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不忍号呼转徙
    ,精彩小说免费!

    荡寇将军刘澹, 虽说是个杂号将军,但是三十岁的四品武官, 在朝廷里算是少见了。尤其这是齐朝, 陆璋的皇位是篡位得来的,前车之鉴, 后车之覆,这位齐朝开国之君当然不会像楚灵帝那样破格提拔武将。

    刘澹出身寒微, 双亲早逝。

    这原本是劣势,到了齐朝皇帝眼里, 反而成了可圈可点的长处。

    刘澹曾经以为自己这一生最艰难的时候,是年少时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 食不裹腹只能去投军, 是在北疆时跟蛮人作战九死一生,是身在太京时卷进两派党争被人诬陷,甚至是在皇帝遇刺时他决定用命搏一把去救驾——

    那么多危难, 刘澹都踏过来了。

    现在他是帝王信重的臣子, 官职虽不算高,但手下确实实打实有一百精锐骑兵, 再加八百步卒。

    比起那些统帅数万大军的边关大将, 刘澹这个荡寇将军听起来没那么威风,但他手下的人却是他的嫡系, 走哪跟哪的那种, 不管是副将还是佥事, 刘澹都可以说了算。

    这个说了算, 指的不是随心所欲地任命一个无功小卒,而是能够拒绝兵部那边塞过来的人,如果想要什么人,可以从兵部拟定的名单上挑。

    齐朝享有这种待遇的将军不多,连一个巴掌都凑不齐,全都是帝王的心腹之臣,刘澹是其中最年轻的,看好他官途的人很多。

    刘澹知道留在太京并没有多少好处,而且风险很高,他需要给自己积攒点威望,于是主动请命来平州剿匪。

    然而这时,刘澹对自己是否能活着回到太京产生了怀疑。

    ——可能要折在平州了。

    某位锦衣卫百户返京途中被孟戚盯上,为了逃得一命,不惜断绝跟外界的一切联系,钻进了巴州的深山之中。结果到现在也没人知道这位百户的下落,可以算得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刘将军可不想落得这样的下场。

    他平了平气,提着马缰的手仿佛有千钧之重。

    “……将军,怎么办?”身边几个亲兵也看到了孟戚。

    这里的人太多,为了避免更糟的情况发生,他们不敢贸然后退。

    看在墨鲤眼中,便是刘将军等人出乎意料地沉得住气。

    孟戚的模样有别于他人,除了刘将军,在场的不少人也留意到了他。从司家商队到官府差役,都在暗地里议论,猜测他是什么人,又怎会混在人群之中。

    司家堡的黑汉子盯着孟戚看了一会,焦躁的目光重新转回人群里。

    “有人偷了司家的重要物件。”墨鲤若有所思。

    这个人就藏在差役运送粮草的车后,位置还算隐蔽,可是如果按个排查,根本躲不了多久。更别说那人似乎晕了过去,没法自己跑。

    “司家堡的人不是说了么,传家宝!”孟戚随口说。

    墨鲤不接他这个玩笑,转而把注意力放到刘澹身上。

    刘将军一头的冷汗,他脑子里嗡嗡作响,等到接触司家堡那黑汉子头领略带得意的目光,又看到司家私兵还在搜查商队的动作,刘澹身体猛地一震,回过神来。

    随即便是大怒,他怕的是国师孟戚,又不是这劳什子的司家。

    怎么着?以为他刚才不说话,是忌讳起了司家背后的势力?!娘希匹的,在被国师弄死前,本将军先弄死你们这群鱼肉乡里的混账!

    “啪!”

    这道空鞭抽得极响,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住了。

    刘澹看着司家堡的头领冷笑道:“怎么着?看自己这边狗多势众,脖子上又没栓链条,就敢乱咬人了?本将军今天就在这里不走了,等着本将军落在后面的几百兵卒!还有这些商队的护卫,身上的弓箭是哪儿来的?”

    举着马鞭的手一指,司家商队的人悄悄缩了回去。

    他们只是为东家赚钱的生意人,不是卖命的,那些护卫是司家的私兵,他们可不是。

    刘澹身边只有十来个亲兵,不算商队护卫,司家堡来的都有一百多人了,黑汉子头领之前也是在得意这个,他觉得这些当官的必然怕死。

    现在撕破了脸,黑汉子看到刘澹那些亲兵腰间的刀背上的弓,还有胯.下的凉城马,心里暗骂不止。

    两边都有弓箭,对方的马还特别好,就算自己这边人多,可要是那边逃出去两个,司家就麻烦了。更别提这里现在还有这么多人,众目睽睽,实在不好动手,除非一起杀了。

    偏巧这时,司家私兵搜查时,发现那些差役特别紧张,还时不时留意一个角落。眼看刘将军把他们头领压住了,他们不好继续搜,情急之下他大喝一声:“那边有人!”

    所有人齐刷刷望向大车后面。

    墨鲤的手微微一动,孟戚把他按住了,以眼神示意刘澹还在呢!

    ——荡寇将军到四郎山,不就是为了查金矿的事?

    “地上有血迹!肯定是个那个小贼!”那黑汉子先发制人,嚷着让人去抓。

    刘澹怎肯罢休,金矿一事知情者死得差不多了,他心中更有迁怒:要不是司家这破事,他会带兵驻扎在四郎山吗?他能在这儿遇到孟戚吗?

    想逃命怎么就这么难?!

    “我看谁敢动?”刘将军暴喝一声。

    这声音跟打雷似的,狮子吼也不过如此,震得众人头昏眼花。

    孟戚表情顿时变了,眼露杀意。

    墨鲤暗叫不妙,刘将军无意间又用了吞服灵药得来的那些先天灵气!

    眼下这般情况,可不能让孟戚发作——

    墨鲤借着孟戚刚才按住他的手,还没抽离的动作,反手抓住了孟戚的手腕,输入灵力希望压住孟戚体内瞬间紊乱狂暴的内息,结果却是手指被震得发麻,差点要扣不住人。

    两人陷入僵持,墨鲤一动都不能动,更别说去找宁神丸了。

    而且现在这般,宁神丸也未必有效。

    他更不敢放手,这一放手保证人就没了。

    如果他们两人在这里打起来,无辜的人遭殃不说,万一刘澹死了,司家还逃过了一劫呢!

    墨鲤拼尽全力压住孟戚,眼看情况愈发不妙,那边刘将军与司家堡的人已经对上了,刘澹的亲兵眼疾手快,身手灵活地掀翻数人,抢先把藏在车后的人抬到了刘将军面前。

    “禀告将军,这人身上有箭伤,还在流血,现在昏迷不醒。”

    刘澹刻意让自己不往孟戚这边看,当务之急是解决司家,他沉着脸问:“你们说这就是偷了传家宝的贼?为免被人扣个霸占他人传家之宝的罪名,本将军现在就看看!”

    他跳下马,吩咐亲兵退开,当着众人的面粗鲁地撕掉了昏迷的人身上所有衣服。

    ……连亵衣都没放过。

    众人目瞪口呆。

    刘澹还扯散了那人的头发,里面也没藏任何东西。

    他动作很快,把人直接剥光了之后,解下自己穿的大氅往那人身上一丢,立刻有亲兵会意地把那人裹了起来,不然这天怕是要冻死。

    至于那些剥下来的厚袍子、棉裤……刘澹慢条斯理地把它们全部扯了个粉碎,包括那双破烂的鞋子,连鞋底都掰开了。

    什么都没有!

    “传家宝?”刘将军不屑道,“怎么他身上什么都没有?”

    司家堡的人先是错愕,随后视线就转到了那些差役,以及他们押送的车。

    刘澹看见他们的模样,就知道确实有什么东西,只是被这人先一步藏起来了。

    “将军,这人的伤口血流不止……”

    亲兵的声音很小,墨鲤却听得一清二楚,他又看到司家堡的人眼露凶光盯着那些差役的模样,心里急了起来。偏偏这时候他被拖在了孟戚身边,他的内力节节败退,根本压不住孟戚,眼看后者就要失控了。

    墨大夫心一横,深深吸了口气,暗催灵力以腹语发声。

    “喵嗷。”

    这声猫叫惟妙惟肖,甚至有人不自觉地望向路边,以为有野猫。

    对孟戚来说,这个灌注了灵力的声音就像当头浇下的一盆冷水,还是加了冰块的。

    “喵呜——”

    声音大了一些,这猫出现得不合时宜,连刘将军都是一愣,不由自主地望向这边。

    孟戚一手扶额,另外一只手被墨鲤抓着不放,恢复了神智的他无力地蜷了下手指,低声道:“大夫,够了!”

    墨鲤的掌心被他手指这么一勾,加上忍着汗毛倒竖的滋味被迫学猫叫,心里五味陈杂,跟砸了调味铺子似的。

    孟戚的尴尬来得快,去得也快,居然低声笑道:“真是为难大夫了。”

    “悬壶济世,乃是医者本职。”墨鲤板着脸说,一把甩掉了孟戚的手,他大步走出人群,对着刘将军说,“我是大夫,我见这人伤势沉重,可否让我为他诊治一番?”

    刘澹瞳孔收缩,下意识地看了孟戚一眼,发现后者完全无视了自己,心里稍定。

    墨鲤已经从行囊里拿出药箱,司家堡的人凶神恶煞的瞪着他。

    虽然刘将军没有发话,但是他的亲兵都看见了刚才这个自称大夫的人还拽着孟戚的手呢,他们下意识地挡在刘澹面前,在外人看来倒像是刘将军的属下主动为墨鲤让开了路。

    墨大夫看了昏迷的人身上的箭伤,点穴给他止血,然后伸手号脉。

    “这是伤口引发的热症,需要及时服药,必须去县城!”

    墨鲤从行囊里取出纸笔,飞快地写了方子。

    亲兵胆战心惊地接了,回头望自家将军。

    刘澹不明白这是个什么发展,他只能绷住脸,点了点头道:“你骑快马拿了方子去县城抓药,至于这里……既然司家说这人是贼,就拿出证据来!在场的都是人证,事情弄清楚前都不能走,全部去秋陵县!连夜赶路!”

    商队一阵骚动,只有那些差役大喜。

    司家堡的人带来了足够的火把,倒没有夜间看不清路的问题了。

    “对了,你们押运的是什么?”刘澹发问。

    督工小吏隐约猜到了这里面的关窍,顿时紧张又惶恐地说:“是,是将军您手下兵马要用的粮草!”

    “直接送到本将的营地!”

    “是,是!”小吏唯唯诺诺,暗中却隐晦地瞪了那些差役一眼。

    都是这帮家伙招来的麻烦,他也看不惯司家,可是惹上了司家,要怎么收场?

    刘澹心里很虚,可是直到所有人上路,孟戚也没发难。

    司家堡的私兵悄悄留下了几个,他们在众人走后把原地翻了个遍,愣是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大夫,你猜这人拿了司家的什么东西?”孟戚重新披上斗篷,慢悠悠地问。

    墨鲤刚才出去招了不少人的眼,现在他们光明正大地跟在刘将军等人身后,一副怕司家堡的人报复寻求刘将军保护的模样,真实情况如何,只有如芒在背的刘将军自己知道了。

    他们说话的声音没有刻意掩饰,刘澹竖着耳朵偷听。

    墨鲤沉吟道:“大约是账册。”

    像司家这样的地头蛇,只有人证根本动摇不了,想要抄他们的底,唯有账册。能让他们这么紧张的,估计也是账册。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总喜欢把见不得光的东西记成账册,记性不好?”

    “也不尽然,账册一般会牵扯到别人,记下来作为凭证,是对付跟他们有利益来往的人。”孟戚不用想就知道账册里大概有什么,他知道刘澹在听,因为灵药他想折腾对方的想法根本控制不住,索性把事情说得严重一些。

    “可能是秋陵县、甚至整个平州官场……司家的人外出做生意,怎么会不打通关节?行贿乃是阴私之事,谁也不会摊开来说,官府的人只以为司家有钱,却不知道司家的钱财来历,这些账目加起来,恐怕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远超司家的家财,即使以做生意赚来的钱辩解,怕也难以说清。”

    刘澹一边想着不能被孟戚带进沟里,一边觉得国师说得很有道理。

    “偷账册的是什么人?”

    孟戚这话问得蹊跷,他们谁都不可能认识那个昏迷的人。

    墨鲤却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很自然地答道:“干粗活的,手脚都有老茧,磨得掌心纹路都快看不到了,从那些衣服的料子看,没有补丁,又不像穷苦人了。两相结合推测,大概是司家的下人。”

    “干粗活的下人,能接触到这样的账册?”孟戚故意问。

    墨鲤很配合地把之前差役帮着藏人的事说了,声音还控制在恰好能让刘澹听见的范围内。

    “……在一起服徭役的,多半都是同个村子的人,只有原本就相识,才能毫不犹豫地把人藏起来,恰好他们对司家都很不满。至于下人是怎么接触到账册的,这就要刘将军去查了,可能司家打算毁掉账册,又或者偷账册的另有其人,这个人只是受托拼死把东西送出来。”

    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啊!

    刘澹差点情不自禁地点头了,很快他反应过来,那两个不是他的幕僚,是要他命的煞星。

    这种命悬一线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账册就藏在粮草车上,司家不会就此罢休,什么都不做看着这些车进入营地的。”

    墨鲤话刚说完,耳边就有破风声传来,刘澹及时避开。

    “暗器?”

    孟戚眼疾手快地接了一个,低头一看发现是铁蒺藜。

    这东西四面都是尖角,只能用手指夹住。

    被铁蒺藜打中的人不多,被砸伤了很痛,但只要不是要害处中招,并无性命之忧。麻烦地是这东西落在地上,无论怎样都会有一个尖角朝上。车队与人群受惊,驴马乱跑,天又黑,一不小心就踩中了,痛叫声一片,山道上人仰马翻,乱成一团。

    刘澹气得七窍生烟,勒住马匹正要大喝一声,被墨鲤抢了个先。

    为了防止孟戚再发作,墨大夫很不容易了。

    “都停下!不要乱跑,地上有暗器!”

    众人伸出去的脚都僵住了,这声音不止振聋发聩,还令人有种发自内心的畏惧,那些原本痛得嘶叫乱跳的驴子都瘫软在地,只有凉城马还能勉强站立。

    “司家的王八蛋……”

    司家堡的人躲在暗处投掷暗器,原本就是想引发一场混乱,趁机捣毁运送粮草的车,然而秋陵县舍不得钱财,全用人力,根本不像商队的车马那样被受惊的驴马甩脱,只是在混乱中除了被撞了几下,绝大部分车都完好无损。

    领头黑汉子见势不妙,索性一挥手:“放箭!”

    刘澹的亲兵反应极快,也纷纷取弓搭箭。

    被夹在中间的人们纷纷抱着头,蹲着不敢动。

    一声怪异的破空响。

    司家堡那边的人发出一阵惊叫,弓手们不是抱手就是捂脸,断开的弓弦弹飞之后,把他们伤得鲜血淋漓。

    墨大夫默默地望向自己身侧。

    孟戚从钱袋里取出一文钱,挑眉道:“一枚铜钱划断十张弓弦的手法,要学吗?”

    “……你刚才那枚铜钱磨过的?”墨鲤眼尖,看到“暗器”闪着锋锐的光泽,显然那枚铜板跟孟戚拿在手里的不一样,用现在这种根本达不到孟戚说的效果。

    孟戚干咳一声,含糊地说:“像我这样跟朝廷作对的人,手里总是有准备的。当然了,这也分人,客气点的就是这种铜钱,只损弓弦不伤人,刚才那枚铜钱我也只有一个,毕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不是,因为磨薄了的铜钱,店家不收。”墨鲤无情地揭穿了他。

    “……”

    武林高手用的暗器多种多样,最常见的就是石子、铜钱。没有别的原因,好找,随手抓了就能用,基本上大家都磨过铜钱边缘,以增加杀伤力。

    孟戚没有想到,像大夫这样没出过门的人,竟也知道铜钱暗器的弊端。

    “你老师说的?”

    因为怕人听到,孟戚便没有提起秦逯的名字。

    “对,他让我用石子,钱财可贵,怎能乱丢?”墨鲤严肃地说。

    多少穷苦人因为没钱治不了病,秦老先生每每看到丢铜钱暗器的人,就恨不得敲他们的脑袋。

    孟戚把捡到的铁蒺藜给了墨鲤,自己去捡石子。

    “那用这个。”

    他们说话之间,司家堡别的弓手射出的箭雨已经到了。

    刘将军抽了长剑准备格挡。

    一道乌沉沉的黑光划过,紧跟着又是十来颗石子,准确地把飞来的利箭都撞到了旁边的山壁上。

    “暂缓射箭,这里的人太多,打起来难免误伤。”孟戚说,刘将军的亲兵犹犹豫豫地停住了。

    刘澹咬牙一点头,国师想要他的命,伸手可取,没必要借司家的手。

    地上有铁蒺藜,刘澹等人过不去,孟戚就没有这个顾忌了,他伸臂一展,人如飞鸟掠空,足尖在山壁上借力踏了两次,眨眼间就到了司家堡那些私兵面前。

    又是一阵人仰马翻,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包括那黑汉子头领在内,尽数被揍得鼻青脸肿昏迷在地。

    刘澹身边的亲兵战战兢兢地问:“将军,你觉得需要多少人才能拿下这个……”

    “……整支威远军,还得军械齐备。”

    威远军是驻守北疆五座关卡的大军,足足有十万人。

    刘澹忽然想起这里还有个墨鲤没走,刚才的话都让他听了去,顿时冒出一层冷汗,齐朝可没有第二支威远军了。

    等到孟戚回来,刘澹硬撑着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佯装不相识,还要感谢这位“大侠”的出手相助。

    孟戚一摆手,不在意地说:“不必相谢,刘将军方才救人时,当着众人的面将他衣服都毁了,除了急着要把东西拿到手,也是想着只要司家看到东西落入你的手中,就不会再找这里所有人的麻烦了。”

    惊魂未定的众人这才回过味来,纷纷感激刘将军,就连司家商队的人,也是暗暗怨恨起了东家,他们都是生意人,谁也不想卷进这种要命的事。

    刚才没有动手的商队护卫自然无事,只是在众人的逼视之中,已经缩到一旁不敢出声。

    话都说开了,刘澹干脆走到那些运粮车旁边,找到一个油布包的东西,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放入怀中。

    “别动!”

    孟戚一声警告,刘澹僵住了。

    他的亲兵也是如临大敌,孰料孟戚说的却是:“你右脚前方有个铁蒺藜,不想被扎穿脚背就别走这一步。”

    “……”

    “在铁蒺藜找完之前,所有人都别动。”孟戚理所当然地说,“请吧,刘将军。”

    “国……大侠,不能相助吗?”刘澹看着火把之外漆黑一片的山道,脑袋都大了。

    “将军可以请乡亲们相助,我还要帮大夫。”孟戚一本正经地指着墨鲤,而后者正在给被铁蒺藜扎伤的人取出暗器。

    “有烈酒吗?”墨鲤皱眉问,伤口不清洗不行。

    这倒不算什么稀罕物,冬天出门在外的人,总要备一些烈酒的。

    墨鲤又去看那个被司家堡追杀的人,热度好像又高了一些,他取出一枚药丸,塞下去救急。

    忙完这些,远处传来了马蹄声跟人声,是刘澹之前派去县城抓药的人,通知营地里的兵丁赶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