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有万千气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墨鲤一边追一边后悔。

    他不应该问出那句话, 孟戚的异常,很有可能是想起了上云山新生的小龙脉。

    他错误地以为孟戚一直隐居在山中, 因为孟戚自己就是这么说的, 然而事情的真相未必是这样。孟戚不做国师之后, 他“人”是回到上云山了,可“隐居”不一定要有房子,也许是一处隐蔽的洞穴呢,适合沙鼠居住的那种。

    当孟戚说住在上云山边缘时, 墨鲤心中便是一紧。

    他意识到那栋屋子其实是孟戚发现小龙脉才建的。

    ——那时的太京龙脉十分孤独,而且拒绝与人类往来。

    没有房子, 就意味着不想以“人形”生活。

    那时楚灵帝还在位, 天下仍有盛世之相, 京城里必定比现今热闹许多,车马川流不息, 人来如织。世间奇珍尽列此地,天下才子云集此处, 想来若是半城春花绿柳, 便有半城华章佳句, 点睛之笔书壁上, 天籁妙音传世间。

    守着这样繁华的城池,却是心灰意冷。

    那一番入世究竟是对是错?是得还是失?

    墨鲤的心揪紧了。

    他觉得透不过气,明明内力在经脉里运转畅通无阻, 可就是无端地感到窒闷。

    天色太黑, 山路虽平整但孟戚根本不走, 他穿行在茂密的树木中间,快得就像一阵风。饶是墨鲤紧追不放,有两次也差点把人丢了。

    月亮逐渐升起,攀到了山巅,这才勉强看见林中景象。

    这些树木生得很密,又高高低低,什么树种都有。

    墨鲤继续往前追了一阵,忽然看到远处隐隐有佛塔的轮廓。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墨鲤看到了这座塔的全貌,它只有三层,塔尖为圆珠形,四面均有佛陀浮雕。塔下面是一座寺庙,涂成赭黄的高墙在月光的照射下格外显眼。

    此时寺庙的晚课已散,余香缭绕。

    一个小沙弥抓着扫帚,嘴里嘟嘟哝哝地扫着上山的石阶。

    他的动作有些笨拙,忽然感到一阵劲风吹过,小沙弥居然被带得原地转了半个圈,他大惊地抱着扫帚,还没有来得及揉眼睛,便又来了一阵风。

    “哎呀。”

    小沙弥跌跌撞撞地站稳了一看,已经变成了面向寺庙,随即眼睛一亮。

    “……师父罚我出庙扫到山门前再回转,现在小僧被风扫了回来,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说完高高兴兴地继续扫石阶,完全不理身后的山门。

    这座寺庙并不大,除了正殿与两排厢房,就只剩下那座塔。

    庙前挂着一块牌匾,名曰**寺。

    寺中和尚提着灯笼,把斋菜送入厢房,房内有人靠在窗前,盯着外面看。

    “施主?”

    “哦,进来吧!”那人疑惑地问,“这附近有山魈野猿吗?”

    送斋食的和尚吃了一惊,连忙道:“施主说笑了,野猿也就罢了,那山魈可是吃人的!此地乃是上云山,沐天子龙气,怎么会有这等妖物?”

    “怪了!我方才似乎看见有两个影子踩着树梢过去了。”

    这个留宿**寺的人嘀咕了两句,和尚没敢再听,合掌退下了。

    他走到院中,便看到小沙弥兴高采烈地提着扫帚进来,急忙喝问:“你如何回来了?又在偷懒?”

    “师兄怎能胡言乱语。”小沙弥一板一眼地反驳道,“我佛真意,师兄是不会懂的。”

    和尚一把揪住了小沙弥的耳朵,推着他往正殿走,压低声音教训道:“师父让你扫地是磨练性情,最近寺里来了好几个带着兵器的施主,我看他们是江湖人,杀人都不眨眼的,你还不小心一些!”

    小沙弥被拎得痛了,大声念着佛经。

    墨鲤已经走得远了,却还能听到几句模糊的梵唱,那小沙弥显然有一个好嗓子。

    山中已经有江湖人聚集了,墨鲤路过一片山谷的时候看到了火光。

    龙爪峰的峰顶,距离龙鳞峰一座断崖很近,上下间距约莫有二十丈。

    墨鲤没有来过上云山,他不知道龙爪峰顶是什么模样,当月光被上面一座山峰挡住的时候,墨鲤抬头赫然见到了平伸出来挡住龙爪峰上方的山崖。

    孟戚意识混乱,他足不沾地,一跃数丈,然后抓住了山崖上垂落的藤蔓。

    墨鲤仰头一看,身形顿住,同时心里大急。

    ——他上不去。

    孟戚的内力比墨鲤高,差距虽有但是如果他们不拼死搏杀,那么不打上一天一夜休想分出胜负,然而在极端的情况下,这点差距又能变得非常明显。

    墨鲤目测他直接把轻功施展到极致,跃起的高度距离那根藤蔓就差三寸。

    他不得不停下,运气丹田,中途还得借力踏石一次,这才勉强抓住了藤蔓。

    这时孟戚已经上了山崖。

    墨鲤急忙攀上,他一手撑住崖壁,翻身而起时发现眼前又是一片密林,孟戚已经不见踪影。

    “……”

    半个时辰前说想要每一刹那都相守的人,跑得影都没了。

    拼命追都追不上。

    墨鲤无力地扶额,他觉得自己背上的行囊可能也影响了速度,一个武功高没负担,一个武功稍微差一线还带着行囊……

    最麻烦的是,他根本不认识山里的路。

    山中尽是灵气,想循着气息追人也没辙。

    墨鲤隐约觉得孟戚是奔着龙尾峰去的,然而身在此山中,想要找个正确的方向真是千难万难。就算爬到高处,视线也会被其他山峰挡,除非一直上到龙角峰。

    墨鲤心里一动。

    之前孟戚为什么想要上龙角峰?

    墨鲤现在有两个选择,摸黑瞎走去龙尾峰,顺着山势往高走一直爬到龙角峰。

    沉吟一阵,墨鲤觉得还是后者更加有把握。

    他开始翻山,这些大大小小的山峰远看根本分不清谁高谁低,墨鲤走了一个时辰,绕了不少原路之后终于看见了龙首的位置。

    “龙”其实只有一只角,而且龙角峰与龙首峰并不在一起,它们甚至间隔了挺远一段距离,然而在太京麟成门遥望时,因为位置的缘故,位于龙首峰后方那座又高又细的山峰就成了龙角。

    龙角峰山势奇险,峰顶不与山脚垂直。

    这座山峰在快到山顶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极大的坡度,远看像是被人削去了一块,通往山顶的窄道上又有巨石突起,生生将山顶这段变成了倾斜放置的笔架。

    单看的话,其实应该叫笔架峰。

    结果因为整体山势,恰到好处地形成了龙头上的角,还是一个像模像样的鹿角,实在让人叹服。

    墨鲤一踏上龙角峰,就意识到自己没选错。

    这里的灵气充沛到了即使在一片灵气的汪洋大海之中,它仍然能够一枝独秀,像海浪里岿然不动的岛屿。

    山上树木稀疏,过了半山腰之后,连草都不怎么长了。

    墨鲤愈发肯定这就是太京龙脉的“诞生”之处,就像歧懋山那座水潭一般,潭水里空无一物,除他之外没有半只鱼虾,甚至有潭水的洞窟里都没有其他生命存在。

    地面寸草不生,被迫进洞的动物也会迅速离开。

    龙角峰有一大半是光秃秃的,除了沙土只有石头。

    最大的一块巨石,自然就是“笔架”形状中央的凸起。

    巨石微斜,下方有一处极好的灵穴,然而空隙极小。

    墨鲤神情复杂,他找到了孟戚。

    衣服散落在地上,其中还有一柄紫色的软剑。

    巨石受到风吹雨蚀,虽然内里坚固,但表层有了零散的孔洞,每一个都不足巴掌大,灵气充于其中,把石头变胖了一圈,在银色的月光下,像蒸笼里微微膨胀起来的炊饼。

    “孟戚?”

    墨鲤试着喊了一声。

    夜幕漆黑,这里风大得普通人站都站不住。

    即使是墨鲤,也不得不以内力稳住,半眯着眼睛一步步走向巨石。

    一到了巨石前,风瞬间变小了许多。

    巨石浑然一体,高十丈,横断了整条山道。

    想要真正爬上龙角峰之顶,估计要用绳索捆住自己,然后倒挂着爬过这座拦路的巨石,才能继续前行——普通人根本做不到,连江湖高手都有点够呛。

    墨鲤用手按住石头,下意识地找了个孔洞去听。

    什么动静也没有。

    然后他一抬头,发现一只圆滚胖乎的沙鼠蹲在头顶右侧的一个洞窟里。

    “孟……”

    墨鲤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洞窟里飘出来一个朦胧发光的圆团。

    墨鲤瞳孔收缩,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接。

    圆团轻飘飘地落入墨鲤掌中,随后就消失了。

    墨鲤急忙低头,果然在地上发现了那个圆团。

    狂风一吹,圆团就飘了起来,然后很快被一股灵气拽回了山石下方某处孔洞。

    沙鼠抄起两块碎石,爪子左右开弓,麻利地把那个洞堵了起来。

    墨鲤:“……”

    歧懋山有一只熊,它每次出门觅食就这么把孩子关在窝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