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灵泉潭
    ,!

    鱼儿畅快地在水里游了三圈,这才慢悠悠地停下来。

    细碎的雪花打着璇儿,轻飘飘地落入水中,水波一荡,它们载沉载浮,由大变小,缓缓消融。美则美矣,可是从水下望过去,就像隔着人间看了一场烟花雪,空有热闹,却是虚无的繁华,永远沾不到身上。

    墨鲤安静地看了一阵,就慢吞吞地沉到了潭底。

    这是一口.活泉,即使在隆冬时节,上面冰封,潭底也有水流日夜不断地涌出,同时有水从四面石壁的缝隙里流走。

    因为水流不急,所以从水面上看不出端倪,还以为这是洞窟滴水形成的小潭。

    潭水面积不大,却很深,三个成年男子叠罗汉也摸不到潭底。

    这里就是墨鲤的家,最初的家。

    他从有意识起,就在这个水潭里,泉水充满了灵气,月光沿着洞顶的窟窿照进水中,像一根根落入水潭的银线,作为一条懵懂的鱼,他控制不住地追着玩了好久。

    至于开灵智——

    应该是玩着玩着忽然有一天就醒悟了,这是月光,撞碎了还能复原,虽然银亮亮的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但是完全吃不到嘴里,是假的,只能喝一肚子水!

    好气。

    墨鲤拒绝回忆过去那个傻乎乎的自己。

    幸好这片潭水里没有别的鱼虾,否则一想到自己的呆傻模样被别的鱼看到,墨鲤就想把它们全部吃了。这个想法导致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墨鲤都看着空荡荡的潭水发呆,疑心自己灵智未开的时候,灭了整个老家。

    这事成了墨鲤的心结,直到他化了人形,想要寻找同类,才发现真相并不是这样。

    歧懋山的灵气充沛,其中最好的,还是这眼山泉。

    墨鲤曾经想把白参栽种在洞窟里,结果才过一天人参叶子就蔫了,三天之后直接半死不活,唬得墨鲤赶紧移栽,重新找了一个灵气稍逊的位置,白参这才茁壮地成长起来。

    同样的例子还有白狐跟巨蛇,它们都是刚进了洞就不安、焦躁,没过一会就往外溜,说什么都不肯待在里面。

    那些普通的飞禽走兽更是一步都不靠近洞窟,就算被强行带进去,没多久就奄奄一息,墨鲤只能放它们一条生路。

    读了医书之后,墨鲤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好比服参要切片,还要诊脉断症,看方拿药,不能想吃就吃,更不能因为是好东西就抱着啃,胡吃海塞的话,灵药一样能变成催命符。

    这成精做妖,也讲究一个天赋,大把的灵气灌进去,非但不能让它们脱胎换骨,反而会要了它们的命。即使有这个天赋,也要循序渐进,不能揠苗助长。

    墨鲤猜测在多年之前,自己还是一尾小鱼苗的时候,本能地寻找着灵气充沛的地方,沿着山涧溪流,游进了地底暗流,又被水流带到了这个洞窟里,就在这片潭水附近驻留了。然后饮灵泉,食日月精华,每次吃一点就跑,后来越吃越多,越待越久,等到开灵智的时候,鱼身已经长大到无法游过缝隙离开水潭了。

    ——合情合理,顺带还推论出自己是一条天赋异禀的鱼。

    不是天赋异禀,怎么能活下去,还化形成妖了呢?

    古书上说,像青鸟麒麟这一类都是异兽,又是祥瑞,生来就不同一般。墨鲤也对着水面研究过自己的长相,可无论他怎么看,自己都是一条鱼。

    一条普普通通的黑鳞鱼。

    墨鲤是他给自己取的名字,叫鲤,是因为外形有些相似,而且他希望自己是鲤鱼,都说鲤鱼能跳龙门,怎么想都是鱼里面最有出息的一种。

    但是老师说,这世上从来没有跳龙门成功的鱼。

    因为世间从来都没有龙,只有鱼。

    ……没有龙!

    墨鲤心里堵得慌,他相信老师,秦逯是不会骗他的。哪怕古书写了黄帝乘龙的传说,哪怕山中一道瀑布有白龙戏水的故事,既然秦逯说没有,那就肯定不存在。所谓的龙,都是空口白话,无凭无据。

    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现在的墨鲤已经不会为这些事烦恼,也不会再想着什么跳龙门,他是一条鱼,也是竹山县的墨大夫。

    一本正经的墨大夫,有时也会想念自己的老家。

    再小的家,也是安乐窝。

    这小小的水潭,眨眼间就能游上一圈,就算用尾巴鱼鳍把四面石壁扫个遍也不需要多长时间,黑鳞鱼惬意地沿着石壁上大小小的缝隙,借着涌动的暗流冲刷着身上光滑的鳞片。

    很舒服,就是水有些冷。

    懒洋洋地张嘴做个打哈欠的动作,黑鳞鱼沉到了潭底泉眼附近,其中一块漂亮的圆石敲跟附近石块堆叠在一起,下方形成了一处天然的凹槽,被墨鲤挑中做了床铺,躺进去大小正合适,还有泉眼送来的充沛灵气。

    如果天气晴朗,洞顶照入的天光正好能够照在圆石前方。

    日月精华与地脉灵力就在此交汇,可以说是得天独厚了。

    躺在熟悉的小窝里,墨鲤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外面的大雪没有停歇,潭水很快就结了一层薄冰,落在上面的积雪慢慢变多,冰也越来越厚,到了半夜,洞窟尽头就恢复了一片银白,水面与洞窟的地面冻在了一起,完全看不出这里原本有个水潭。

    洞窟一角避风的地方放着一个药篓,旁边还有一双靴子。

    四下静寂无声,只有雪花簌簌飘落。

    忽然,药篓毫无征兆的歪倒,里面叠得整齐的外袍落在了在积雪上。

    药篓椅了一下,重新又稳住了,不像是风吹的,倒像有个无形的存在碰翻了药篓,又在下意识之间手忙脚乱地把它扶了回去。

    这个突如其来的动静过后,洞窟里又恢复了安静。

    就像有人站在原地不敢再轻举妄动,唯恐惊动了什么。

    许久之后,潭水上方的冰面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道裂缝,更多的裂缝随着这条主干向四面八方蔓延,落入洞窟的风雪好像被卷进了一个漩涡,顷刻之间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咔嚓。”

    冰面瞬间破裂,泉水翻涌,像是一口沸腾的汤锅。

    沉睡的黑鳞大鱼随之惊醒,猛地蹿出石缝,迅速浮上水面。

    可是异状已经消失了,风雪依旧,碎冰与雪花浮在水面上,墨鲤惊疑不定地在水里游了几圈,只捕捉到一股诡异的气息。

    那气息很难形容,又十分微弱,如果不是它跟灵泉格格不入,墨鲤差点错过。

    就在他努力辨别这股陌生的气息时,气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墨鲤越想越觉得不对,鱼尾一摆,直接在水潭里化形为人,然后冒出水面,全身赤.裸,踩着冰冷彻骨的潭水上了岸。

    湿漉漉的长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干,墨鲤走到药篓前,看到散落的衣物,神情一凝。

    难道真的有人来过了?

    墨鲤屏气凝息,也不穿上衣服,就这样闭着眼睛,静静聆听着周围的声音,感受着洞窟附近的灵气变化。

    他的感应范围慢慢扩大,从这座洞窟延伸到半个山头,包括山神庙、栽种白参的山涧、白狐的巢穴以及巨蛇冬眠的石洞,他都仔细查看了一番,均没有异样。

    最后感应范围囊括了整座歧懋山,包括山脚下的村落。

    不速之客没有发现,倒是看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不好。”

    墨鲤忽然睁开了眼睛,他急忙穿上衣服,背着药篓就冲出了洞窟。

    这夜,在山神庙里酣睡的秦老先生被自己学生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

    秦逯披着头发,打着哈欠,趿拉着鞋就出来了。

    秦老先生虽是讲究礼仪的君子,但从来不用礼仪来拘束自己,学生大半夜的过来肯定有急事,何必梳头穿衣耽搁时间。

    “适之,出什么事了?”秦逯眨了眨眼睛,让自己清醒一些。

    墨鲤运起灵力清除了自己身上的寒气,这才走近几步,焦虑地说:“老师,山北那边的村子危险了,他们的祠堂都塌了。”

    “什么?”秦逯连忙穿衣。

    他隐居在歧懋山多年,没有哪一年下过这么大的雪。

    往年也落雪,可是到了这时候,基本就不会再有了,想到傍晚时分还没有停息迹象的风雪,秦逯这才发现山神庙的积雪已经快把门都埋没了,明明墨鲤走的时候,还有半扇门露在外面的。

    “老师,我帮你把东西收拾收拾。”

    “不用了,没什么重要的东西,书籍都在匣子里锁着,真要埋了以后再来挖,先去救人要紧。”秦老先生八十岁了,看起来倒比自己学生还利索,他从卧房里扒拉出了药箱,背起来之后就撵着墨鲤出了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