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一地之民
    ,!

    孩童一边走, 一边回头。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相信这两个外来的陌生人, 可能是那位自称大夫的人用闻的就猜出了布袋里装的药材,也有可能是他们生得特别好看, 不像坏人。

    跟那个香主不一样, 香主看人的眼神好像带着钩子, 一下就能挖走一块肉。

    想到这里,孩子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一只手搭在了孩子的肩膀上,手掌很暖,被碰到的地方也跟着暖和起来了。

    “叫什么名字?”

    “虎子。”孩子吸了吸鼻子,声音发闷。

    青湖镇有很多条窄巷, 这是房舍与房舍之间的夹道, 孩童尚能灵活地穿行其中,可是对成年男子来说就很难走了。

    虎子不停地回头,就是为了确定墨鲤两人是否跟上了自己。

    说来奇怪, 那个大夫给自己号过脉后, 虎子就感到自己昏沉沉的脑袋变得清醒了很多,虽然还是想咳嗽, 但是忍一忍也能熬得住。

    偷草药的时候自然不能发出声音, 要是被发现就完了。

    现在有了大夫,就差药了——林叔的病一定能好的, 一切都会好的。

    孩童的脸上依稀有了一抹笑,他打起精神, 继续往前走。

    “星君庙后面一条街有个打谷场, 镇上生病的人都会被送到那里。你们是来找人的吗?最近青湖镇没有外人过来, 如果镇上的人,我说不定认识的。”

    孩童挺起胸膛,很有自信的说。

    墨鲤看了孟戚一眼,后者会意,放缓了语气问:“镇上的布庄怎么没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虎子立刻出现了惊恐之色,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知道。”

    “其他店铺呢?”孟戚眼珠一转,换了个问话方式,“镇上没有卖东西的地方,你们怎么买油买盐的,怎么生活呢?”

    “都是香主,镇上的人交钱,然后香主手下的人发给大家……三天发一次,这是现在,之前镇上的人都是在一起吃饭的,没有去的话,就没有饭吃。”虎子边走边小声地说,“后来不断有人生病,香主说是恶鬼带来的邪气,这才让大家各自回家吃饭,不然林叔生病的事情根本瞒不住。”

    墨鲤越听脸色越沉,如果不是怕吓到孩子,或许在知道“天火驱邪”的时候,他所站的那块地面就被他踩碎了。

    李师爷说的没错,当圣莲坛蛊惑了百姓,在一个地方深深扎根下来时,就算有百姓醒悟过来想要逃离,也很难做到。

    “那里就是打谷场。”虎子停下来,指了个方向。

    诺大的一块空地上,地面被烧得黑一块白一块的,旁边搭了一个棚子,有很多披麻戴孝的人蹲在那里烧纸钱,放声嚎哭。

    “昨天刚刚烧过一次,再就要等三天之后了……”

    虎子看不到棚子那边的情况,他的话还没说完,依稀看到有个影子从自己身边掠过,虎子惊讶转头,赫然发现大夫不见了,身边只剩下那个长得很好看的人了。

    “我们去拿草药。”孟戚摸着孩童的后脑勺说。

    虽然青湖镇的人可悲又可憎,但是世间又岂止一个青湖镇。孟戚不像墨鲤那样压抑着怒火,即使再惨烈的景象,入了他的眼,也进不了心。

    孟戚隐约感到这样的自己不对劲,他无视一切,他逐渐对鲜活的事物失去兴趣,只有愤怒与杀意能让他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这样糟糕的情况已经持续很久了,直到最近遇到那位大夫才忽然好了很多。

    当初在那座宅院第一次遇见,孟戚就感到这个人很不一般,与众不同。

    ——所以他才一反常态,跑去跟踪对方。

    令孟戚意外的是,自己居然被发现了,还被斩断了衣袖。

    天下间,像这样的高手有几人?!

    那些人不是垂垂老矣,就是背靠着一方势力,吞服着所谓的天材地宝得来深厚的内力。

    这个自称莫离的人,与那些人都不同,他竟然是玄葫神医的传人。

    孟戚当即认定自己突然被这人吸引,是直觉的指引!他是大夫,还是一位内功深厚武学高深的大夫,肯定能治好自己的病!

    说什么都不能放过!

    孟戚慢悠悠地想,唇畔依稀浮现一抹笑意。

    孩童转头时无意间撞上,竟看得呆了。

    “……大侠,你在笑什么啊?”虎子揉揉鼻子,这里的烟太浓,呛得他想咳嗽。

    “没有什么。”孟戚敛了笑容,垂眸想,也许这就是自己的运气,遇到的这位玄葫神医高徒是个从未出过远门的人,未经尘世浊浪,少历世间之事,很容易打动。

    这样纯粹的人,能一直坚持本心吗?

    在权势、美色、财富面前,能够毫不在意吗?

    红尘之中,不止有诱惑,还有怨憎爱恨,以及它们生出的恶。

    ——当世间的罪恶通过人性的愚昧残忍,赤.裸的暴.露在他眼前时,他会愤怒吗?会被怒火吞噬了理智,杀尽整个青湖镇的人吗?

    孟戚无声的笑,似乎很期待,却又有一丝隐约的痛苦,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病更严重了。

    孩童悄悄钻进紫微星君庙。

    这次有孟戚暗中跟随,虎子有惊无险的偷完了草药,当他钻回窄巷时,墨鲤已经在哪里等着他们了。

    墨鲤的脸色很难看,正极力压抑着什么。

    孟戚很自然地问道:“那边有病人吗?”

    “有两个刚送去的老人,病得不算重,还保持着清醒……他们都一心在念叨紫微星君,期盼天火早日降临,带他们脱离尘世。”墨鲤隐隐感到烦躁,这样的人怎么救?

    棚子里停了十来具尸体,都烧成了焦炭,黑乎乎的一团。

    尸体旁边围着披麻戴孝的人,他们哭得真情实意,有的人甚至哭晕了过去,可见悲痛是真真切切的,然而也是他们,亲手把人送上了黄泉路。

    为何会有这样矛盾的人?

    愚昧至此。

    墨鲤闭了闭眼,想让自己冷静一些。

    “这里的时疫并不严重,倘若按方服药,三五日的工夫也就好了。如果青湖镇上的人不是在一起吃饭,也不会很快蔓延成了时疫。”

    “你的意思是——这病其实不会死人?”孟戚试探着问。

    “也不尽然,体虚者患上,拖延数日后转为咳疾,便很难救治了。这寒冬腊月,老者孩童都在家中,许多人原本不会染病……”

    墨鲤神情冷肃,没有继续说下去。

    虎子愣愣地站着,也不知道听懂没有。

    “你的林叔在哪里,我们去给他送药。”墨鲤俯头,没有再看远处那群嚎哭的人。

    虎子连忙抱起装满草药的布袋,跑到前面带路。

    孟戚跟在墨鲤身后,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他。

    “你看我做甚?”墨鲤莫名其妙地问。

    孟戚练的武功很特异,善于隐蔽气息,他又很注意,结果才看了这么几眼,就被墨鲤察觉了。常人背后不会长眼睛,然而墨鲤不是人,他没有多余的眼睛,却有灵力。

    墨鲤觉得身后的人眼神像是锋利的刀,时不时就要戳自己两下,偏偏孟戚自以为隐蔽,看得肆无忌惮。

    “我以为你会杀死那些圣莲坛的人。”

    “圣莲坛号称教众十万,教中有三十六圣女,七十二坛主,香主多得不计其数。杀了这一个,别处的香主来了,青湖镇还是一般模样,如果想救这里的人,必须要用别的办法。”墨鲤语气平静,好像刚才满眼怒意的人不是他。

    孟戚失笑,低声道:“这些人恶贯满盈,杀了再说,为何要想那么多?”

    墨鲤转头看了他一眼,想知道自己的布是不是又发病了。

    墨鲤淡淡地说:“杀人无用。”

    “哦?”孟戚神情骤变,邪意讽刺的笑意浮现在唇角。

    墨鲤同样压低了声音,这是为了不让前面的虎子听到他们的谈话,他意有所指地说,“除非你能杀尽世间人,否则杀人解决不了问题。我的老师说过,杀人无用,‘杀’之一字,可做惩戒,可以震慑。若要救世救人,却不能以杀了之,后续不问。这世间诸事,从未因为人死就了结的。”

    孟戚故意叹道:“果然是悬壶救世的神医高徒说出来的话。”

    ——救世?救人?笑话!这世间有什么值得救!

    孟戚眼眸泛红,显出隐隐的癫狂之色。

    “你要救青湖镇的人?”

    “不。”墨鲤干脆的给了一个字。

    孟戚被这个意外的回答呛得一怔,神情也僵住了。

    “你说什么?”孟戚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既然听说过玄葫神医的名号,难道不知道他的行事准则?我师从秦老先生,难道只学了武功跟医术?”

    “救该救之人,治能治之病……我记得,不过何为该救之人?”孟戚喃喃。

    墨鲤忽然伸手塞了一枚宁神丸给孟戚,提醒他又发病了,然后说:“善恶放在一边不说,最简单的一条,就是有求生救己之念。如果布自己都不想活,大夫为何要拦着?”

    “这么说,那些自尽的人,你是不会救了?”

    孟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墨鲤抬这个杠,他心底隐隐有种希望,却又不知道那是什么。

    “自尽?如果他们有别的活路,又何必要自绝于世。”墨鲤好脾气地对着自己的布说,“你是偶尔发疯想杀别人,我还治过一个整日要自杀的人,但我一看到他的眼睛,就知道他其实想活,却挣扎得很苦……你也一样。你想杀人,但你也想救自己,比起前者,后者才是你的心结,我能看得见。”

    孟戚下意识地抬手捂住眼睛。

    半晌,他低低的笑了。

    “好,大夫,我都听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