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皆生妄念
    ,精彩小说免费!

    旷野里有夜枭的叫声,几株老树的枝干都是光秃秃。

    “这已是雍州境内。”墨鲤打量着四周, 前方似乎有处村落。

    孟戚也停下了脚步, 他身上的气息有些混乱。

    墨鲤怀疑他根本没有听见自己在说什么。

    “……孟兄?”

    “唔。”孟戚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虽然变回了人形, 可是耳中总是嗡嗡作响, 眼前时不时出现幻象。

    有太京的街道,有深山密林。

    有一些人从年轻到苍老的面孔, 还有兵戈杀伐之声。

    它们跟幽暗的夜色重叠交织在一起, 几乎分不清什么是幻象,什么是真实。

    孟戚看见眼前出现了一道断崖,下面水流湍急, 还布满了突起的礁石。

    左边是燃烧的城池,将士正在浴血拼杀, 刀枪正冲着他的胸口袭来。

    孟戚没有闪避。

    因为他看见了墨鲤,大夫就在他的前面。

    身影有些模糊,孟戚死死地盯着不放,满心满眼都是这个人, 悬崖瀑布是幻象, 刀兵火海也是幻象。他跟着那个身影,一步步向前, 走在对方的足印上,踏过了数不尽的“艰难险阻”, 没有动怒, 也没有陷入这些混乱的记忆导致的幻觉里。

    在旁人看来, 孟戚只是眼神有些不对。

    路走得很稳, 遇到地上的水坑还准确地绕开了呢!

    然而这瞒不过墨鲤的眼睛,他心生怀疑之后,就暗暗留意孟戚的反应,很快就发现孟戚完全是根据自己的足迹走,连快慢轻重都一样。

    墨鲤心中一紧,放慢了脚步。

    之前因为依仗着有轻功,零散的石块看也不看,脚尖一点而过,江湖人赶路都是这样,否则这样的荒郊野地,怕是要走个一天一夜才能找到村落。

    随着速度放慢,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小。

    墨鲤很自然地伸过手,拉了孟戚一把。

    后者微微一震。

    “大夫?”

    墨鲤不敢回答,他迅速号脉,没发现内息有狂乱的迹象。

    前方是一个废弃无人的村落,房屋半毁,看起来十分破败。

    墨鲤很快就找到了村中的祠堂,这里的屋顶还算完好,虽然少了半扇门,但是他们也不怕夜里的寒风。

    祠堂里满地灰尘,墙壁上缠着蛛网。

    墨鲤衣袖一拂,内力卷地而过,扫平了一小块空地。

    祠堂上的牌位都没了,只留下空空荡荡的石座,还有几个生锈了的烛台。

    墨鲤还在石座后方的避风处找到了几个完好的蒲团,拼凑起来,勉强也可以躺下。

    整个过程中,孟戚都在看着墨鲤忙碌,他不知道大夫在做什么,幻象闪现得愈发频繁,许多人的脸叠在一起,树林跟城镇也堆在一起,快要看不清是什么了。

    墨鲤引着孟戚坐下,然后就放下行囊,翻出了药材。

    “看不见东西?”墨鲤靠近孟戚,低声问。

    他仔细观察孟戚的眼睛,发现他的模样很像夜游症,虽然睁着眼睛,但其实什么都看不清。

    孟戚没有回答,他伸了伸手,准确地抓住墨鲤。

    墨鲤低头看了看,发现对方有意识地在自己手掌上划着字,证明他是清醒的。

    掌心有些痒。

    说实话这样写字根本不可能读清内容,笔画简单还好,稍微一多就麻烦了。孟戚显然不是那种能把字写得端端正正,半笔不连的人。

    墨鲤无可奈何,只能换成自己在孟戚手上写字,顺带比手势。

    就这样磕磕绊绊地过了一阵,墨大夫总算明白了孟戚的处境。

    听不见声音,看不清东西,或者说——只能看见他。

    墨大夫的耳廓莫名地有些热,他也顾不上管了,因为仔细号脉之后并无发现,他只能先去熬药。

    离开野集的时候,墨鲤把小瓦罐也带上了。

    虽然占地方,也沉了点,但能派上用场。

    墨鲤没有走远,他就在孟戚视线范围内熬药,打水还是他们一起去村里找的井。

    井口有石头盖着,井水倒没有什么异味,只是水少得可怜,大概只能供得起四五个人的用度。

    村里没有明显的破坏痕迹,都是年久失修后的坍塌,破屋内也没能留下什么有用的东西,倒像是多年前雍州战乱的时候,这个村落集体迁走了,后来虽有人想在这里落脚,也因为缺水放弃了。

    墨鲤随手捡了一些腐坏的木料,就回到祠堂生火。

    孟戚镇定不乱,从他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他面对的麻烦,他甚至不再盯着墨鲤不放,脊背挺直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些在他眼前浮现的幻象。

    有些人他认识,有些人他早已忘了。

    闻着逐渐弥漫的药香,熟悉的名字在心头一掠而过,扭曲的幻象变得平缓。

    随着记忆断断续续的浮现,他确定了——身为楚朝国师的孟戚,其实是知道自己身份的。行军打仗路过白沙河时,他跟旁人起了分歧,而李元泽没有采纳他的策略,于是心里十分生气,溜出了帐篷跑到隐蔽处便会原身,挖了个坑躺进去舒舒服服地睡了一夜,怒火全消。

    因为有暴露的风险,这种事他并不常做。

    沙鼠的原形也没有什么用。

    除了小、好藏,偶尔可以偷听到旁人说话。

    ——这事武林高手也能做到,用不着变成鼠。

    再说变回原形的时候,他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连护住自己都有点够呛。

    被山猫追、被蛇咬、被黄鼠狼叼,还被一窝田鼠撵。

    谁让这只沙鼠胖呢,一看就很好吃。

    当然那些眼瞎的小东西们,都被忽然变成人形的胖鼠收拾了,这种摇身一变成为它们无法抗衡的“巨大存在”,感觉怎么那么有趣呢?

    孟戚闭了闭眼,他觉得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忽略了。

    头痛,想不起来。

    人有父母,妖应该也不例外。

    可他不记得这些,沙鼠在中原可不常见。

    幻象与记忆并非依照时间顺序出现,它们七零八落的,有些是重要的事,有些就像骑马路过所见的景色。

    一时见大雪纷飞,一时又见菡萏满池。

    矮树野坡,河渠城郭。

    北地塞外,秦淮酒家。

    他也曾有过朋友,看似无话不谈,大醉一场终归陌路。

    药味越来越浓,草药的气味逐渐变成一种令人舌根发苦的涩。

    孟戚感到自己的手被人拍了拍,他睁开眼,就又看到了墨鲤。

    他眯着眼睛估猜了下瓦罐的位置,然后顺着墨鲤的手掌摸到了。

    有些烫,凑近之后觉得更苦了。

    孟戚皱着眉头喝完了药,眼前的幻象终于停歇了,慢慢凝固,又顽固地不肯消失,看起来像是融化的蜡。

    “现在如何?”

    大夫的声音仿佛是隔了很远传来的,很模糊,好歹听清了。

    “不太好,我似乎在恢复记忆,整个人像是被塞进了一个巨大的走马灯里,看得我眼花缭乱,什么都分不清。”

    孟戚慢吞吞地说,他从容得很,一点也不慌乱。

    “头痛吗?”

    “喝药之后,好多了。”孟戚继续感受着腕上传来的碰触,气息平缓。

    不知不觉之间,他居然有了困意。

    等到墨鲤诊完脉,发现自己的病患竟然就这么靠坐在蒲团上睡着了。

    “……”

    墨大夫轻手轻脚地收了东西,灭了火,把瓦罐里的药渣倒了,还为孟戚理了理衣裳——之前变回人形的时候穿得太急,人又昏昏沉沉,竟把衣服折腾得凌乱不堪。

    等到理完,墨鲤停下手,看着熟睡的某人发愣。

    要不是身处破祠堂,这忙前忙后的架势,倒像是药铺的葛大娘了,药铺的账房葛叔就是这种倒头就睡不想管家里杂事的模样,虽然每次刚躺下都要被葛大娘撵起来,指使得团团转。

    墨大夫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跟病患计较这些了。

    他选了外面的位置,瞅着能挡住漏进来的风,然后也闭上眼开始歇息。

    ——有床的地方躺下睡觉,没床的地方调息打坐。

    夜深人静,墨鲤的内息运转了十二周天之后,意识逐渐沉入丹田,灵气在奇经八脉游走,循环往复。

    紧接着一部分灵气莫名流溢,牵向了身边的孟戚。

    原本墨鲤会在天光亮起的时候苏醒,结果到了晌午时分,他仍然没有动静。

    一些野狗在村里游荡,它们没进祠堂,只是因为闻到了药味找到这里,探头探脑地张望一番之后,隐隐地感到里面有什么东西,令它们心生畏惧。

    野狗夹着尾巴就跑了,连头都不回。

    日落月升,夜色重新笼罩废村。

    四下甚是安静,这一晚连夜枭的号叫都消失了,只剩下呼啸的寒风。

    约莫在二更天的时候,远处山坡上出现了一队人,他们互相抱怨着错过了宿头,忽然看到前方有村落,连忙快步上前。

    “这里根本没有人!”

    “行了,好歹能遮风挡雨,找个有屋顶的房子……等等,就这间了。”

    吵闹声吵醒了墨鲤,他睁开眼,很快意识到这是有人来了。

    他转头去看孟戚,结果发现人不见了。

    墨鲤一惊,好在他目力过人,很快发现了铺在蒲团上的衣服。

    ——孟戚没有半夜里脱了衣服出去游荡的病,自然是又变成了胖鼠。

    墨鲤挑开衣服,刚摸到那只软绵胖乎的沙鼠,祠堂的门就被推开了,对方还举着火把,照得四周亮晃晃的,墨大夫下意识地把依旧沉睡的胖鼠塞进了自己怀里。

    “咦,这里有人?”

    墨鲤的衣服头发整整齐齐,他看着也不像鬼,倒是没能吓那些人一跳。

    “这……先来后到,不过这祠堂大得很,可否容我兄弟几人进来躲躲风?”举着火把的人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说起话来倒是很有礼数,他身后的人却是十分不耐。

    “大哥,这祠堂又不是他家的,江湖规矩也没有什么先来后到的说法……”

    说话的人一伸头,看到了墨鲤的脸,声音就哑了。

    “看着像个书生,难怪大哥这么客气了……”

    来人嘀咕了一阵,又问了一遍,见墨鲤点头,这才鱼贯而入。

    墨鲤侧过身体,直接对着墙壁,以手撑颌做打瞌睡状,实则是遮掩自己胸口鼓出来的那一小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