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触天威
    ,精彩小说免费!

    秋陵县这夜灯火通明。

    迟归的商队、被兵丁押解回来的司家堡护卫、还有被盗的“传家宝”……这些消息在秋陵县城里不胫而走, 到了半夜, 连烟花柳巷中都传遍了。

    “……司家这次怕是要栽!有个下人偷走了账册,听说已经落入刘将军手里!”

    “什么账册?莫不是贿赂官员的账本?笑话, 这种事掀出来有什么用,司家在秋陵县数一不二, 就连平州的吴府君也要卖司家几分面子, 那可是正四品的官, 掌平州一地之事。那个刘将军,不过是个被贬到这里剿匪的武官,还敢跟吴府君叫板?”

    潇雨楼里, 有桌人喝得眼花耳热, 忍不住大放厥词。

    他们身边坐着的女子,神情却是微微一变,下意识地四处张望,为首的女子披着粉色薄纱, 连忙提着酒壶劝酒, 以免这些人声音太大, 招惹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结果劝了没两句,就看到不少客人自后院的小楼出来,铁青着脸,急匆匆地走了。

    “哎, 那不是张员外吗?”

    “钱掌柜的, 今晚也在这里快活啊……别走啊?这是出了什么事?”

    喝酒的客人歪歪斜斜地站起来, 心里纳闷不已。

    半晌, 才有人说:“说起来,他们的商队今晚都回来了,这是赶着打听消息?”

    什么样的消息,连温柔乡都不睡了?

    楼里喝酒的人面面相觑,心里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有些好事的人连忙付了银钱,跑出去打探情况。

    还没出门呢,就有个公子哥儿跌跌撞撞地跑进来,大喊道:“不好了!司家堡的人在山道上袭击刘将军,现在那荡寇将军点齐了兵马,要去司家堡问罪呢!”

    众人哗然,这是怎么说的,忽然就动手了?

    在刘澹来之前,秋陵县查金矿之事很敷衍,司家也是一副只要给足了钱,喂饱了官府再把金矿交出去就啥事都没有的架势,所以没人相信司家会倒。

    秋陵县半座城都是司家的铺子,剩下的那些就算不是,也跟司家有千丝万缕的关联,现在来了这么一出,难怪那些员外掌柜都坐不住了。

    潇雨楼转眼就空了,老鸨出外一看,整条街都是如此。

    她家楼子是巷口第一家,位置好,看得清清楚楚。

    “什么玩意,司家又不是天,就算是天塌了,你们奔去有什么用?”老鸨呸了一口,正要进去时,忽然看到有两个人自巷口外面的街上路过。

    灯笼高悬,她看得清清楚楚,左边那人穿着的披风虽然普通,但是那行走时肩背挺直的模样,绝对不是没钱的穷酸。

    “两位官人!进来喝一杯啊!”

    她招呼的人看都没看这边一眼,继续往前走。

    老鸨不忿,忽然看到右侧那人背着行囊,连忙提高声音道:“两位是外地来的?这个时辰了,客栈那边早就没有空房了。秋陵县城今夜又出了事,怕是一夜都不得安宁,两位想要睡个安稳觉呢,还是进我潇雨楼吧!”

    路过的这两人正是到了秋陵县之后就趁机溜了的墨大夫与这位大夫的病患。

    “大夫。”孟戚忍不住笑了,“你觉得进去之后,是睡得好呢,还是睡不着呢?”

    “别挑人话里的错处。”墨鲤没有把那老鸨的招呼当回事,也没有觉得厌烦。

    事实上,竹山县很穷,穷得基本没有青楼楚馆。

    如果老鸨不招呼,墨鲤还没有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过也仅是如此了,因为这里的价格太高,绝对不在墨大夫的考虑范围内。青楼楚馆的好处其实是可以藏匿行踪,因为住客栈需要出示路引,本地人则需要户籍,进烟花柳巷就没有这样的规矩,来的都是客,只要付得起钱,没有人管你是哪儿来的。

    “司家在秋陵县的势力,比想象中还要大。”孟戚看着街上那些神情慌张的人,若有所思道,“怕是要出乱子。”

    那老鸨招呼了半天,发现两人越走越远,气得更加厉害了。

    看着也不像没钱啊,怎么宁愿去客栈忍受吵闹呢?要知道秋陵县的客栈,几乎都是司家的生意,现在东家危险了,伙计们还有心思招呼客人?

    “不识好人心!”老鸨气冲冲地转身回楼里,结果迎面撞上了那个粉衣女子,两人闪避不及撞在一起。

    “秋红!你跑出来做什么?”

    粉衣女子提着衣裙,慌张地说:“妈妈,我刚才去后院听到水井里有声音。”

    “怎么可能?咱们楼里还能闹鬼?”老鸨根本不信。

    这时远处的孟戚与墨鲤同时停住了脚步,神情狐疑地侧耳倾听。

    地底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越来越响。

    墨鲤神情剧变,高声道:“是地动!所有人都快走!”

    地面已经开始轻微摇晃,因为丝竹声都停了,青楼楚馆里难得的安静,许多人都听见了那个古怪的声响。

    尖叫声连成一片,许多女子匆忙跑出,却又因为身上的纱裙拖拖挂挂,被绊住了手脚。

    瓦片纷纷掉落,花瓶碎裂,地面剧烈抖动。

    “地龙翻身了!”

    惊恐的喊声在夜色里传出很远,整座县城都在摇动中醒了过来,然而这时候已经迟了。

    墨鲤刚把一个人拽离了瓦片坠落的范围,回头又看见几个被倒塌的屋檐埋住的人。就算是天下第一的高手,这时候也是分.身乏术。

    更糟糕的是,墨鲤感到自己内力正在流失。

    十分莫名其妙,可是灵力飞速地消耗着,还不知道去了哪里。

    “大夫!”

    孟戚跃过一堆废墟,抓住墨鲤。

    两人的手掌刚一接触,便同时感觉到对方跟自己一样,体内灵气都受到了影响。再这样下去,自保都难,更别说救人了。

    这时人们已经无法站立,只能抱住身边的东西维持平衡,路面上出现了一道裂口,并且迅速延伸、变宽。

    裂缝深不见底,里面冒出一阵阵难闻的气味。

    一些人闪避不及,跌入裂缝,惨叫声不绝于耳。

    顷刻间,温柔乡就成了一片废墟,还活着的人艰难地想要逃生,地底的诡异声响却震得他们眼前发黑,好像有一头猛兽冲着他们绝望怒吼。

    “轰!”

    声音骤然消失,天边隐约有雷鸣。

    冬天的雷,真是邪乎极了。

    墨鲤怔怔地站着,他的意识脱离了躯体,飘到了漆黑一片的夜空中,他看见整个秋陵县都变成了废墟,到处都是哭号声,有亮光的地方都是蜡烛与打翻的油灯引起的火灾。

    一道巨大的裂缝将秋陵县城分成了两半。

    往前可以看到这条裂缝一直延伸到了山中。

    山里的情况比秋陵县更加严重,隔远了看,整座山都四分五裂了。

    河流改道,山崖崩落——

    墨鲤忽然想起刘澹带着人去司家堡,不知道被堵在什么地方,他想要找到这群人,可是天太黑,除了大致的山势之外,他什么都看不清。

    “它死了。”

    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墨鲤吃了一惊。

    这声音他听到过,是太京龙脉。

    他连忙“抬头”,却没有看到那条金龙庞大的身躯。

    “……你在哪里?”

    “你就在你的身边,你看不到我,是因为我们的真身只有在龙脉上方才能凝聚成形,而四郎山的龙脉已经不在了。”

    “你说它死了?”

    墨鲤自然震惊,他来四郎山,就是为了找龙脉。

    可是龙脉怎么死?山川为其形,灵气汇聚而成的龙脉还能死?

    “因为司家在山里挖了金矿?”墨鲤忍不住问,他从来不相信“挖断龙脉”这种事,结果却是真的?

    “并非如此。”太京龙脉的声音忽然一变,后面几个字说得模模糊糊,“是有人……”

    墨鲤想要仔细听,结果意识一阵混沌,等到再醒过神时,耳边已经充斥了哀哭。

    “大夫,你没事吧?”孟戚扶着墨鲤爬出了废墟。

    墨鲤感到丹田内空空荡荡的,他试着调动灵力,结果差点被四面八方涌来的灵气灌得背过气去。

    太充裕了,胜过歧懋山百倍,可是刚到秋陵县的时候完全没有发现。

    联想到刚才意识模糊时,太京龙脉说出的话,墨鲤暗暗心惊。

    ——四郎山的龙脉死了。

    地动、山崩、以及遍布四周的灵气,就是龙脉消失之后的景象?

    墨鲤忽然想到自己之前的猜测,他转头看着孟戚,试探着问:“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刚才我们都晕过去了,我醒来就看到你躺在这里。”孟戚也发现自己的内力恢复了,他轻咦一声,震惊道,“大夫,地动发生的时候,还会吸人的内力,然后又还回来?”

    “……”

    墨鲤没法回答,他潜意识里感到极度的悲伤,明明他没有见过四郎山的龙脉,也不知道它是否拥有意识,这种难受就像有人用刀挖掉了他的一块肉。

    除了悲伤,还有愤怒。

    滔天的愤怒,想要毁去一切,就像地动发生时的地底那声扭曲绝望的怒吼。

    墨鲤差点以为孟戚的疯病传染给自己了,他的手不停地颤抖,脸上开始出现鳞片。

    身边废墟下有微弱的呼救声。

    属于大夫的本能,让墨鲤想起自己是“人”,鳞片消失了,他深吸口气道:“孟兄,先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