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讳莫如深
    ,!

    一个曾经的武林高手,还是邪路子的用毒高手,忽然变成了官府中人,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隐情,怕谁也不信。

    当年的“幽魂毒鹫”虽然声名狼藉,遭到各大势力的追杀,但是这些追杀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因为大家都惜命,所以这位毒道圣手并没有到穷途末路的地步,也就无法解释他为什么要投靠官府。

    ——必定是有天大的利益,让幽魂毒鹫也无法拒绝。

    这就是他们为什么盯上薛知县的原因,甚至心中还很自得,想着其他势力都在查找孟国师的下落,而他们另辟蹊径,发现了宝藏的另外一条线索。

    如果不是为了宝藏,薛庭为何甘心在竹山县这种穷乡僻野一蹲就是二十二年?

    员外额头冒汗,吞吞吐吐地说完了这番话。

    墨鲤:“……”

    这种句句推测都符合逻辑,处处猜想都有理有据,偏偏真相偏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事,真让人啼笑皆非。这些垂涎宝藏的贪婪之辈,以己度人,却不知道这世间之人,与他们不相同的比比皆是。

    墨鲤不说话,员外心里更慌。

    掐住他脖子的手冷得像冰,冻得他脖颈这一块皮肤毫无知觉,他控制不住地哆嗦着,却又因为自己这样示弱的姿态感到恼怒。

    员外开始在屋里寻找着他的同伙,他心里清楚,自己这算是出卖了主上,这件事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否则他就没有活路了。

    “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的主上是谁?”墨鲤继续用腔调诡异的腹语问。

    员外这次真正的颤抖了一下,眼底露出恐惧的神色。

    墨鲤手底加了一份力道,灵气激发出了对方经脉里潜伏的药力,这股充沛的灵气在经脉脏腑里四处乱窜,员外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惊恐地感觉到自己皮肤下有一条蛇状的凸起物游来游去。

    “我说,我什么都说!”

    员外虚弱地交代:“我们主上,就是当今太子殿下。”

    墨鲤没吭声,他在回忆齐朝这位太子姓甚名谁。

    结果员外误会了,他感觉到“蛇”离自己胸口越来越近,没有一丝收敛的迹象,终于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墨鲤被他这个动作闹得有些措手不及,连手里的刀都移开了。

    员外不敢回头,颤声求饶道:“小的错了,求薛令君饶命!”

    直到这时,才知道自己被认作薛庭的墨大夫:“……”

    墨鲤又好气又好笑,他用腹语是要掩饰自己的声音,并没打算冒充薛知县,结果这人显然是误会了什么。想想也对,附近的十里八乡哪有什么高手,只有薛令君跟秦老先生。

    “哦,不是太子——”

    墨鲤迅速丢开了刚才的努力回忆,反正齐朝太子在他这里是一片空白,完全没有印象,老师没有说过,薛令君也没有提过。

    员外听着这故意拖长的阴沉音调,隐约感到有些不对,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胸口乱动的“蛇”还在提醒他命在旦夕,他没有选择。

    “是,是……”

    话还没说完,员外就忽然扑倒在地。

    同时墨鲤迅速闪避了几步,墙上一阵急响。

    几十根幽蓝发亮的牛毛针钉在了墙壁上,还有一些显然已经打中了员外,他口吐白沫,在地上痛苦挣扎着,喉咙里咯咯作响,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墨鲤没有表情地看着那个缓缓站起来的干瘦汉子。

    他没有靠近员外,因为那症状一看就是剧毒,没救了。

    “你醒得很快。”墨鲤很意外,他击晕对方的力道很精确。

    干瘦汉子口中冷笑道:“你不是薛庭!”

    不等墨鲤说话,干瘦汉子又冷笑道:“像我这样的人,被人击晕、或者中了迷药,都会比寻常人早苏醒一些。”

    “原来如此,你受过这些训练。”

    墨鲤明白了,老师说过这种情况——给有些人用麻沸散的时候,剂量可以大一些,不然医治过程中对方忽然醒来,痛得乱动乱叫,那就要出人命了。

    “你知道什么?”

    干瘦汉子勃然大怒,既是气恼同伴的愚蠢,又因为对方居然就这样轻易就背叛了感到面上无光。他丢掉手里发完暗器的机关竹筒,大口喘着气,双眼通红像是一只野兽。

    墨鲤的面容仍然隐藏在暗处,对方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能听到非男非女的诡异声音。

    “正好,我对虚无缥缈的前朝宝藏毫无兴趣……”

    墨鲤正要问对方关于龙脉的事,如果有可能再问问他是怎么认识秦逯的,结果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干瘦汉子口吐黑血栽倒在地。

    “……”

    墨鲤抢上前把人拽了起来,发现对方咬碎了牙齿后面藏的毒囊。

    这到底是什么人?打不过也用不着死啊!不是已经识破自己不是薛知县了吗?那为什么还要死?居然对落入敌手的事实这么悲观,果断的自尽了?

    墨大夫对着两具尸体陷入了沉思,他觉得这次出门,好像很不顺利,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赶在了一起。

    他叹了口气,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回去一趟,把这些事告诉薛知县与秦老先生,让他们心里有个准备,不然被人找上了门,还不知道前朝宝藏的事呢!

    “……嗯?”

    墨鲤忽然抬头,他在这里先是抓人又是逼问,动静并不小,可是并没有仆人前来查看。

    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仆人应该也不是普通奴仆,怎么可能没有动静呢?

    墨鲤心中一凛,立刻出了门,敲看到一个人影停留在远处一间屋顶上,似乎回头看了自己一眼,紧跟着就从屋脊跃上院墙,消失在茫茫风雪之中。

    墨鲤的反应并不慢,他飞快地冲了过去,但是当他翻过院墙的时候,前方已经没有任何人影了,雪地上只有刘常等人留下来的骡马足迹。

    如果不是墨鲤亲眼所见,几乎要怀疑对方是个鬼魂。

    ——没有气息,没有声音,没有足迹,他甚至没有看见对方的脸。

    这个窥伺者的能力,比他想得还要可怕。

    墨鲤深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开始感知周围的动静。

    在竹山县时,他能看到整个歧懋山,可是当他离开了故乡,这种感知能力跟寻常的武林高手也差不多。

    墨鲤重新翻过院墙,走向通往书房的一条小道,果然在雪地上看到了一具仆人的尸体。

    仆人的脖子被扭断了。

    下手的人动作很快,快到那个仆人脸上还没有来得及露出惊骇的表情,就已经丢了性命。

    这里距离员外的书房只有二十多步的距离,墨鲤神情凝重,他没有想到自己套话的时候,有个人就站在这里,悄声无息地杀了个人,而他竟然一无所知。

    墨鲤又走了一段路,发现了更多的尸体。

    死状都一样,整栋宅院里静悄悄的。

    最离奇的是,刘常居然没死,他手下的兵丁们还在喝酒,完全没有发现外面的事。

    在一座现在只有死人的宅院里喝酒……墨鲤已经预想到对方发现这个事实时,会吓成什么样了。

    “……下手太狠了。”

    墨鲤见过生老病死,见过飞禽走兽的弱肉强食,但是这样直接杀了一个府邸的所有人,实在让人心惊。

    墨鲤没有惊动刘常,他重新回到了书房,发现里面的东西都还在,并没有人过来销毁物品,说明这也不是调虎离山之计。

    不是灭口,也不像黑吃黑,那人到底来做什么的?纯粹杀人?

    或者是另外一个寻找前朝宝藏的势力?没动手是因为听到员外的话,以为屋子里的人是薛令君?这才退缩了,只在远处屋顶上等着看屋子里的人到底是谁?

    墨鲤越想越觉得不妙,因为不管对方是什么路数,到底是怎么做到不惊动自己杀人,又轻轻松松甩掉自己的呢?

    秦逯是曾经的天下第一高手。

    用秦逯做对比的话,墨鲤觉得刚才的窥伺者比秦老先生的武功高多了。

    ——这样的高手,全天下有几个?

    墨鲤对如今世上有几个顶尖高手一无所知,但是他几天前敲听说了有这么一个符合标准的人。

    “不会吧。”墨大夫目瞪口呆地想,难道他一出竹山县,就遇到了孟国师?

    这算是正面对上吗?

    现在应不应该跑?

    跑还来得及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