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信龙得生
    ,!

    “出了什么事?”

    血腥味很重,绝对不止死了一个人。

    墨鲤发现附近房屋的墙壁上有刀剑留下的痕迹, 地上有烂菜叶子跟一些沾血的石头。

    孟戚忽然道:“这里有人。”

    他说着, 走到一栋门窗损坏的房子里, 掀开一堆杂物,里面赫然躺着一个小厮打扮的人。

    墨鲤过去一看,发现这人身上全是鞋印, 嘴边有血。

    “他受到了好几次撞击, 肋骨折断了, 内腑重伤。”墨鲤直接给这人灌了一道灵气, 后者眼皮动了动,紧跟着连连咳血。

    孟戚不懂医术, 但是懂武功的人都知道一些外伤内伤的治法, 现在看这小厮的模样,明显是不行了。

    “你是什么人, 为什么在这里, 青湖镇出了什么事?”

    墨鲤又输了一道灵气, 缓解对方的疼痛。

    这个小厮脸色苍白,颤抖着, 忽然满脸是泪。

    死是一种很玄异的状态, 有时即使大夫不说,本人也能感觉到它将要来临。

    没有人想死。

    小厮涕泪齐流,牵动了伤势, 痛得眼前发黑。

    “……我不想来的……我都说不能来了……”

    他反反复复念叨着这两句话, 又是懊悔, 又是怨恨。

    墨鲤向孟戚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去紫微星君庙查看情况了。

    这时小厮终于回过神,他抓着墨鲤的手,肯定地说:“你不是青湖镇的人!”

    墨鲤点了点头,随后他听到小厮断断续续的说了一遍方才发生的事。

    青湖镇曾经很热闹,是附近最大的镇子,商铺林立,镇上的人也很富裕,可是好景不长,十年前,官府给这里的商户定了重税。商人发现无利可图,就慢慢离开了,只留下一些祖祖辈辈都在青湖镇的老店铺还在经营。

    因着税太重,青湖镇卖的东西总要比别的地方贵上一些。

    久而久之,便生怨恨。

    小厮想不明白,征重税的明明是官府,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都亲眼看着青湖镇慢慢败落,为何那些镇民连他们这些商户一起恨上了?事情不该有个源头吗?为什么这些人不讲缘由,只看到铺子多收了的钱财,却不想这些钱财的去处?

    掌柜每每叹息,说换一任平州府君,也许日子就会好了。

    然而他们竟永远等不到转好的那一天。

    两年前,圣莲坛的人过来传教,开始还只是说一些神神叨叨的话,给镇民一些小恩休。忽有一天,就带着镇民打砸了一条街的所有铺子,将货物抢掠一空。

    “……掌柜死了,我侥幸才逃出去。”小厮涕泪齐流地说,“他们杀了人还嫌不够,又去了掌柜的家中,把他们一家老小都杀了,说要找不义之财。掌柜一生与人为善,遇到乞儿还要施舍,家中虽有一些余财,那都是祖祖辈辈在青湖镇开布庄攒下来的,自从官府提了税,货物虽价高了十文铜板,可是一匹布多出的税都不止十文……赚得还比从前少了很多。若非祖业难舍,早就不做这行了,没想到……我去县城报官,居然无人理会,后来我拼命打听,才有个县衙的差役告诉我,这里的圣莲坛香主武功很厉害,他们不能来送死……”

    他说了这一长串话,已是气力不济。

    这时孟戚回来了,对墨鲤说:“有一群江湖人进了青湖镇,准备惩奸除恶,结果实力不济,死伤了大半,现在还活着的人都被绑在紫微星君庙前。圣莲坛召集了镇上的所有人,准备把他们烧死在那里。”

    小厮听了,竟然挣扎着要起来,墨鲤连忙把他按住。

    “他们不是什么大侠……”小厮喘着气,恨恨地说,“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听来青湖镇的事……找到我,说要帮掌柜他们报仇……强逼着我过来,根本不听我说什么。”

    想到自己快要死了,小厮再也顾不得什么,连着痛骂。

    只是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眼看一口气接不上来,嘴角不断流出黑血,浑身抽搐不止。

    墨鲤垂下眼,覆在小厮后心的手掌微微一震。

    小厮立刻没了声息。

    墨鲤从杂物里取了一张破苇席,盖住了他的尸体。

    墨鲤慢慢直起身,风穿过破损的门窗,吹得屋内满是寒意。

    “……这就是如今的世道,大夫。”

    孟戚站在墨鲤的身后,眼藏杀意,唇边泛着讽刺的笑,“想活的人活不下去,除了那些作乱的,还有一味迁怒的愚民,想要匡扶正义却没有脑子的大侠。就算将整个青湖镇杀得干干净净又能如何呢,想要彻底解决,只有改变这个世道才行。”

    墨大夫静默了一阵,忽然低声问:“所以你去辅助李元泽平定天下,开创盛世?”

    孟戚闻言愣住,他开始恍惚,脑中轰隆隆的似乎有个声音。

    “唯有民无忧,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方是盛世之基……”

    他对什么人说过这样的话?

    那个人面目是模糊的,但是他站在自己面前,身边好像有很多人。

    他们并肩而立,与那人一起,对着初升之日举杯共饮。

    “誓镇边疆,平西凉、荡海寇、除奸邪,还世人一个朗朗乾坤!”

    “愿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孟戚控制不住的浑身颤抖,他眼前发黑,竟是站立不住,一手扶住墙壁。

    手指太过用力,竟深深扎入了砖石之内。

    墨鲤见势不妙,连忙抓住了孟戚手腕,后者居然没有推拒,任由墨鲤输入灵力去调理乱成了一团的内息。

    墨鲤说那句话只是有感而发,也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没料到引发了孟戚的病症发作。

    孟戚双目通红,神智溃散。

    只是这次他没有喊打喊杀,而是低声念叨着什么。

    墨大夫凑近了听。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真真可笑,你们生而为人,是你们的圣贤自己写下的书,我信其言,与尔等共勉,可是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

    “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何等讽刺,以十年立皇权,十五年治天下,而后得十五年盛世,四海承平,李元泽眼中却只剩下他一家一姓的利益,忘记了何为仁义。

    “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哈哈,舍我其谁?”

    孟戚眉宇间满是戾气,狂放的内息似无垠广海上的巨浪,墨鲤的手被硬生生震开,好在他眼疾手快,又再次抓住。

    孟戚这才“看”到了墨鲤。

    他把自己扎入墙内的手掌缓缓抽离,指尖流出的内力生生毁去了一层砖石。

    “孟戚!”

    墨鲤试图唤醒眼前的人,他腾不出手去拿宁神丸,只能死死缠住对方。

    孟戚倒是没有挣脱的意思,他恍惚了半晌,内息愈发紊乱,墨鲤快要压不住他了,正满头大汗的时候,忽然听到孟戚低声说:

    “我没能杀他……”

    “孟戚?”

    “……李元泽骗了我,我一出太京,他就趁机动手。靖远侯给我留了一封信,如果君王死了,楚朝怎么办?天下怎么办?一个只对老臣动手,其他都没有改变的皇帝,还能算是万姓民众的明君吗?他们说,算。”

    孟戚大笑,笑声扭曲,一抬手就砸断了墙。

    墨鲤心神动摇,他知道后来发生的事,秦逯教他读史的时候说得清清楚楚。

    楚元帝待民宽厚,在位三十三年屡施仁政,一生励精图治,身边更有贤臣良将辅佐。原本是一段君臣相得的千古佳话,然而楚元帝老时忽然昏庸,唯恐死后大权旁落,连杀三公九侯,导致朝中人心惶惶,群臣为求自保,下意识的对抗皇权。

    楚元帝一死,继位的楚灵帝根本压不住群臣,于是大肆提拔年轻臣子,对抗朝中原有的臣子,两派互斗,闹得不可开交。

    年轻臣子经验不足,办事又不老练,只能靠帝王偏帮。

    越斗,就越发的君臣离心,年轻臣子里固然有对帝王忠心耿耿的人,然而更多的却是野心勃勃,见利而上的小人。

    最终两派恶斗酿出了苦果,楚灵帝信重了一个不该信的人,不断的给他兵权,提拔他对抗靖远侯嫡系旧部,那就是大将军陆璋。

    一场宫变,楚朝宗室尸横遍地,不肯降服的朝臣也被斩首,直杀得太京血流成河。

    齐代楚而立,豪门世族与官吏表面臣服,实则阳奉阴违;封地在南方的楚朝三王各立旗号,讨伐陆璋,然而不思复国,只争正统之名。

    盛世之景,转眼成空。

    “我一错乃是没有杀李元泽,二错是因此气急而去,没有留在朝中……”

    “你杀了他没用,李元泽已经做了!你留下也没用,人心难控,岂是多一人少一人就能改变的?”

    墨鲤虽觉得自己若是孟戚,怕也无法释怀,甚至还不如孟戚,但是现在孟戚的情况不对,他只能作势痛骂,希望他能清醒过来。

    然而收效甚微,墨大夫手臂一麻,连退三步,等他稳住身形,却只能看到孟戚的背影。

    “轰!”

    街口的水井被摧毁,水流喷涌而出。

    孟戚不辨方向,沿着废墟又砸出数个坑洞。

    “孟戚!”墨鲤拦在面前,后者身形一顿,然后被水流喷了个正着。

    “……”

    变成落汤鸡的孟戚眨了眨眼:“大夫,我这是怎么了?”

    墨鲤看着填满了坑洞的水流,忽然有了个主意。

    此时,圣莲坛的香主正吩咐手下捡柴火,堆在那些江湖人脚下。

    “恶徒,你们不得好死!”年轻人血流披面,却还在痛骂。

    他身边的同伴就不一样了,晕过去不说,清醒的人冷笑连连。

    “骆彬!枉你平日吹嘘自己剑术多么了得,却连圣莲坛香主都敌不过?”

    “欺世盗名之辈!”

    名为骆彬的年轻人闻言恼怒异常,可是想到自己确实一招就败了,又不禁心生疑惑,难道自己的武功真的稀松平常?难道自己之前打败的江湖剑客都是徒有虚名?

    圣莲坛香主听到这群人互骂,很是不屑。他拿起了骆彬的那柄剑,仔细一看,阴恻恻地笑起来:“金锋剑,原来是青城派金剑老道的传人,还真是冤家路窄。”

    骆彬一呆,这才看到香主额头上的那块青痣。

    这圣莲坛香主长得一副白面小生的模样,唯独额上胎记一般的青痣很是突兀。

    “你,你是……幽屠门的青面鬼尊!”骆彬大骇,脱口而出,“幽屠门被灭多年,原来你躲在这里!”

    香主直接把长剑抛到一边,揪起骆彬的头发,怪笑道:“对啊,隐姓埋名投靠圣莲坛,为了不引人注目只做一个小小的香主。这样不就总有像你这样的侠客,听到不过是个香主,就急匆匆的过来送死吗?”

    说完一掌击在骆彬的丹田上,后者大口吐血。

    香主却抓住了骆彬的手腕,肆无忌惮吸取着溃散的内力。

    “你们这些名门正派的弟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根基都轻浮得很。”

    香主吸干了骆彬的内力,把他丢到了木柴上,似乎还嫌不够,又打量其他人。

    跟骆彬同来的人全都战战兢兢,唯恐这魔头对自己动手。

    然而香主却看不上他们,转身走上台阶,对镇民道:“他们在镇上杀人,要十倍偿还!被砍了手足的人,持刀把他们的手脚斩成十段,家中有死者的,可以分尸。紫微星君座下有真龙,龙就栖身在镇外的湖中,这是青湖镇的福泽!”

    镇民顿时激动起来,香主说过,青湖镇是不一样的。

    龙属水,水是财源,青湖镇原本那么富裕,都是官府与奸商作祟,毁了这个地方的福泽!

    “杀了他们,烧死他们!驱除恶鬼带来的不祥!”

    那些家中有人“病死”的镇民,更是叫得响亮,满眼都是仇恨。

    香主悠悠地一挥手,他的声音不高,却能让每个人都听见:“紫微星君在上,信龙者生,逆龙者死……”

    地面忽然震了一下,他警惕地停了话,四处张望。

    镇民群情激奋,倒是没能发现。

    “香主?”圣莲坛教众疑惑地问。

    这时不远处扬起了一阵飞灰,夹杂着砖石崩落,好像有人在拆房子。

    “怎么回事?”香主皱眉问,他很快想到了早晨出现的两个奇怪的人。

    圣莲坛教众来不及过去查看情况,便见那股飞沙走石的旋风以极快的速度自东向西,转眼就在视野里过了半圈。

    “我的房子!”当下有镇民尖叫着要回去。

    耳边听得轰隆声响,好像有水流奔腾不休。

    香主神色大变,二话不说掠空而起,准备逃命。

    他轻功不错,转眼到了人群边缘,建这座庙的时候拆了很多房舍,又在周围征辟了许多空屋,让镇民吃住都在一起。闹了时疫之后,才让他们各自回家,现在这些房子全部没了,地面陷下去一个个坑洞。

    烟尘之中,依稀有人横空一掌,摧拉枯朽般破坏着房舍与地面。

    坑洞里不断有水流涌出。

    香主不敢再看,正要踩着仅剩的几栋房子逃命,迎面却遇到了墨鲤。

    “滚开!”香主大怒。

    墨鲤不答,两人匆促间对了一掌,香主感到胸口气血翻涌,踉跄着飞出去。

    墨鲤的手掌上多了一层诡异的青色。

    香主心惊不已,这人是谁,怎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功?再看到墨鲤手上有异,顿时哈哈大笑:“小辈找死!让你尝尝蚀骨之毒的滋味!”

    墨鲤甩了甩手,没事人一样的追过来。

    香主大骇,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急忙压着内伤逃跑,没一会就被墨鲤追上了。

    他掷出暗器,被墨鲤避开。

    拔了淬毒的短刀,使出看家本领,然而不到十个回合就被墨鲤扭断了手腕,重重摔入废墟之中。

    墨鲤没有再给他挣扎的机会,直接一掌击破了香主的丹田气海,废掉了他的武功。

    香主委顿下来,脸上皱纹忽起,看起来足足老了二十岁。

    墨鲤拎起人,提气跃至房顶,避开了孟戚拆房毁地的区域,直入庙宇前。

    “砰。”

    香主被丢到人堆前,他口吐鲜血,半天都没爬起来。

    圣莲坛教众与镇民先是被周围的动静吓到,又看到有星君庇佑的香主居然半死不活地被丢回来,纵然愤怒,可是面对从天而降的墨鲤,还是忍不住退了一步。

    他们想走也走不了,因为庙宇四周全是坑洞,地下暗流被生生凿了出来,水位暴涨,整座紫微星君庙好像变成了一座孤岛,除非像香主或者这个陌生煞神那样能飞,否则没法越过。

    镇民们心生畏惧,骆彬等人却是大喜。

    “这位前辈,救命!”

    “圣莲坛草菅人命,此地镇民受其蛊惑,都死有余辜!”

    骆彬挣扎着起来,指着香主,神情悲愤地说:“这人乃是多年前幽屠门余孽,投入圣莲坛,继续祸害百姓,诱使武林正道之人上钩,趁机吸内力……”

    “你带来青湖镇的那个人呢?”墨鲤打断了他的话。

    骆彬一愣,看了看同伴,好似这才想起那个小厮,顿时怒道:“那个小厮,必定是见势不妙跑了,我等好心好意愿为他报仇,他却不领情!”

    墨鲤定定地看着他,不徐不疾地提醒道:“他是不是告诉过你们,这里的圣莲坛香主武功高强,镇民对其深信不疑,不能直接进来送死,至少也要探查一番?”

    骆彬等人立刻一滞,半晌才有人道:“他贪生怕死……说的话怎么能信?”

    “那你们现在呢?”墨鲤也不给他们松绑,就这样俯视着问。

    骆彬因为武功废了,本来就满心恼恨,现在被墨鲤这么一说,好像这番劫难都是自己的错似的,面子顿时绷不住了。

    “我乃青城派金剑真人门下嫡传弟子,奉师令下山惩恶除暴,你又是何人?”

    墨鲤看了看他,若有所思:“既然你武功也被废了,倒是正好。”

    说完也学着发狂的孟戚,抬掌灌注了十成内力,直接把庙门前面轰出一个坑洞。然后一手提起香主,一手提起骆彬,又把后者的绳索松了,齐齐丢入洞中。

    “打吧。”墨鲤淡淡地说,俨然一副谁赢了他就放过谁的架势。

    香主还在思索墨鲤的来历,而骆彬恨不得撕了香主,狂吼一声就扑了上去。

    武功废了,招数还会。

    两人扭打成一团,坑洞又狭窄,滚得一身是泥,毫无形象。

    墨鲤转头看向镇民,这些人眼中满是敌意。

    忽然有圣莲坛教众叫了一声紫微星君庇佑,持着骆彬那柄利剑就冲上来了,镇民也立刻持刀挥棒一拥而上。

    这些人便是如此,纵然有几分畏惧,可是聚在一起,再有个领头的冲过去,他们顿时什么都不怕了。不是不怕死,而是根本不相信自己会死,不信别人能把他们全部杀了。

    既然自己不会死,死的当然就是别人。

    墨鲤抬起手,正要把他们都掀飞出去,结果有人代劳了。

    圣莲坛教众与镇民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摔得半天都缓不过气。

    星君庙正殿房顶上赫然站着一人,长发随风扬起,容光逼人,仿若天神。

    “是紫微星君,一定是星君!”

    “水是龙,真龙临世!”

    另有一些镇民认出这好像是早晨跟墨鲤一起出现在青湖镇的人,面露迟疑,刚想要阻止身边的人欢呼呐喊——

    “轰!”

    孟戚一脚踩穿了屋顶,随手拆房梁,将那紫微星君的雕像直接推倒。

    “……”

    呼喊声一顿,镇民满脸惊恐,仿佛下一刻就要大难临头,有人抱了头不断哀嚎,跪地叩头祈求者更是多不胜数。

    可是什么事也没发生,天没有变黑,地面没有塌陷,星君没有震怒降灾。

    孟戚又踹了神像一脚,神像滚到了庙前的台阶上,镇民们惊得纷纷闪避。

    “谁把这个紫微星君骂一遍,踩一遭,我就放谁离开。”孟戚懒洋洋地说,“骂到满意为止,要是我不高兴……你们可能不怕死,相信死了之后能得到紫微星君的庇佑,但我让你们死不成,就跟你们的香主一样。”

    那几个被绑在旁边的江湖人,闻言一喜,正要说话。

    “对了你们用不着骂,你们去镇外挖一座坟,要足够深,坟坑四面抹得足够光滑,再砍一棵树做棺材,要一根毛刺都不许有,谁要是做得不好,那口棺材跟坟就是他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