来修。虽然时日已久,但终究还能查到始末,据说僧人下山寻工匠的时候遇到弦月观的道士,听说弦月观也在修房舍,便偷懒没有下山,进观将工匠请了去。

    “第二次乃是五年前,你已是**寺的方丈,称佛塔年久失修,找的匠人查不到来历。这倒也罢,在修缮期间你竟不慎摔伤,这里是你当时延请郎中开的药方。除了跌打损伤药,如何还有收惊平气的方子?

    “再说三年前,你令僧人离开**寺十余日,白日里装作修房子,暗地里不知道在做什么!我且问你,为何你命匠人用石头埋了院中水井?”

    墨鲤十分意外。

    后院的水井不是好好的在用吗?难道还有一口井?

    “是,是修房舍时落土入内,污了井水。”老和尚心神大乱。

    “来人!”宫钧冷着脸把自己的属下叫进了屋子,示意道,“把寺里的僧人单独带去问话!本官怀疑**寺窝藏匪徒,有谋反之嫌!”

    锦衣卫立刻应喏退下,老和尚身形摇摇欲坠。

    “距离**寺最近的溪流在三里外,那里还有一处寺庙,本官已经在那里问清了。当年**寺的僧人怨声载道,要求再次打井,也被你搪塞推脱掉了。”宫钧不等老和尚回过神,怒喝道,“是否挖了东西,导致井水浑浊,你怕人发现,索性填井?传国玉玺究竟在何处,连同那些身份不明的匠人来历说个清楚,本官还能饶你不死!”

    墨鲤听到这里,心中确定方丈知道厉帝陵宝藏的事了。

    只是,传国玉玺?

    宫钧认定陈朝太子命人把传国玉玺埋在了这座古寺的地下,具体位置却没能传到太子的儿子耳中,只知道是**寺。所以这个老和尚隐藏身份,假冒他人进了**寺,再用十来年成为方丈,细细留意每处,直至三年前有了把握,这才大肆挖掘翻找。

    那些匠人,可能是从别处知道了玉玺的下落。他们不为陈朝后裔卖命,但是觉得玉玺值钱,能拿去南方或者天授王那里谋取钱财富贵,所以十年间三次来龙爪峰找玉玺。

    第一次可能还不确定位置,第二次盯上了**寺,威胁方丈就范,或者许了什么好处,这才有了第三次。

    宫钧的推测合情合理,然而阴差阳错,可谓张三撞到了李四,牛头偏巧对上了马嘴。

    老和尚双眼发直,浑身颤抖。

    抖着抖着,竟然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来人啊!”

    门外的锦衣卫应声而入。

    “把人扶起来,找个郎中!”宫钧眉头紧锁。

    他不知道老和尚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发病。反正他打定主意,就坐在**寺这间房里不走了。

    “把人抬到那边的木榻上!即刻调人来将这间房守住,山门跟佛塔那边也派人把守,寺里的和尚全部看住了。”

    “……宫同知,咱们的人不够了!”

    锦衣卫不知道这老和尚的身份,有些迟疑。

    宫钧叩着手指,不耐烦地说:“那就把人叫回来!”

    两个锦衣卫急忙出门,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郎中,去京城估计来不及,只能到山下的村子里碰碰运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