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5.春.色映山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墨鲤没有在意孟戚的话。

    他看诊的时候, 经常要问病患的感觉如何,很多病患根本不识字, 这让他们在形容自身状况时用词千奇百怪。什么壮得像头牛, 虚得像几天没吃上鸡的狐狸, 掉头发掉得像隔壁家那只老黄狗等等。

    有人只会一味地描述着自己能做什么事……比如能把石磨推十圈,一口气给半亩地翻土。

    爬山算是很常见的比喻了。

    而且龙角峰嘛,顾名思义,墨鲤很容易想到那是上云山最高处。

    “还能记得带上我, 看来你很清醒。”墨鲤很自然伸手号脉,随口道, “我怕你病情发作, 一头冲进山里, 让我白白地跟在后面追一夜。”

    “……”

    孟戚闻言手臂僵了僵。

    墨鲤以为孟戚面子过不去了,也没多想。

    天光已暗, 林间还残留着一些雾气,让人看不到较远的石阶。

    孟戚深深地凝视着墨鲤, 他觉得自己的目力变得更好了, 在这座山中他似乎能看到许多东西, 根本不用太过接近。

    大夫总是把衣服穿得整整齐齐, 除了脖颈跟手掌以外的地方绝对不会露出来,武林高手也没办法隔着冬天的厚衣服把人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现在忽然变得不同了,孟戚能感觉到眼前的人衣袍下修长的手臂, 还有腰部, 跟孟戚以前估侧的一样, 胸腹处只有一层薄薄的肌肉,显得有些羸弱。

    但那是错觉。

    孟戚见识过这具躯体爆发出来的力量,还曾经变成沙鼠惬意地枕在墨鲤的怀里,墨鲤的身体没有那么柔软,肌肉是硬的,即使因为沙鼠的熟睡刻意放松。

    那柔软的错觉,是因为温暖,像被太阳晒过一天的河滩。

    明明墨鲤与他身高相差不了多少,孟戚却有种想要把对方捧起来,团进掌心,不让任何人发现的奇怪冲动。

    大夫如果也是一只沙鼠就好了……

    然后他们两只沙鼠靠在一起,分享同一个洞穴,长长的毛发紧挨着,远看就像一个更大的扁圆团子。他一定会把最舒服的草叶跟最甘美的果子拖进洞里,然后他们哪里也不去,就这样把整个冬天睡过去。

    导致正为孟戚诊脉的墨鲤神情古怪。

    ——气走少阳,经脉内气血翻涌,精元下沉至丹田,这是很明显的情动之兆。

    然后阳气缓缓散去了,心脉逐渐平稳,如果不是孟戚就站在眼前,墨鲤觉得这脉象是一个正在熟睡心无杂念的人。

    这看破红尘的速度也太快了一点!

    虽然内家高手压住身体上的欲.望,就像吃饭喝水那么简单,但是孟戚之前的变化证明那些灵气对他产生了影响,墨鲤正要进一步诊脉然后开方子,无意间抬头对上了孟戚的眼睛。

    “……”

    墨鲤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那条金龙。

    盘踞在太京上空的巨龙,遍体金鳞,光华璀璨。

    龙原本隐于云雾之中,双眼半睁半闭,气息近似于无。忽然醒来,它凝视着来到自己地盘的外来者,身躯缓缓展开。

    正如墨鲤在歧懋山时,被太京龙脉带着神游看到的一样。

    龙的眼睛像是漆黑的夜里亮起的两个太阳,又仿佛世间万物尽在其中。

    孟戚的眼睛自然不会发光,然而在墨鲤眼中,这一刻的孟戚与那条金龙重合了。

    “孟……孟戚?”

    “嗯。”

    “你看到了什么?”

    孟戚眼睛眨都不眨,用和缓轻柔的语气说:“我想跟大夫……”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他猛然醒神,连忙住口。

    “我想跟大夫度过每一日、每一刻、每一刹那。”

    “……”

    墨鲤被那极似金龙的目光迷惑,差点儿就答应了。

    墨鲤知道孟戚心悦自己,所以他察觉到孟戚忽然情动时,并不惊讶。

    比起第一次他茫然地想着龙脉怎么会对另外一条龙脉有欲.念,以及龙脉与龙脉在一起没法生孩子的情况,墨鲤现在要好多了。

    毕竟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墨鲤已经慢慢了解了孟戚的想法,试着从这个方向思索己身与将来,思索这世间的有情道。

    孟戚就像为他打开了一扇门,很多之前从未遇见的景色一一入目。

    虽然对将来的事还不确定,但墨鲤已经不是离开竹山县时只想着找同伴的歧懋山龙脉了。他的心里多了一些东西,他的眼里增添了很多色彩,连同世间万事万物都跟着起了微妙的变化。

    ——作为龙脉,生在人间,终究是要把自己变成“人”的。

    墨鲤看着孟戚,低声道:“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它很高兴。”

    “它是谁?”孟戚反应极快,眉头皱了起来。

    墨鲤借着抓着孟戚手腕的动作,让孟戚的手缓缓搭在自己左手上。

    心脉的律动有些快。

    隐藏在白皙肤色下,快速鼓动着,一次又一次。

    孟戚愣住之后,索性两只手一起伸出,捂着墨鲤的左手。

    墨鲤的手腕被他夹在手掌中心,他有些哭笑不得,只想让孟戚按住自己的脉门感觉一下,结果对方恨不得把他这只手都抱走了。

    “松一点。”

    墨鲤不得不提醒,手腕被合得这么紧,气血不通,手指都要麻了。

    孟戚让手掌卸了一点力,仍然不肯放开,同时他的目光顺着墨鲤的手臂,一路到肩,最后停留在左边胸膛上。

    “……”

    这就过分了,墨大夫毫不留情地抽回了手。

    “真气探入脉门还不够听得清楚?”墨鲤板着脸说。

    “我又不是大夫,不会号脉。”孟戚神情无辜,按照话本,不是应该靠在胸口听吗?

    墨鲤转身就走,头都不回。

    孟戚也不急,只是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唇边笑意愈发明显。

    龙爪峰是一条人们走得比较多的进山之路,上云山景色壮丽,怪峰奇石层出不穷,站在不同的方向看,山峰往往又会呈现出另一副形貌。除去几座皇家划为禁区建有帝陵的峰头,其他十来座山峰一年四季都有访客,人多了,路自然修得不错。

    龙爪峰石阶平整,常人走着都不费劲,更别说内功在身的武林高手了。

    轻轻松松爬上了半山腰。

    期间过了五座凉亭,有的建在山道拐弯处,有的被扩建成短廊长亭,足足可以容纳二十多人。墨鲤估猜这些是按照普通人的体力建的歇脚处。

    现在已经入夜,亭子里没有人,山道上也是一样。

    不知不觉间,墨鲤越走越慢。

    山道旁边都是树木,枝上花朵已经收拢,石阶上铺了浅浅一层的粉色与白色,都是花瓣。雀鸟各回巢穴,还在林间鸣叫,空谷回音幽幽。

    “孟戚,你住在何处?”

    “距离这里很远,要翻九座山,以上云山十九峰的龙形看,正在接近龙尾的地方。”孟戚回答,他想到自己曾经养过的爱宠。

    记忆里那只小沙鼠的模样,已经慢慢淡去了。

    只剩下刻骨的愤怒与悲恸,事情还像是发生在昨天。

    墨鲤及时发现了身后孟戚的气息变化,他转身快步走去,然后一手按在孟戚后心,严肃地说:“静心定神。”

    孟戚望着那个方向许久,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又想起了一些东西。

    想起那只小沙鼠是怎么出现的,那日他在山中闲游,意识忽然感觉到有部分灵气不听话地跑了,而且一去不复返。就像家里来了贼,把上云山的财物偷走了一部分。

    不,还要更夸张一点。

    像家里“值钱的东西”自己跟着贼跑了。

    作为山灵,他很生气。

    关于这部分的记忆模糊不清,孟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查的,反正他迅速找到了“罪魁祸首”,就躲在他“家”门口。

    大有赖着不走,长期偷下去的感觉。

    他死死盯着那块地,也不知道盯了多久,终于那个灵穴里冒出了一个颤巍巍的白色圆团。

    没有具体的形态,也没有自我意识,只是被“户主”的威压逼了出来,本能地发抖。

    那种感觉十分特异,像是气息同源的东西,却又不太一样。孟戚记得自己当时可以把这个圆团远远地丢出去,反正好处它已经拿够了,出去也饿不死,一样能够化形生出意识。

    然而他没有。

    他在那里盖了一座房子,移栽了灵药,让灵穴更加容易沟通天地灵气。

    每天日升月落之际,就强迫那个团子出来。

    ——灵气,不喝也得喝。

    不是要偷吗?现在给个够!

    圆团慢慢有了清楚的形态,也是沙鼠。

    最初很瘦,而且只是影子,没有实际的身体,孟戚怀疑它是刻意模仿自己。

    这种感觉很奇怪,像是血脉相连。

    圆团一天比一天胖,终于有一天它睁开了眼睛,满院子乱跑,抓坏了许多灵药叶片。孟戚以为能够教它学会规矩,结果它灵智仍然没有开启,呆呆的。

    孟戚拒绝相信这是自己的孩子。

    孩子这么傻还有救吗?

    他转身就走,走了三天忍不住又回来了。

    沙鼠跟他走的那一天完全一样,在院子的土坑里睡觉。

    被戳醒了也不动弹,乖巧的时候特别乖巧,精力充沛的时候上房拆瓦下地挖坑。

    那是同伴的感觉吗?

    孟戚怅然若失。

    他抬头看大夫,笃定地想,绝对不是,大夫这样的才算,傻呆呆的能做什么?要费心养就算了,还养不出个成果。

    ——怎么养,都比自己的原身小一半。

    怎么喂灵气,都只会哼哼唧唧,要不然就躺着装死。

    养孩子又不是为了让窝里多个取暖的枕头!就算把它摊开来勉强当个被子,孟戚也不稀罕。

    可是养着就养着呗,反正上云山的灵气多到用不完。

    孟戚从未想过,有一天那只傻呆呆的小东西会没了。

    它就那样躺在狼藉一片的院子里,身体凉透了,就像一个破掉的圆球,灵气缓缓地从它体内流出去,重新汇入灵穴之中。

    很快,它就剩下一个影子。

    然后影子也没了,重新变成了模糊不清的一团。

    “嘶。”

    孟戚倒吸一口冷气,头痛欲裂。

    墨鲤的手被激荡的真气震得脱离,他想要抓住孟戚,然而已经迟了,对方身影一展,迅速没入了夜.色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