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私欲危殆
    ,精彩小说免费!

    这座祠堂不算小, 只是一口气进来了八个人, 看着就有些拥挤了。

    这群人都是窄袖短摆、脚蹬厚底靴,一副武人装束。

    ——背着布条裹着的兵器,腰间还挂着革囊。

    这革囊不是装钱用的, 一般里面会放暗器, 有时候暗器还要淬毒。

    那种宽面微翘的厚底靴里面也暗藏玄机,靴头可以弹出一片利刃。不要小看这块刀片, 除了在打斗中暗算人之外,它更多的作用是应急。

    比如双手被绳索捆住,别人来救的时候解不开死结, 上哪儿去找刀?

    又或者重伤在身很难动弹的时候, 有野兽出现虎视眈眈, 蓄力一蹬或许还能杀死野兽。

    这些走江湖之人推崇的救命玩意, 秦逯都跟墨鲤说过,薛令君还曾经拿出一些旧物给墨鲤翻看,特别是有连发机簧的暗器筒。

    内家高手的特征明显,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些精巧的机关就不同了, 它们通常都有平平无奇的外表,一不小心就会忽略过去。

    这些深夜进入废村的人, 很明显都是老江湖。

    他们手上有厚厚的茧子,步伐力道很重, 上身粗壮, 应该练得都是外家功夫。

    墨鲤没有继续看, 他垂下眼,用另外一只手托住胖鼠。

    沙鼠只是动了动,没有醒。

    它似乎沉溺在梦境之中,圆滚滚的身体上覆着一层柔软的毛发,墨鲤碰触之后才意识到这里对沙鼠来说似乎有些冷了,毛摸着都不暖。

    隔着亵衣传出的热度,显然十分熨帖。

    胖鼠把脑袋靠得更近了一些,细小的爪子还下意识地磨蹭了几次。

    墨大夫身体一僵。

    沙鼠体型虽小,爪子的力气却不算弱,毕竟是要刨坑的。这样无意识地磨蹭,是持续不断地蹭在同一点上,不巧的是,那一小块恰好是右胸微微突起的地方。

    除了外衣之后,墨鲤没有穿更多的衣服。

    因为呼吸微微起伏的胸膛,以及心跳震动的声音,配上清冽似泉的气息,在胖鼠的感觉里,它就像是躺在柔软的沙洞里,不远处是瀑布轰隆隆落入湖里的声音。

    湖岸边被阳光晒了一天的沙粒十分温暖,四面一点光都没有,黑漆漆的,这应该是个安全的巢穴。

    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温暖的、干净的、不会被打扰的好地方。

    胖鼠当然不愿醒来了。

    它挥动着爪子,本能地想把坑刨深一点,因为在睡梦中力气不是很足,也因为动作太大不安全,所以它的刨坑动作更像是在蹭爪子。

    有一下没一下的,蹭蹭停停。

    墨大夫忍无可忍地隔着衣服把沙鼠挪了个位置。

    ——怎么这沙还在流动?

    胖鼠稀里糊涂地抓住了墨鲤的衣服,想要稳住自己。

    墨鲤只能再次往墙角挪动,把大半个身体都藏进阴影里。

    那几个江湖人去外面捡了废弃的木料,还带了蜡烛,阴冷的祠堂里立刻亮堂了很多,火舌剥嗤剥嗤地卷着柴火,他们把随身携带的肉干跟馍串起来放在火堆上烤。

    其中最年轻的那个人额角有块疤,他看到墨鲤身边的瓦罐,心里一动,就往这边走了过来。

    领头的那个人紫红脸膛,一脸的络腮胡,他皱着眉拉住了年轻人。

    “老八,你做什么去?”

    年轻人努了努嘴,嬉皮笑脸地说:“借瓦罐,让大家伙儿喝口热水。”

    络腮胡大汉想了想,夜里很冷,井水太凉,他们轻装简行的,也没带什么能烧水的器具,只能叮嘱道:“是人家的东西,你好好说,不要拿了就走。”

    年轻人随口应了,也没当回事。

    他走到墨鲤身边,蹲下来问:“喂,书生,能借你的瓦罐使使吗?”

    墨鲤摇了摇头说:“这是熬药的罐子,你们如果要用来烧水,估计得洗上好几遍再煮开一次热水才能刷掉里面的味。这村子缺水,你们没法这么浪费。”

    年轻人一愣,他伸头一看,果然药味扑面而来。

    他连忙倒退一步,忍不住骂了一声晦气,扭头走了。

    “大哥,我看这里别住了,那是个痨病鬼!”

    “怎么说话的?”

    络腮胡子叱喝一声,然后冲着墨鲤歉意地笑了笑,伸手就把那年轻人拎到了旁边教训:“我平日里怎么教你的?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天寒地冻的,你冲人家发什么横?痨病是要咳嗽的,你进来这么久,听见人家咳嗽了?”

    “可他……”

    年轻人被这么一骂,心里更火了,不依不饶地说,“可他的态度也太差了,我借个罐子,又不是不还给他,还说什么药罐子,多晦气啊!”

    “那本来就是个药罐子,难不成要别人骗你不成?”络腮胡子被逗笑了,他揉了一把年轻人的脑袋,笑骂道,“再说了,洗罐子的事谁去?你去吗?”

    这时另外几个汉子也围了过来,递给年轻人一块烤热的肉干,笑道:“大哥你就别怪老八了,前天他在客栈里,被一个书生指桑骂槐地骂了,心里有气呢!”

    “对啊,我最厌烦这些穷酸书生,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还喜欢指指点点地说人闲话。”年轻人故意提高声音抱怨。

    “好了。”

    络腮胡子一边啃着馍,一边含糊地说:“江湖规矩,不要对不懂武功的百姓出手,人家跟咱们不是一路人。天下书生成百上千,一个书生招惹了你,别的书生跟你又没什么关系,平白无故地迁怒什么?再说了,这大半夜的,人家睡得正好被我们吵醒了,还指望别人对你笑脸相迎?”

    他声音压低了,普通人是听不到的,但瞒不了墨鲤。

    墨大夫垂眼,隔着衣服慢慢抚着沙鼠,看起来倒像是受了惊吓在拍胸口。

    年轻人瞥了这边一眼,不忿道:“这不就是个破祠堂,又不是他家,还不许我们来?”

    “确实不是他家,可这也不是你家啊!”络腮胡子拍了拍身边的地面,对年轻人道,“吃了就休息吧,肉干都塞不住你那张嘴!”

    墨鲤占了避风的地方,这些人也没过来,另外挑了个角落生火。

    烤着烤着,那年轻人又憋不住了,小声问:“大哥,你觉得那书生是什么来路?我刚才进门的时候看到了他的脸,跟姑娘似的。”

    “什么姑娘,少见多怪,这叫玉树临风。”络腮胡大汉肚子里面居然还有点墨水,他嗤笑道,“南边的人都比北地汉子生得清秀一些。”

    其他汉子你一言我一语的笑起来,笑老幺这是想女人了,瞅着谁都跟姑娘似的。

    年轻人被挤兑得脸色涨红,他那就是个比方,又不是真的看错了。

    “可拉倒吧,说得就像你们没想过女人似的。”

    然后就是嘴快地揭短,什么六哥心系江湖上的某某女侠,四哥昨天看到客栈的老板娘都迈不动腿了,最后络腮胡大哥都遭殃了,被曝随身藏着一块苏绣帕子。

    这下捅了马蜂窝,年轻人被摁着脑袋逼迫睡觉。

    没一会儿,火堆也渐渐小了,祠堂里响起了一片呼噜声。

    墨鲤摸了半天,沙鼠总算不乱蹭了。

    他听见身后还有微小的动静,知道那个领头的络腮胡没有睡,而是在守夜。

    到了四更天,村外忽然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墨鲤心里觉得奇怪,因为跟刘将军“相遇”的次数多了,他对朝廷的军马也算是熟悉了,现在这马蹄声很是杂乱,毫无规律,连钉得马掌材质都不相同。

    络腮胡汉子很快也听到了动静,他神情一变,立刻把人都叫醒了。

    因为祠堂里一直生着火,门还坏了半边,在夜里远远地就能看见,现在要灭也来不及了。

    很快马蹄声就到了祠堂门口,络腮胡汉子带着几个兄弟抄起了兵器,警觉地看着门外。

    只见一行披着黑牛纹大袄的汉子,趾高气昂地进了门。

    领头的是一个穿得像公子哥儿的男人,三十来岁,大冷天的手里还抓着一把描金折扇,拿眼扫了祠堂里一圈,不屑地说:“渝东八虎?怎么着,像你们这种三流货色,也想去碰运气找帝陵宝藏?”

    墨鲤闻言一惊。

    帝陵宝藏?哪座帝陵?

    因为挨近太京的缘故,雍州确实有几座古帝陵,只是世道混乱,早年的陵墓都被挖得差不多了。有些是江湖人干的,有些是乱世之中缺军费的造反军头目干的。

    墨鲤缩在避风的角落里,身上的气息平和得像是普通人,那折扇公子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只是对着渝东八虎嘲笑道:“我劝几位还是趁早打道回府,好歹能捡回一条命。”

    对方有二十多人,而且领头的公子哥他们也打不过,渝东八虎敢怒不敢言。

    “还不滚,要我赶你们出去?”公子哥冷笑道。

    那年轻人想说什么,被络腮胡汉子一把拉住。

    公子哥手下的人不客气地占了火堆,取出了很多东西。

    把厚毯子铺在地上,还拿了香炉,服侍得妥妥帖帖。

    “江湖规矩是先来后到,但是呢,只要拳头大……后来的人也能把前面的撵出去。”公子哥扇着风,舒舒服服地坐了,手下的人又拿来木炭跟铁签,把上好的羊肉串了挂在火堆上,还刷起了酱料。

    香味一下就飘了出来。

    墨鲤感到怀里的沙鼠动了一下。

    起初他没在意,因为这香味确实浓郁,可能是酱料稀有的缘故。

    许多香料都是西域那边来的,烹饪羊肉也是那边最拿手,上好的香料比黄金都昂贵,那些调味的方子更是普通人不可能见到的东西。

    “我们走!”络腮胡汉子咬牙道,正要出门,忽然想起了祠堂里还有个书生。

    他抬头望去,恰好看到墨鲤身影一闪,动作迅捷无比地弯腰捞起了什么。

    这身法太快,很多人都没看清。

    公子哥手里的扇子掉了,笑容也僵了僵,他猛地站起来,冷声问:“看来是我钱某眼拙了,忽略了这位兄台,不知阁下高姓大名,是何门何派?”

    墨鲤不动声色地屈了屈手指,给闻到香味就梦游的胖鼠一个教训。

    肚子被戳的沙鼠,总算清醒过来了。

    周围有些亮晃晃的,孟戚勉强看清了情况,顿时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入睡前他记得自己变回来了啊!

    “别乱跑。”墨鲤说着,把胖鼠放到了怀里,还拍了拍。

    他以为孟戚现在还是那种看不清东西,听不见声音的状态。

    滑进衣襟,贴着亵衣的孟戚惊呆了,他木然地动动爪子,然后就感到一只手隔着衣服把自己抓住了,又听到墨大夫压低的声音:“别蹭爪子,你都蹭一晚上了。”

    “……”

    孟戚木然地想,蹭一晚上是什么意思?

    更可怕的是,爪下有种异样的触感。

    ——爪子太小,搭着正合适,还有空余呢!

    那边渝东八虎看到墨鲤这扶着胸口的姿势,恍然明白了对方夜里不是被他们吓到,而是怕他们惊醒了放在怀里的小生物。

    “大哥,你看见那是什么了吗?”

    “……好像是白的,也许是黄色的。”络腮胡汉子看了一眼火光,不确定地说,“这么小,难道是雏鸟?”

    “放在怀里不怕闷死吗?”

    年轻人说完就看到墨鲤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顿时想起之前得罪这书生的事,吓得缩回了络腮胡汉子背后。

    火堆上的烤羊肉更香了,墨鲤想拽开衣襟给胖鼠透气,可他更怕胖鼠病得迷迷糊糊,因为太饿直接变回了人形。

    墨大夫忍不住瞪向火上的羊。

    公子哥原本因为墨鲤不理会自己,脸色发黑,现在看到墨鲤的眼神,心里一琢磨,便挤出了笑容道:“江湖上相遇,便是有缘,何不坐下一叙呢。钱某这里有好酒好肉,我金凤山庄可不是那些个三流江湖之人,穷得连酒都买不起。”

    墨鲤对他的美酒羊肉毫无兴趣。

    有这种兴趣的是他怀里的那只胖鼠。

    小爪子又在动了——

    墨鲤敏锐地感觉到胖鼠在吸纳灵气,只是这里比较贫瘠,它只能从墨鲤身边捞一点油水过去,这点灵气的损失对墨鲤来说微不足道,而且内力很快自行填补了。

    如果孟戚变回原形,众目睽睽之下,要怎样才能把这些人瞒住?迷幻类的草药他身边没有,就算把人打晕也来不及。

    墨鲤心里一动,立刻抬手,无形劲风瞬间把火给灭了。

    四下一片漆黑,众人大惊,纷纷抽.出了兵器。

    只听得耳边呼呼有声,好像有人一掠而过,然后就是兵器咣哴坠地的声音,中间伴随着疑惑跟恼怒的叫声。

    没一会,祠堂里就安静下来。

    墨鲤迈步出门,又制住了外面几个见势不妙想要动手的金凤山庄随从。

    至于那些受惊的马,墨大夫随意绕了一圈,它们就重新安静下来,继续吃着金凤山庄随从刚才添上去的草料了。

    墨大夫趁着夜色,走到废村一角,把胖鼠取出来放在手里,试探着问:“饿了?”

    “……”

    也不是,都怪羊肉太香。

    香得让孟戚想起了太京的一家胡姬酒肆,三十年前,在长平坊的酒肆里可以尝得到天下各处美味,其中有一家胡姬酒肆,炙羊肉乃是一绝。

    不仅南来北往的商旅十分喜爱,连官宦子弟也会过来光顾生意。

    孟戚当年的好友,有四五人都偏好这口,这香味勾起了他许多回忆。

    其中邓宰相因为政务忙碌,年纪大了,家人不让多吃羊肉,邓宰相偶尔会偷偷地命人买了来,放在食盒里连同信件一起送到书房。

    邓宰相性格拗扭,口才了得,经常跟人争执,气坏了很多人。

    后来靖远侯就想了个办法,打劫宰相藏在书房的羊肉。

    于是大家有学有样,有人在半道上偷梁换柱,有人故意上门拜访,然后把事情透给邓夫人,让她气呼呼地没收食盒。

    其中就数孟戚干得最神不知鬼不觉,任凭书房门口一排家丁守着,他变成沙鼠翻窗而入,再以人形慢悠悠地打开食盒,把邓宰相准备的美酒也喝个干净,拍拍手跑了。

    别人都以为是孟国师身怀武功的缘故,根本想不到这里还有一只沙鼠的事。

    墨鲤见胖鼠蹲在那里没有动静,心想羊肉这东西,变成沙鼠的孟戚能吃吗?

    墨大夫有点拿不定主意。

    作为一条鱼的墨鲤,从来没吃过东西,他有记忆起就在那座空无一物的水潭里,后来山洪把他冲了出来,他变成了一个小娃娃,被秦逯捡了回去。

    “……孟兄,能听见吗?”

    孟戚点了点头,随后他发现自己体型太小,脸上的肉又太多,知道的以为他在点头,不知道的还以为肉在抖呢!

    于是胖鼠用后爪踩了踩墨鲤的掌心,表示肯定。

    “想吃东西,不如先变回人形?”墨鲤提议。

    孟戚僵着一动不动,这里又没有衣服。

    墨大夫会意地说:“我进祠堂去拿,你站在这边。”

    废村里到处都是塌了一半的墙,恰好可以挡住一个人的腰部之下,现在天还没亮,倒也不算尴尬。

    墨鲤拿了衣服回来的时候没找到人。

    这次他没有慌,而是仔细找了找,果然在远处发现了胖鼠一只。

    “怎么了?”

    “……”

    变不回来,沙鼠沮丧的一动不动。

    墨鲤碰了碰它的肚子,指尖陷进了长毛跟肉里。

    “咦?”墨大夫发现沙鼠身上的毛长了一些。

    可能还在恢复期吧,墨鲤没有在意,他重新把沙鼠放在肩头,抱着衣服又回到了黑漆漆的祠堂里。

    蜡烛还放在石台上,墨鲤拿起了火折子。

    祠堂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堆人,个个都被点中了穴道,渝东八虎的情况稍微好一点,他们维持着站立的姿势,脸冲着祠堂外面,显然在混乱的那一刻他们想要跑出去。

    金凤山庄的人只能看到墨鲤的鞋子跟衣袍下摆。

    渝东八虎连这个都看不到,只能从亮起的光知道蜡烛被重新点燃了。

    他们正自忐忑,忽然感到穴道被一道劲风拍过,尽管还是不能动,却可以说话了。

    络腮胡老大立刻道:“我等兄弟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前辈,愿意向前辈赔罪。

    ”

    墨鲤自然不用他赔罪,不过为了避免金凤山庄的人回头找渝东八虎的麻烦,他仍然端足了架子,不冷不热地说:“刚才似乎有人说,江湖规矩是先来后到?拳头大的话,后面的人把前面的赶走也是天经地义?”

    渝东八虎一听这话就知道倒霉的不是自己,顿时松了口气。

    “前辈说得是……啊,不对,后面的人连门都不该进。”年轻人苦兮兮地说。

    络腮胡汉子瞪了自己结义兄弟一眼,连忙道:“前辈,我们兄弟还要赶路,就不多留了。”

    墨鲤想了想,这金凤山庄看起来很有势力,渝东八虎大概是惹不起的,即使让他们留下休息他们也会感觉到为难,所以干脆利落地隔空解了穴道。

    渝东八虎跑得头都不回,正好金凤公子之前驱逐他们的时候,行囊就收拾完了提在手里,这会儿跑得飞快。

    火灭了之后,羊肉的香味也淡了许多。

    只是这会儿对金凤公子就是折磨了,赶了半夜的路,本来就饿。

    墨鲤觉得这群人虽然气焰嚣张,但是也没有喊打喊杀,所以就只是把他们丢在那里,随便解了一个人的穴道问:“帝陵宝藏是怎么回事?”

    胖鼠的耳朵跟着竖了起来。

    那人转动着眼珠,小心翼翼地说:“前年江湖上争夺一件异宝,名为金丝甲,薄如蝉翼,刀枪不入。许多势力都卷了进去,死了不少人,可是金丝甲下落不明,近日青乌老祖发话,说这件宝甲乃是古物,是前朝的遗物……”

    “哪个前朝?”

    墨鲤问的也是孟戚想知道的,这前朝多了去了。

    以往说是前朝,就真的是“前”一个朝代,可是现在这年头,说起前朝可能是楚朝,也可能是陈朝。

    那人虽然惶恐,但是想到这消息江湖上很多人都知道,自己说出来应该也不会被金凤公子责罚,索性.交代了个彻底。

    “是陈朝的宫廷之物,是名匠公输野的杰作,后来被陈厉帝带着陪葬了。”

    “……所以金丝甲现世,意味着厉帝陵被盗?”

    墨鲤一瞬间想了很多,感到事情果然另有缘故。

    陈厉帝下葬多年,如果没有意外,墓中的水银不至于外泄,也不会影响到太京龙脉。

    “所以你们这是去太京上云山找帝陵宝藏?有多少人?”

    “雍州这一带都传遍了,更远一些的地方也得到了消息,各门各派都在往那边赶呢,陈厉帝的陪葬品数以千计,价值连城,谁不心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