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2.麟成望龙之势
    ,精彩小说免费!

    太京共有十八座城门, 其中百姓可用的大约十座。

    麟成门是南城三座城门之一,也是最大的一座, 城外就是著名的焦柳道百里亭。

    车队排成一列,另外一个门洞是达官贵人们的通道。

    来到城门下,高大的城墙挡住了墨鲤的视线,他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目光,转头就对上了孟戚若有所思的脸。

    “……”

    难以形容的尴尬。

    尤其墨鲤发现远处行来的车队里, 有很多人都这般仰着头眺望。

    事实上, 伫立此处远望山势还有个说法,叫做观龙。

    还有好事者喜欢跑到不同的城门看山,太京城内望山的效果远远不及旷野,而身在山中,又不得见龙。陈朝曾有狂士,仗着一身好剑法, 居然闯到了皇城,爬上承天阁想要观龙, 结果地方高是高, 离山也近了,龙形反倒没那么逼真。

    很少有人第一次进城时,不被上云山吸引。

    “果然是龙气所在, 太京历经数朝不衰, 原因在这里。”

    “不错, 久闻上云山之名, 今日一见, 当真非同凡响。”

    身边的旅人一句接一句的称赞着,墨鲤与孟戚互相望着,气氛更尴尬了。

    最后还是孟戚率先打破僵局,干咳一声道:“说起来我都已经到了平州麻县,明明再往前翻一座山就是竹山县,结果却错过了一睹大夫……”

    “孟兄!”

    墨鲤本能地打断了孟戚的话,神情微妙。

    如果他不阻拦,孟戚想说什么?

    一睹歧懋山的真容?可是歧懋山看起来十分普通,除了有灵气,跟别的山没什么分别。

    墨鲤又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一件事。

    歧懋山是个古称,其实应该叫鸡毛山来着,之前跟孟戚谈论的时候,孟戚根本不知道自己不是人,也不知道龙脉是什么,提了一次也就过去了。

    如果孟戚到了竹山县,就会发现鸡毛山是竹山县灵气最盛的山,那他是鸡毛山龙脉的事根本瞒不住!

    这么重要的事他竟然忘了,还想着日后带孟戚回去见秦老先生?

    真是太过大意,墨鲤暗恼。

    墨鲤不擅长掩饰眼神的变化,孟戚一眼就看了出来。

    然而孟戚把这份懊恼的情绪误会成另外一个意思,心想大夫真有趣,看一看诞生出山灵那座山有什么要紧?按照平州府志,那附近的山还不少,麻县的鸡冠山,竹山县的鸡毛山等等,还有玄石峰这样的荒山……

    难不成就是那座黑漆漆光秃秃的荒山,才让大夫这样紧张?

    呃?

    大夫原身是鱼,通体漆黑,还没有毛发……这么说来……

    满山都是黑色石头,草木不生,山中唯有一片湖水还有生机?

    话说原形的毛发,跟树木茂盛到底有没有关系?孟戚努力回忆自己冬天变成沙鼠的时候,毛是不是短一些,然而沙鼠的形态照镜子很困难,站在水边又看不清楚,这还真没个准。

    一想到墨鲤诞生的那座山是秃的,孟戚就有点心疼。

    不不,他不该在意这些。

    大夫这么好,怎么能用有毛没毛来衡量呢?他喜欢的是墨鲤,不管墨鲤是何处的山灵,他都一样喜欢。别说秃山了,就是半截儿山,或者一个小土坡也没问题!

    其实毛也不是特别重要,鳞片也很好啊。

    乌黑发亮,光泽很美……对了,如果是金色的,那就更好看了。

    孟戚有些恍惚。

    两个人同时神游方外,只听身后一声大喊:“喂,你们还进不进城了?站着不动挡路做甚,两个大男人好端端的,互相看着发什么呆?难不成没带路引?”

    这一嗓子嚷得四周的人齐刷刷扭过头。

    众人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如果不是看在孟戚长得不坏,他们很有可能就要招呼城卫过来了。

    “抱歉,我与兄长出门办事,心里发愁,一时失神了。”墨鲤回过神,无奈地向着四面拱手示意,还专门给身后的人道了歉,这才拽着孟戚继续排队。

    按照律法,出门忘记带路引的人,抓到了同样要受罚,有原籍的发还原籍,严重的还会有牢狱之灾。

    孟戚手里那份路引,是宁长渊给他们准备行囊的时候送的。

    路引分为很多种,最简单的一种便是“某县某乡某人欲往何处办何事”,时间地点都会写得非常明白,然而路引是有期限的,短的一个月,长的一两年。

    楚朝立国之后,对路引稍微放宽了几分,除了允许商队走得更远,在异乡停留的时间增加,还加上了书院学子出门游学的路引,以及方便医者在附近两三个县城行医的路引。

    这两种路引发放条件非常严苛,每年衙门都有限额。

    想要游学用的路引,须得有秀才的功名。医者路引,则要衙门与乡绅担保,可以说得到这样的路引,跟名医招牌也没什么分别。

    薛令君给墨鲤伪造的那张是游学路引,时限三年。

    宁长渊通常给人伪造的是探亲路引,也就是最简单的一种。

    想好去什么地方,拿着路引出发就行。虽然到了那个地方没有户籍仍是黑户,但是天下大乱久矣,北方天灾连连南边打仗不休,到处都是流民。只要人老实能干活,被乡民接纳了,到时候缴纳个三十文钱,就能顺利地把户籍报上去。

    尽管历朝历代的管制都十分严格,然而被约束在土地上的,始终只有普通百姓。

    只要有钱打点衙门,得个路引并不难。

    墨鲤一边等着进城,一边低声问孟戚:“那些江湖人难道个个有路引?”

    “那些门派在当地很有势力,自然有办法,至于别的人无非就是偷抢或者买。”

    孟戚刚说完,就看到前面城门官带着人盘问一个小商队。

    “你们路引上写了从邯郸到去魏城采购布匹,怎么跑到太京来了?根本不在一条路上,来人啊,把他们拿下!”

    那商队的管事连声告饶,然后塞了一些铜钱过去。

    “魏城物价大涨,我们回乡实在赚不到钱,只能到太京贩卖。这位官爷,还请高抬贵手。从前我们也是这样……”

    “从前是从前,现在国号是齐,你以为还是楚朝吗?”城门官掂了掂手里的钱,没好气地说,“告诉你,最近官府发了告示,有江洋大盗试图潜入太京,所以管制非常严格。你们也就是犯在了我手上,不然把你们当做江洋大盗的同伙抓起来!还不速速离去?”

    商队的人走南闯北,十分会看眼色。

    听了这番话,又见那城门官一努嘴,神情带有几分催促之意,顿时了然。

    匆匆谢过一声,带着车队掉头跑了。

    “还有你,你们路引上写着陈麻子、王四牛等十六人运货入京,怎么队伍里多出来一个人?”

    “……这,这是我们在路上捡的人,快饿死了,只求一口吃的。”

    城门官驱赶道:“我不管这个人从哪儿来的,反正只许十六个人进城,你们也想得一个勾结江洋大盗的罪名吗?”

    那十六个挑夫吓得连连摇头,只得抛下那个路上认识的人,独自进城去了。

    那人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处,立刻有门卒过来把人押了就走。

    墨鲤神情微变,这不是什么江湖人,可能是逃出雍州的流民。

    那些太京户籍的百姓,取出了出城领的路条,便从容地进去了。

    墨鲤分明看到其中有两个江湖人,他们的路条是怎么来的?这会儿是不是有两个太京百姓被困在城外回不去?还是已经被门卒暂时关押起来了?

    孟戚忽然从行囊里取出斗笠戴在头上,还给墨鲤也扣上了。

    “孟兄?”

    “感觉会不顺利,以防万一。”孟戚解释道。

    预感很快就应验了,当队伍轮到他们,孟戚先取出路引。

    负责查验的门卒先是命令他取下斗笠,跟挂在城门上的通缉犯画像对照,结果自然不是,门卒被孟戚的脸晃了下神,浑浑噩噩地正要把路引递过去,那城门官忽然上前一步。

    “你是太京人士?”

    城门官之前查核的时候,除了没路引的,基本都放了别人一码。

    可是现在他目光厉然,像是要看穿孟戚,身体紧绷手掌按在右侧佩刀的位置上。

    孟戚一见他这个姿态,心想这个城门官难道不是真正守门的,而是早就守在这里的锦衣卫?他有些惊讶,皇陵之事惊动陆璋,还能说情有可原,难道“前朝国师”出现的江湖传闻陆璋也听说了?

    城门官扫了一眼门卒递上来的路引。

    ——孟戚之前要求宁长渊伪造一份太京的路引,宁长渊最初拒绝了,因为京城人无论到哪里都要被人多看几眼,觉得不够安全,最后看在墨鲤为野集众人治病的份上,还是给了。

    “太京安平坊孟学文……这是你从何处盗来的路引?”

    “这就是我的。”孟戚不动声色地说。

    “我看不是,要不要去安平坊查一查有没有孟学文这个人?”城门官厉声呵斥。

    从他的态度上,孟戚觉得这人可能不是找“孟国师”,否则没胆子在他面前咆哮。

    “我看你就是近日试图潜入京城的江洋大盗之一!”城门官冷哼道,“老实交代罢,你是什么来历?青城派?春山派?天子脚下,尔等江湖人何敢放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在下一直居住在太京。”孟戚还想从这个城门官那里打听消息,不得不继续跟他周旋,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太京户籍。

    墨鲤既是担心,又觉得这一幕荒诞。

    太京龙脉竟然被拦在城门外?

    “胡说八道,太京之中如你这般容貌的人,哪里有我们门卒不知道的?你根本就不是太京人士,除非你活到现在从来没出过城!再一个,城中的美男子根本没有一个姓孟,美貌女子也没有!”城门官得意地说,“所以这路引一定不是你的!”

    墨鲤:“……”

    孟戚:“……”

    不对,他出城的,只是可能没走城门直接翻墙了。

    又或者外表看起来有八十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