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夫逆天而行者
    ,!

    武林高手不拘小节, 以天为被, 席地为床。

    ——大半夜的从青湖镇出来,没地方住了。

    这里是一处陡坡,敲可以避风, 坡下有几块平坦的大石, 不管横躺侧卧都足够了。

    墨鲤不介意睡在野地里,孟戚却有点不乐意,他努力说服大夫:“我记得附近就是陂南县城,翻过这座山就到了。”

    “夜里应该睡觉, 赶什么路, 你还是布。”墨大夫不为所动。

    赶到陂南县又能怎么样, 这里可不是竹山县, 外面都有宵禁。

    就算翻墙进了县城,一样不能投宿客栈,还不是得等到早晨,何必呢!自小就在山里来去的墨鲤,比起床铺,其实他心底里觉得在野外要自在得多。

    不过因为秦逯的缘故,墨鲤努力维持着人该有的模样。

    在疑似同类的孟戚面前, 墨鲤就稍微放开了一些,不再维持着君子该有的仪态。

    看到墨鲤已经躺了下来,孟戚只好选了附近的一块石头。

    “睡不着?”

    “……”

    “那就问问病情吧, 你家被毁的这三年以来, 你时而清醒, 时而失常,并非每次都能遇到城镇,那么你住在哪里?”

    孟戚被墨大夫问住了,他仔细想了想,随后发现自己干脆不睡觉的情况太多了,多到数不清。虽然让他睡也能睡,但是正常人肯定不会是这样!

    “你是经常不睡觉,还是根本不想睡?”墨大夫继续了解情况,根据在孟戚在青湖镇的表现,国师该吃吃该睡睡,并没有什么异常。

    孟戚认真想了一阵,然后说:“都有吧,发作的时候人都是稀里糊涂的,除了杀人什么都不想做,睡觉能杀人吗?”

    那肯定不能啊!

    所以为了千里追杀盗挖灵药的人,饭也不吃,觉也不睡?

    墨鲤觉得自己似乎能够理解刘将军的惊恐了。

    一个武功高强还没日没夜报仇的疯子,对齐朝的锦衣卫造成了沉重的打击,还一点都不低调,这样的事情根本盖不住,有点消息渠道的官吏大概都听说了。

    原本是寻找前朝宝藏,结果惹上了这么个麻烦,锦衣卫指挥使可能已经吐血了。

    孟戚往墨鲤身边凑近了一些,准备等大夫再塞给他一颗宁神丸,那种药丸子虽然苦,但是吃下去感觉不错,胀痛的脑袋变得轻松很多。

    吃了两次,孟戚就感觉到了好处。

    发现墨大夫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孟戚心念一动,眼底满是戾气,冷声道:“也许这世上的人都死尽了,我才能安安稳稳地睡一觉。”

    “……”

    墨鲤猛然回神,然后定定地看了孟戚一会儿,面无表情地躺下去睡了。

    ——想骗药吃?门都没有!

    孟戚脸上扭曲的表情收也不是,继续绷着也不对,他纳闷地想大夫是怎么看出破绽的呢?明明在属于“国师孟戚”的记忆里,没人能看出他的心情好坏啊!都说国师喜怒不定,难以揣测来着,大家都绕着他走!

    “大夫?”孟戚又靠近一些,这个位置他能感受到墨鲤身上的气息。

    清冽得像是山泉,微凉的气息,很平和,没有一点攻击性。

    说来不可思议,一个武功高手身上竟然没有萧杀之气,难怪会被人小看。

    孟戚想到骆彬看墨鲤的怨毒眼神,嘴角就泛起了神经质的笑。

    “躺下来。”

    墨鲤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头也不回地说,“你说过都听我的,让你休息都这么难?”

    孟戚从善如流地躺下了,挨在墨鲤身边,手臂近得可以搭上墨鲤的腰。

    墨鲤:“……”

    作为一条鱼,不,一条龙脉,他不习惯有人睡在旁边!

    “去那块石头,我都清理过了,没有枯草跟积雪。”

    墨鲤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仍然拿出对布的耐心,伸手推了一下孟戚。

    他眼睛半闭着,说话的语气还是那么冷硬,却微妙地带上了困倦的鼻音。

    孟戚一顿,慢慢退了回去。

    墨鲤正要入睡,忽然听到那人问:“大夫这些天怎么没有跟我继续谈论妖怪的事?”

    “这样的事情,我提个醒就够了,你自己会想的。”墨鲤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孟戚知道大夫很困了,可是他想继续听这个声音,就拖延这场睡前谈话:“大夫你似乎见过妖,为何你一点都不惧怕?世人对妖物的态度,可不这么友善。”

    “唔。”

    墨鲤只发出了一个短促的音节。

    孟戚跟着压低声音,蛊惑般的低语:“你是妖吗?”

    夜色沉沉,孤月清辉照在山坡的另一边,这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

    良久,孟戚遗憾地叹了口气。

    居然不说梦话,真是不好骗。

    他直起身体,仔细端详着墨鲤睡着后的模样。

    眼角微长,平时不觉得有异,闭上眼睛的时候就变得很明显了,睫毛长长的覆在眼睑上,年轻得找不到任何皱纹,连一粒痣都没有。

    孟戚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他想,大夫是真的年轻,还是像自己一样特殊呢?

    他在这两个猜测中间摇摆不定。

    乍看是没有经历过挫折,没有陷入过困苦的人,连气息是那么平和,以至于孟戚最初把这种特质当做了年轻容易受骗。可是一转眼,那人就会用仿佛洞晓世情的眼睛,默默地注视着自己。

    什么天真好骗,不存在的!

    等孟戚把治愈的信心寄托在这位看起来很可靠的大夫身上之后,对方又出人意料的随意,竟然毫无防备地在自己面前说话说到一半就睡着了?!

    就算内家高手沉睡时亦能感觉到危险,并且可以在意识还没有真正清醒前迅速做出反击,十个偷袭者有九个都是找死——但还是有那么一个例外的,比如偷袭者的武功更高。

    不仅如此,孟戚还是一个病情发作时想要杀人的疯子!

    孟戚想不明白,这份信任是从哪儿来的!他躺在石头上,把两人相遇以来发生的事从头到尾仔细捋了一遍。

    “妖怪……”

    孟戚忽然笑了,骗不出实话也没关系,他可以猜。

    他不相信世间真的有妖怪,话本里那种摇身一变化为人形的妖物,但可以肯定的是,确实有那么一类人,异于常人!

    寿命很长,能维持外表的年轻模样。

    天赋卓绝,习武的话事半功倍。

    外表……应该也是不错的,孟戚不太确定地转过头,看着那人的睡颜。

    孟戚记得自己在太京做国师的时候,外表应该看起来像是一个老者,楚朝灭亡他隐居山中,却忽然变得年轻了,穿的衣服也不是属于老者的。这种错乱感,让孟戚非常困扰,然而仔细一想,他就能找到缘由——

    如果自己真的不会老,怎么可能让别人发现呢!

    更别说像李元泽那样看重权势的人,历来帝王多有求仙问道,祈求长生,要是发现自己信重的臣子多年容颜不变,怕是要出事了。

    孟戚暗想,一个这样的人确实可以被称作妖了,哪怕他没有多出一条尾巴。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族群呢?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本领?往远了想,传说彭祖活了八百岁,往近处说,旁边那块石头上躺着睡觉的人可能就是同族?

    孟戚躺着石头上,思绪翻腾,他看着天上的月亮,自言自语道:“不老……寿命不知几何,万一再不死,大约就是逆天的存在了!”

    这里的逆天,不是一个好词。

    天道有常,万物之间有其规律,这规律是日升月落,是错潮涨潮退,违背这种规律,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农夫耕种顺应时节,旅人行路要看阴晴圆缺,就连掌兵的将军,学的兵法也是顺势而行,哪有逆天而行的!那是找死!

    孟戚叹口气,莫名其妙就多了一个神秘的身世,神秘的身份跟血统,这顶“逆天而行”的帽子忽然戴上,该不会像话本里那样,将来会被天雷追着连劈九九八十一道吧?

    也罢,孟戚失神地想,没准自己这族的命运就是逆天而行。

    ——注定了披荆斩棘,手挽乾坤,最后跌得头破血流。

    他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天都亮了。

    孟戚连忙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

    远处好像有些动静,声音很轻,听起来是体型很小动物。

    孟戚并不担心,他发病之后浑身戾气,动物根本不敢靠近他。

    “……”

    这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去了大夫那边?

    孟戚睁开眼,扭头一看,随即整个人都僵住了。

    一只野猫。

    猫并不大,看起来像是刚刚被母猫赶出巢穴的半大崽子,经过一夜的捕猎,刚刚吃饱肚子想要回到自己避风的天然石洞巢穴里。

    结果回家的路被两个人类堵住了。

    野猫绕着石头转了两圈,也没上爪子挠,而是用身体去挤墨鲤的手臂。

    ——那只手臂敲挡住了石块下方的缝隙,野猫进不去,只有硬挤。

    墨鲤被这么蹭来蹭去,迷迷糊糊地醒了,他先是感到手臂那边有软绵绵的东西,还毛茸茸的,抬起头一看,瞬间清醒。

    墨鲤手臂猛地一缩,野猫顺利地蹲回了窝里。

    “你怕猫?”孟戚似笑非笑地问。

    墨鲤瞳孔收缩,他没说话,只是看着孟戚。

    孟戚正感觉到奇怪,突然背后也传来了软绵绵的触感。

    见鬼了,这里住着一窝猫崽子!

    孟戚下意识地跳了起来,反应比墨鲤还要大。

    “堂堂七尺男儿,为何怕猫?”墨大夫亲身示范了什么叫做腊月的债,还得快。

    孟戚抽了下嘴角,勉强道:“吾之爱宠惧猫,故而我也见不得狸奴,大夫呢?”

    “……被猫挠过。”

    做鱼的时候,挨过猫爪子,简直是噩梦!

    孟戚与墨鲤神情僵硬的看着蹲在石块上几只野猫,不自觉地后退。

    “日出东山,不如就此赶路吧?”

    “孟兄言之有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